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说沈玥,走远了,就一个劲的拍胸口了。

    惊魂未定,跟死神擦身而过啊,真是命大。

    紫苏这回是真哭了,“姑娘,咱们以后再不来灵泉寺了。”

    说着,又加了一句,“以后再也不出门了。”

    出门了两回,三次差点没命,还有比姑娘更倒霉的了吗?

    沈玥无话可说。

    她也觉得灵泉寺跟她犯冲,不宜多留,赶紧把紫金镯交待了,立马回府。

    沈玥往大殿走,抓了个小和尚,把紫金镯交给她。

    嬷嬷一路跟来,听到紫金镯是捡来的,有些可惜,怎么就是捡的呢,还以为是世子送给她的呢,王妃怕是要失望了。

    不过这紫金镯稀罕少见,又是捡到的,见到能不动心,可见这姑娘品性不错。

    见沈玥和紫苏离开。

    小和尚要转身走,嬷嬷赶紧上去,说了一通之后,小和尚把紫金镯交给她了。

    嬷嬷拿了紫金镯,原是想回去的,可鬼使神差的,竟然跟着沈玥走了一段路。

    马车处,车夫等的有些不耐烦,见沈玥和紫苏过来,竟大着胆子抱怨,不敢针对沈玥,指着紫苏道,“不是告诉过你,姑娘只能在灵泉寺待一个时辰吗,这是出门前,大夫人叮嘱的,所有姑娘都一样,回去晚了,是要挨罚的!”

    真是没把她放在眼里呢,紫苏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大丫鬟,该有几分体面,他也敢如此指责。

    还所有姑娘都一样,沈瑶出门,哪一次回去不是随心所欲的?

    心情不好,沈玥脾气就差,她冷眼扫了车夫一眼,状似漫不经心道,“既是晚了,那今儿便不回去了,你回去告诉大夫人和老夫人,就说我在灵泉寺住下了,安心帮大哥和祖母祈福。”

    说着,便转了身。

    车夫被沈玥的冷淡眸子给煞住,尤其沈玥的话,叫他头皮发麻。

    大姑娘和四姑娘分开祈福,原就不应该了,要是再不回去,老夫人肯定要呵斥大夫人的。

    他送大姑娘来,却没按时把大姑娘带回去,就是办事不利,肯定要挨罚啊,指不定还要挨板子。

    见沈玥走远了两步,车夫赶紧过来,他也知道沈玥不是真不打算回府了,只是恼了他拿大夫人压她,他只是一个小小车夫,主子要拿捏他,有的是办法,是他等急了,火头上了脑,鬼迷了心窍,赶紧赔不是道,“哪能不回去,明儿大少爷就要入岳麓书院求学了,昨儿顺国公府的事了了,指不定这会儿老爷的差事有着落了了呢,要是有好事,晚上府里要吃团圆饭的,姑娘不能缺席啊。”

    车夫赔了一通罪,没差点跪下来,紫苏也帮着说好话,加上灵泉寺沈玥也不想呆,这事就算了。

    紫苏扶着她上马车,车夫这才大松一口气,抹了额头上出来的冷汗,再不敢多言,驾着马车赶紧离开。

    马车走后,一旁嬷嬷从大树后走出来,看着马车走远,消失在视线中。

    要说车夫今天也是倒霉,在灵泉寺被沈玥拿捏了一回,回去正好和沈瑶她们碰上。

    而且,仔细说来,还是沈玥先回府。

    车夫可是责怪她们太磨蹭,沈玥一个眼神瞟过去,车夫差点腿软下跪。

    不过,好在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主子忙着掐架了,一时半会儿顾不上她。

    看见沈玥回来,沈瑶是双眼冒火,恨不得用眼神活刮了她。

    这怒气来的莫名其妙,她还没生气呢,她倒先气上了,真当她是泥捏的,没有脾气呢,这样的毛病,别人惯着她,她可不会,沈玥笑了,“四妹妹真该找个大夫看看眼睛了,一见人就瞪眼,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但外人不知道,还以为你对她有敌意呢。”

    沈琇嘴角勾了勾,真是能装傻,四妹妹明摆着只瞪她一人好吧。

    今儿的事,虽然不能算是她的错,但深究起来,和她脱不了干系。

    要不是她要跟着出门,四妹妹不愿意和她一道,怎么会出差错?

