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玥太好奇了,谁能告诉她是怎么一回事?

    她望着沈琇,沈琇笑道,“亏得你去了灵泉寺一趟,竟然不知今儿煊亲王妃和昭郡王去灵泉寺了,更放出风来,说是煊亲王妃要给昭郡王选郡王妃,不少大家闺秀都去凑热闹了。”

    沈琇打开话匣子,沈珂接着道,“昭郡王是京都身份最尊贵的郡王了,他是煊亲王妃的胞弟,今年还不满十八岁,也是当今皇上嫡亲的堂弟,身份原就尊贵了,加上皇上又从小在昭王府长大,昭郡王的身份就更尊贵了,加上他温文尔雅,京都就没有大家闺秀不想嫁给他的。”

    最后一句话,说的小声,毕竟她们也是大家闺秀。

    沈玥表示,不要把她算在内,她对不认识的人,不感兴趣。

    沈琇又道,“听说,煊亲王妃此举,是给昭郡王挑媳妇,更是借昭郡王的手刺激煊亲王世子,让他看看,同样都是她看着长大的,性子却天差地别,一个人人避讳,一个趋之如骛,目的是想他好好反省。”

    难怪,她就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原来那些大家闺秀是冲着昭郡王去的,不是煊亲王世子,她还以为真有那么多大家闺秀不怕被克呢。

    沈琇还想从沈玥这里问到点有用的消息,结果什么都没问到,还给人解疑了。

    沈瑶鄙夷的看了沈玥两眼,然后派丫鬟出去打听了。

    丫鬟打听很快,她们还没到宁瑞院,就回来禀告今天发生在灵泉寺的事。

    沈瑶听后,怒气全消,甚至挂了笑容。

    因为,昭郡王压根就没去灵泉寺,去的只有煊亲王妃一人。

    煊亲王妃一人去,那还是别去她跟前露脸了,万一被她看上,上门帮煊亲王世子定亲,又不能拒绝,被克死克残了,都没地方伸冤去。

    心情一好,沈瑶就不瞪沈玥了。

    进屋,给老夫人请安,也没抓着沈玥不放,只说文曲星庙的事,还有买回来的笔墨纸砚,给老夫人看好不好。

    屋子里,其乐融融。

    不得不说,大夫人瞒天过海的本事,和对府里的掌控,可以说是滴水不漏,老夫人竟然不知道她去的其实是灵泉寺。

    老夫人不知道,加上斗篷的事,沈玥也就不告状了。

    请安之后,就回沉香苑了。

    回了屋,沈玥一颗心才彻底放下,软趴趴的躺在贵妃榻上,趴着枕头,回想上午发生的事,还觉得有些恍惚,像是在做梦。

    紫苏胆子不大,但她是奴婢,主子在内屋里能随意,她却是不行。

    她眼睛东张西望了会儿,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想了会儿才道,“半夏去哪儿了?”

    紫苏是望着沈玥问的,问完,得了一白眼,她就转身出去了,也是她糊涂了,姑娘和她一起的,她不知道半夏在哪儿,姑娘又怎么可能知道?

    在珠帘处,问丫鬟麦冬道,“半夏人呢?”

    麦冬就回道,“严妈妈回来了,好像心情不好,半夏说了什么,惹她生气了,严妈妈气头一上来,打了半夏一巴掌,这会儿在屋子里哭呢。”

    紫苏的脸色就难看了起来,她朝内屋望了一眼。

    沈玥已经从坐了起来,脸色有些青。

    她穿来,还没有正儿八经的见过严妈妈,可是脑子里,却对她印象深刻,因为过去的几年里,沈玥几乎对她是言听计从。

    而严妈妈是大夫人的爪牙。

    就是她拾掇沈玥可劲吃的,能吃多少吃多少,整天把能吃是福挂在嘴边,还说府里的姑娘,唯独她最得宠,顿顿大鱼大肉,其他姑娘都不及她十分之一。

    一番话,哄的沈玥高高兴兴,对她是掏心掏肺。

    可是三个月前,也就是她跟沈瑶出门的前一天,她得了伤寒,怕过了病气给她,就出府养着了,说是身子好了,就进来伺候她。

    她被禁足三个月,严妈妈从来没有进府看过她一回。

    如今回来了,却打了半夏。

    这不是逼她收拾她吗?

    “严妈妈人呢?”沈玥冷了脸色问。

    麦冬回道,“严妈妈去大厨房给姑娘端午饭去了。”

    沈玥没有说话。

    紫苏就道,“我去看看半夏。”

    紫苏去看了半夏,回来告诉沈玥,半夏脸被打肿了。

    那边,一阵脚步声传来。

    麦冬在珠帘外招手,显然,严妈妈回来了。

    她进来就骂,“越发没眼色了,看到我拎的沉,也不知道过来搭把手!”

    这是骂麦冬的。

    麦冬缩着脖子去帮忙了。

    严妈妈给了麦冬一食盒,自己拎了一食盒,进屋来。

    见了沈玥,她先是一怔,之前也听说姑娘瘦了,却是没想到瘦了这么多,都快不认识了。

    她很会演戏,见了沈玥,眸光就闪着泪花了,“奴婢不过出府三个月,姑娘都消瘦成这模样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沈玥看着她,也在笑,和以往并无区别,关心道,“严妈妈也瘦了许多。”

    严妈妈愣了下,不是说大姑娘性子也变了吗,这不和以前也没区别吗,大夫人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

    不过姑娘说的对,她确实瘦了,出府三个月,虽然能和儿子媳妇一家团聚,可吃的哪有跟在沈玥身边的时候好,沈玥再能吃,那么多菜,也能剩一半。

    她吃不下的,才是半夏和紫苏的。

    这些年,她存了不少钱,出府三个月,虽然吃的不差,顿顿有肉,却还是瘦了一圈。

    再加上昨儿宝贝孙儿伤着了,心情不好,脸色就带了些憔悴,如今回府了,要趁机好好补补了。

    沈玥看着她,笑问道,“严妈妈的病好全了?若是还没好全,可以再养些时日。”

    严妈妈就笑道,“劳姑娘记挂,已经好了。”

    说着,她摸了下自己那松树皮似的脸,带了些苦涩道,“姑娘别嫌弃奴婢带了些病容,是我那才出生不久的大孙子,我昨儿想姑娘,一时走了神,让他磕着了,心中担忧,所以没有歇息好,过两日就好了。”

    原来是孙子病了,才憔悴的,她露了脸,又初露锋芒,大夫人算计落空,严妈妈负责养胖她,结果她瘦了,那就是严妈妈失职,怕是挨了不少骂呢。

    宝贝孙子受了伤,再加上大夫人责怪,心底太生气,所以就拿半夏出气了?

    还有把孙子受伤算在她头上,让她感动,然后补偿她?

    不好意思,她现在穷的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