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日,清晨,沈玥是被丫鬟给晃醒的。

    紫苏晃了她好几下,沈玥迷糊中,慵懒了声音道,“别吵我,让我再睡会儿。”

    紫苏没有听话,她拉着牡丹绣被,道,“姑娘,要去给老夫人请安呢,还有大少爷今儿要去岳麓书院求学,你再睡,就要错过时辰了。”

    让紫苏喊她早起,是沈玥昨晚睡觉前吩咐的。

    可是沈玥料到了自己不会自然醒,却没料到她晚上会做噩梦啊。

    石头落水,然后冒出一脑袋那一幕,明知道是假的,不是鬼,可晚上还是反反复复的做了两三回噩梦,吓出来一身冷汗。

    昨晚,大约是她穿来睡的最差的一晚了,第一天穿来,虽然接受不了,可是吃的少,身子虚,浑浑噩噩的,还睡的很不错。

    到早上,看到窗外有朦胧亮光了,她才安心睡下。

    是以,这会儿真不想起来。

    给老夫人请安,晚些没事,最多被沈瑶几个呛几句,她不在意,可大哥去岳麓书院,她要是不去送送,她这个做妹妹的就太没良心了。

    咬着牙,沈玥掀开被子起床来。

    原本身子侧着,紫苏看不到她脸色,这会儿见了,吓了一跳。

    沈玥眼睑有些青了,显然没睡好啊。

    但紫苏很快反应过来,姑娘肯定是夜里做噩梦了,她原就有这样的担心,如今见了,心疼的厉害。

    半夏不知情,问道,“姑娘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沈玥抬头看着她,半夏的脸还有些青和肿,但比昨晚要好太多了。

    之前严妈妈端饭菜来,她只说了燕窝便算了,后来看到了半夏,实在气不过,扣了严妈妈半个月的月钱,勉强算是给半夏出了气。

    只是这脸,她极少受伤,手里也没存什么药,半夏的脸只是冷敷了下,要是有药,估计这会儿已经看不出来挨巴掌了。

    得买了药材,调制些药放在身边才行,只是她手里头……太缺钱了。

    她一个月正常,也才十两银子的月钱,老实说,太少了。

    得想个办法生钱才行,可是做生意,她无人可用,也没有本钱,而且大家闺秀开铺子,被人知道了,是要受到讥笑的。

    不过,倒是那块顺来的玉佩可以拿去当了,怎么也能管上一两个月。

    如今,信的过的只有半夏和紫苏,二等丫鬟麦冬和茯苓,还有待观察。

    等半夏脸好了,就让她跑一趟。

    起了床,然后洗漱梳妆,再就是吃早饭,之后便带着紫苏出了门。

    沈玥脸色有些憔悴,即便化了淡妆,也还是看的出来。

    去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瞧出来了,多问了一句。

    沈玥还没回答呢,沈瑶就忍不住了,“别是虚不受补才好。”

    老夫人听了,眉头微敛,“虚不受补?这话怎么说的?”

    燕窝的事,沈玥占理,沈瑶没立场发难,但她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如今逮到机会了,怎么也要嘲笑她一番,便道,“祖母,是这样的,昨儿严妈妈回府了,见大姐姐气色差,要好好补一补,大姐姐就让厨房给她炖了燕窝,以前她大鱼大肉,气色红润不需要吃,是以三年来都没吃过,之前三个月,又吃的那么少,乍一下吃了一碗燕窝,虚不受补也正常。”

    身体虚弱的人,稍微吃一点儿补品,就口舌生疮,彻夜不眠,腹胀屙泻,这就是虚不受补。

    沈玥的情况,算起来,还真有点像是虚不受补。

    见老夫人有些这么认为了,沈瑶继续道,“听大厨房说,大姐姐接下来六天,要天天吃燕窝呢,往常府里,谁不是隔两日吃一回的,她虚不受补,还吃的这么频繁,可别补出毛病来了。”

    语气里,竟是带了些担心,只是眼神充满了挑衅。

    不让她吃燕窝,你也别想吃!

    沈瑶得意的想。

    沈玥知道她打的什么算盘,见老夫人信了,估计会阻拦她,沈玥就道,“祖母,我夜里是没睡好,但不是虚不受补,我是做了噩梦,昨天严妈妈回来了,她心疼我瘦了,让大厨房给我端了好些菜来,都是我以前爱吃的,看着那些菜,我忍不住有些动心,但还是忍了,夜里就做了噩梦,梦到我没能管住嘴,又吃成以前那样了,然后四妹妹又带我去鹤影湖赏梅,我又害姚大姑娘落了水,吓醒了,恍惚之间,分不清是以前发生过的事,还是将来要发生的事,然后一两个时辰都没能睡着,这才憔悴了些。”

    如此噩梦,也难怪憔悴了。

    老夫人有些心疼了,还有些生气。

    只听沈玥眸子带着朦胧水雾,像是因为自制力不强,快哭了一般,道,“祖母,你能不能给大厨房下个命令,以前那些油腻的菜,再不许送到我桌子上,我怕多看几回,会忍不住……。”

    老夫人听了,就更生气了。

    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吃惯了大鱼大肉,再吃其他的,就容易索然无味,她好不容易悔改了,严妈妈还故意给她送那些吃的,她想做什么?!

    正要说呢,那边大夫人眸光冷了一瞬,笑道,“怎么自制力就变差了呢,之前大厨房也每天都给你送大鱼大肉去啊,不都忍了吗?”

    才一天没送,就控制不住了,这不明显是在告状?

    看来这小贱人是想借老夫人的手除掉严妈妈了,她就知道那蠢货靠不住。

    沈玥努了鼻子道,“之前能控制住,是半夏和紫苏劝我瘦些好看,怕我忘了祖母和父亲的期盼,一日要给我念上好几遍,又天天在我耳边提姚大姑娘,我一刻都不敢忘记,我一说把饭菜端走,眨眼功夫,饭菜就没了,唯恐我反悔了似的,如今姚大姑娘的病快好了,我没之前那么强烈的罪恶感了,再加上严妈妈劝我,再想忍,真的很难。”

    紫苏在一旁,听得有些脸红。

    她和半夏也没少劝姑娘吃饭,哪像姑娘说的这样啊。

    两丫鬟如此尽心尽力,老夫人喜欢呢,这不赏赐了两丫鬟一人一只银簪和一对银耳坠,至于严妈妈,老夫人冷声道,“祖母吩咐厨房,以后不再给你做大鱼大肉,她要再敢劝你,直接轰出府去!”

    PS:感谢亲a4318、HARUKAyao、琉影风华打赏~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