    沈瑶原就很生气了,还被沈玥呛一句,脸色愈加难看了,咬紧牙关道,“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得了便宜,她今天没差点被吓死,还得便宜了,这样的便宜,她可承受不起,沈玥冷笑道,“四妹妹话说清楚,我怎么得便宜了,我只知道我要去文曲星庙,最后到的却是灵泉寺!”

    沈玥声音不小,又是在大门前,沈琇脸色变了一变。

    这要叫老夫人知道了,她们都要挨罚。

    怕两人杠上,沈琇去拉沈玥,道,“有什么话,咱们进府再说。”

    沈玥就进府了。

    守门小厮探着脑袋往里望,想看热闹。

    进了府,沈琇就对沈玥道,“大姐姐,你少说两句,四妹妹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她就要让着她吗,再说了,她看着心情很好吗,“我心情也不好!”

    那边沈瑶就吃炸药了,问道,“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虽然是问句,确实肯定的意思。

    沈玥懒得理她,她就算真闯了什么大祸,她们母女一个也别想逃。

    沈琇和沈珂互望一眼,还真有这担心,不过她们更多的还是好奇,沈琇望着沈玥道,“大姐姐,你别生气了,母亲也是怕你和四妹妹一起出门,到时候一言不和吵起来,丢了府里的面子,才临时改了主意,让你去灵泉寺的,母亲也是为了我们好,再者,原本要去灵泉寺的是我们,母亲想你极少出门,先顾着你了,所以四妹妹才说你得了便宜还卖乖,没别的意思。”

    沈玥不傻,不是沈琇两句话就忽悠的了的。

    大夫人会那么好心,为了顾及她,不惜委屈沈瑶?

    不过看沈瑶的火气,还有今儿灵泉寺的热闹,看来沈瑶想去的是灵泉寺,只是阴差阳错,让她去了。

    只是在灵泉寺差点被吓死,倒忘记打听为什么那么热闹了。

    正想着呢,就听沈珂问道,“大姐姐,你裙摆怎么这么脏,还是斗篷呢?”

    眼睛真够尖的,能不要这么关注她吗?

    沈玥看着她,不在意的解释道,“在灵泉寺,看到有一个小姑娘,冻的瑟瑟发抖,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就把斗篷给她御寒了。”

    沈玥的解释,沈珂不怎么信,沈瑶就更不信了。

    她看沈玥的就眼神,明显在质疑她在撒谎,而且往歪处想。

    沈琇就笑道,“今儿的事都不说了,我想母亲如此安排,也是想给我们一个教训,姐妹异心,都难如愿,以后咱们和睦相处就好了。”

    这是说灵泉寺的事不提了,斗篷的事也不说了,各让一步。

    沈瑶哼了一身,没有说话,算是认了。

    沈玥也没心情追究。

    沈珂过来,问道,“大姐姐,你今儿见着煊亲王妃和昭郡王了吗?”

    沈玥一脸纳闷的看着她,蹦出来一个疑问,“昭郡王是谁?”

    沈珂,“……。”

    对牛弹琴啊。

    她居然不知道昭郡王是谁,也是,应该没人跟她说这个,她只关心吃。

    沈珂很无语,但是沈玥道,“今天倒是见到一个漂亮贵夫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煊亲王妃。”

    沈瑶笑了。

    一笑之间,气散了一半。

    她是给气糊涂了,她怎么给忘记了,沈玥极少出门,就是煊亲王妃从她跟前走,她也不认得她,而她,估计在煊亲王妃跟前转,煊亲王府的人都恨不得一巴掌将她扇飞,免得碍她们王妃的眼。

    如此,那她去灵泉寺,就只是去进香,也没别的了,只是可惜了,自己没能去。

    沈玥太好奇了,谁能告诉她是怎么一回事?

    PS:感谢亲小逸儿安送的礼物~~~~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