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玥听了,就欢喜了,不过,嘴上还是帮严妈妈求情道,“严妈妈也就劝我多吃饭,我知道她也是关心我,只要改了这一点,就好了。”

    毕竟劝人吃饭,哪怕吃的再多,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毕竟嘴还是长在她身上,人家劝就吃,那说明她蠢啊。

    没听老夫人说轰出府,而不是打了或者是卖了,这是要看在严妈妈伺候她多年,有一份功劳在,给个恩典,让她回家荣养呢。

    只是,严妈妈和大夫人捧杀她,这事岂能这么轻易就算了?

    紫苏也高兴的不行,她还从没得过老夫人的赏赐呢,实在是受之有愧。

    大夫人眼神比之前更冷了,看着沈玥的眼神,就像不认识她一般。

    打压严妈妈,又借老夫人的手,给两个大丫鬟立威,连老夫人都赞赏和打赏的丫鬟,在府里,哪个下人敢小瞧了,便是她身边的大丫鬟,也没得过老夫人的赏赐。

    这时候,外面丫鬟进来禀告,“老夫人,大少爷来了。”

    老夫人就笑了。

    很快,沈琅之就进来了,一进屋,大家先将他穿戴过目一遍,很得体,不失身份,只是那张脸……

    沈玥见了,实在憋不住想笑,忍的辛苦。

    老夫人心底就埋怨煊亲王世子了,都说打人不打脸,他却专挑人脸打,“这眼睛上的淤青,怎么就没消干净呢。”

    沈琅之脸红着,他也想消啊,可是消不掉,他能怎么办?

    “这样子去岳麓书院,实在是不成体统,”老夫人叹气,问大夫人了,“不能晚一两日入学?”

    大夫人摇头,“媳妇已经差人去书院问了,书院说不行。”

    老夫人有些恼书院不通情达理,收了两万两银子,推迟一两日再去又怎么了?

    一去书院,就先丢个大脸,老夫人想想就头疼。

    大夫人赶紧转了话题道,“时辰不早了,还是让琅哥儿先去书院吧。”

    老夫人点点头,又叮嘱沈琅之入了书院,用心读书,不能惹事。

    沈琅之一一应下。

    临出门,老夫人舍不得了,眼睛都红了。

    沈玥几个送沈琅之出门。

    沈琅之着重看了沈玥一眼,伸手道,“四妹妹几个都去文曲星庙给我求了笔墨纸砚,也早早的送我了,你的呢,我这都要走了,还揣着不给呢?”

    沈玥,“……。”

    大哥,我压根就没去文曲星庙,我上哪儿给你求笔墨纸砚去。

    而且,我也买不起。

    沈瑶几个等着看热闹,沈玥手一抬,直接拍了沈琅之伸着的手,道,“四妹妹几个给你送了笔墨纸砚,你都不知道哪天才能用完,也不怕贪多嚼不烂?”

    沈琅之,“……。”

    明明去给他求笔墨纸砚的啊,怎么就成他贪多嚼不烂了?

    沈琅之望着沈玥了,“那你送我的是什么,快拿出来,我看看。”

    沈玥脸大窘,这没眼色的大哥,她都拍手了,那就是没有的意思啊,还问。

    “是个荷包,我还在绣呢,等大哥回来,我再送上,”沈玥硬着头皮道。

    沈琅之有些失望了。

    不过一想到沈玥给她绣荷包,他又高兴起来,“那我等着,可不能绣太丑。”

    “一定绣个最丑的,”沈玥呲牙道。

    沈琅之,“……。”

    他这妹妹怎么就变得喜欢跟他抬杠了呢,不过这样的性子倒是鲜活有趣。

    一路有说有笑的到了大门口。

    沈琅之翻身上马,挥一挥衣袖,带着小厮骑马走了。

    沈琅之走后,沈琇就望向沈玥了,道,“大姐姐去了灵泉寺,怎么不顺道给大哥求道平安福回来,方才大哥没收到你的礼物,很失望呢。”

    沈玥有些脸红,灵泉寺的平安福不是那么好求的,尤其是开了佛光的,最普通的也要一两银子了。

    普通的拿不出手,贵的买不起,这不就没买了么。

    “我以为去文曲星庙,是一起给大哥买笔墨纸砚,所以身上……没带钱。”

    沈玥的声音弱的,像是一阵风吹了,就像雾一样散了。

    沈琇哑然,嘴角抽了几下。

    什么没带钱,是没钱带吧?

    堂堂嫡女,比她是一个庶女混的还穷,也真是没谁了。

    这话题,没再继续。

    大家说说笑笑,往回走,当然了,大多数时候,沈玥只是带着耳朵听。

    几人刚走到宁瑞院,正要迈步进去呢。

    身后有丫鬟急急忙跑过来,那是前院的传话丫鬟,跑这么快,手里还拿着东西,像是帖子,叫沈琇诧异了,“怎么这么急,可是出什么事了?”

    丫鬟正好停下来给她们请安,便回道,“临安侯夫人送了拜帖来。”

    怕耽搁,丫鬟说了一句,便赶紧从一旁走了。

    沈珂惊讶,“临安侯夫人为什么来咱们府啊,咱们沈家和临安侯府有往来吗?”

    她是望着沈瑶问的。

    每到这时候,沈瑶就特别得意,因为当家主母是她娘,她出门的机会最多,知道的内幕自然就多。

    不过,这一回,她也疑惑了。

    几人转身,快步进了院子,又进了屋。

    走到屏风处,就听老夫人道,“好端端的,临安侯夫人怎么给我们沈家送拜帖来?”

    孙妈妈猜测道,“莫不是顺国公府知道错怪咱们沈家,自己来抹不开面子,所以让临安侯夫人来说两句软话?”

    倒是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仔细一想,老夫人就笑道,“如今沈家不比老太爷在世的时候,还有几分面子,错怪了要赔罪,十有八九是因为别的事,罢了,猜了半天也猜不到临安侯夫人的来意,让大夫人去大门口迎接她,万不可慢待了。”

    大丫鬟良辰,就赶紧去通知大夫人了。

    府里来了客人,还是个侯夫人,算是稀客了,沈瑶几个特别高兴。

    为了给人留个好印象,丫鬟还拿了小铜镜出来,看妆容可得体。

    沈玥坐在一旁看着,紫苏轻咬唇瓣。

    和其他大丫鬟一比,她明显不上道,她就没有带胭脂水粉,连小铜镜也没有,她有些担心,沈玥见了,会怪她办事不利。

    可是看了看,姑娘好像没把临安侯夫人来沈家的事放在心上。

    也是,姑娘虽然瘦了许多,但她还没奢望到临安侯夫人来是给姑娘说亲的。

    她们就在暖阁待着,等一会儿时机成熟了,才能出去见客。

    等了好一会儿,大夫人才领着临安侯夫人来,她穿戴奢贵,不论是气势还是打扮,大夫人都逊色她许多。

    沈家如今门第不高,但老夫人却是二品诰命在身,是以见了临安侯夫人不用见礼。

    临安侯夫人和大夫人年纪差不多,突然来拜访,还给老夫人行礼,老夫人有些惊诧了,连忙道,“快起来,不敢担。”

    临安侯夫人却是拜了下去,道,“老夫人,这一拜,您担得。”

    PS:感谢冰梦寒城、绪花丶、紫轩恋月、575阿静、这该死的生命、寒烟清伶几位亲的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