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玥有些无力。

    她是在救人好吗,这人中毒了,浑身发热,不在冷水里运功抵制,会爆体而亡。

    她给他放点血,是在救他的命好不好!

    不想解释,沈玥戳破他手指后,把人往水里推了推,又把手指放在水里。

    这样,指尖的血不容易凝固。

    忙完了,沈玥才直起腰来。

    紫苏有些怕了,劝道,“姑娘,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等一会儿。”

    差不多一刻钟后。

    男子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儿,沈玥又把他拉上来一点,至少一双手没碰到水了。

    忙完了,沈玥才道,“走吧。”

    紫苏蹲下,把方才地上捡到的一块玉佩塞男子衣襟里。

    沈玥见了,又把玉佩给拿了出来。

    紫苏看着她,瞪大了眼睛,再见她把玉佩塞怀里,紫苏忍不住了,“姑娘,玉佩是这男子的。”

    沈玥瞥了男子一眼,道,“我知道,不是他的,我还不要呢。”

    她现在没钱,辛苦救了人,不收点诊金怎么行?

    尤其这人方才还口口声声说要她的命!

    治病收钱,两不相欠。

    紫苏已经放弃劝沈玥了,她看了看天色,道,“过了一个时辰了,咱们得赶紧回去了。”

    沈玥拎着裙摆往前走,不以为然的笑道,“过了又如何,车夫没等到我,还敢擅自回去不成?”

    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应该早早的回去,虽然天冷,可是她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脚都有些打摆子了。

    两人麻溜的从小道下山。

    刚走到小道出口,忽然,紫苏惊叫了起来,差点没把沈玥吓死,只听她急道,“姑娘,斗篷没拿!”

    沈玥,“……。”

    真是一着急,就容易出岔子,怎么会把斗篷给忘记了呢,难怪觉得冷了。

    想到回去,沈玥嘴角抽了抽,道,“算了算了,反正也弄脏了,不要了。”

    紫苏觉得这样不妥。

    沈玥也知道不妥,可是再往回走,万一碰到人醒了怎么办?

    那斗篷是不错,可相似的斗篷太多了,她就不信,凭着一个斗篷,他能找到她。

    她转身,又回头看了看。

    她眸光动了下,只见一旁的草蔓了好像有东西。

    她迈步走过去。

    紫苏还以为沈玥要回去拿披风呢,就在那一瞬间,紫苏决定了,斗篷不要了。

    结果见沈玥捡到一紫金镯,紫苏就忍不住笑了,“今儿真是奇怪了,虽然挺倒霉的,却捡到了东西。”

    紫金镯很漂亮,上面还镶嵌了宝石,价值惊人。

    沈玥拍了她脑门一下,道,“你家姑娘我是有原则的,路不拾遗,这紫金镯价值不菲,人家主子丢了,肯定着急,一会儿交给住持,等人来寻。”

    紫苏撅了噘嘴,心道,什么原则,姑娘方才拿人家玉佩,那才是没原则呢。

    这紫金镯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它是捡的。

    见沈玥往前走,紫苏连忙跟上。

    往前走了一会儿,就听到说话声了,方才的惊吓,在依稀传来的说笑声中,渐渐平复。

    紫苏微白的脸色渐渐红润,看着远处,她忍不住低呼道,“姑娘,那夫人可真漂亮!”

    沈玥也瞧见了,那边,有五六个人走过来。

    为首一人,身着华服,端庄雍容,好像所有美景,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了,沈玥有些看呆眼了,本以为自己长得很不错了,一出门,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样的美人儿不多见,一定要多看两眼。

    沈玥看那贵夫人,贵夫人没有注意,或者说已经习以为常了。

    倒是一连串叫救命声,把她的注意力引了过来。

    不当她注意到了,沈玥也听到了,这一回是男子的叫救命声。

    而且,似乎是从空中传来的?

    沈玥下意识的抬了头往上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祸从天降!

    一男子从天上往下掉,四仰八叉的摔下来,嘴里还一直啊啊啊的叫着,显然叫救命的是他了。

    沈玥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压迫感传来,紧接着发髻一疼,面纱被人给拽了下来。

    男子摔了下来,好巧不巧的摔在了她的脚边,手还搭在她绣鞋上。

    只觉得男子落地时,大地都颤抖了一下。

    看着他,沈玥背脊一阵阵发麻,一股寒气从骨子里透出来。

    差一点点啊,就差一点点,她就被人给活活砸死了。

    沈玥站在那里,动弹不得,脚步像是被人定住了一般。

    也不知道这男子死了没有?

    沈玥蹲下来,要去探人鼻息。

    男子鼻青脸肿的,摔的不轻,但沈玥去看他的时候,他还掀开了眼皮,万分艰难的,朝沈玥挤出来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祖,祖母……。”

    说着,人晕了过去。

    喊她祖母?

    沈玥嘴角抽抽了,她可没有这么大的孙子,别是摔坏脑子了。

    那边,贵夫人见出了事,可能还会出人命,便让两个婆子过来看看。

    沈玥就让开了,顺带把掉了一半的面纱给罩上。

    紫苏则往前走,把沈玥受惊之下,脱了手,滚远了的紫金镯给捡起来,然后拿给沈玥看,“还好,没摔坏。”

    沈玥拿帕子擦了擦,转身朝一旁走了,虽然贵夫人就在不远处,或许还看到她了。

    按礼,她是应该上去请安的。

    但这个朝代,不是每个贵夫人,她都有资格上前请安,也不是每个贵夫人都有闲情雅致来搭理忽然凑上来请安的人,她上前,有可能贵夫人对她笑,也有可能收到的是嫌弃的眼神。

    不认识,默默的绕道走就行了。

    看到那紫金镯,那贵夫人眼睛闪了闪。

    她身侧站着的嬷嬷就惊讶了,“王妃,那不是……。”

    那贵夫人自然也认出来了,那是她出门时,给世子的手镯,让他交给喜欢的姑娘的,谁想到这么快就送人了。

    她回头看了沈玥一眼,又看着那倒地的男子,眸光又是一动,吩咐道,“去打听下,看看是谁府上的姑娘。”

    嬷嬷会意,转身离开了。

    贵夫人站着没动,那边婆子喊了,“王妃,你快过来看看,这人……。”

    声音有些急切,而且王府的婆子都懂礼,这会儿叫她过去,怕是有什么大事。

    王妃走了过去,道,“怎么了?”

    婆子就道,“这少年身上穿的好像是天华锦的锻子,奴婢怕是宫里哪位贵人,又是从高处摔落,十有八九伤了骨头,奴婢不敢随意翻动。”

    不翻动,就看不清容貌,不知道是谁了。

    王妃多看了两眼,的确是天华锦的衣裳,只是宫里的天华锦一年才进贡一匹,今年的,皇上赏赐给她了,往年也不是这种颜色啊。

    而且,宫里的皇子,有调皮到能从空中摔下来地步的吗?

    “小心些,翻过来看看,”王妃吩咐道。

    两个婆子就帮那少年翻了身了。

    才翻过来。

    王妃便身子一怔。

    两个婆子也吓住了,其中一个嘴快道,“怪了,怎么,怎么看着那么像咱们……。”

    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另外一个婆子拍了下胳膊,接下来的话也没了。

    王妃稳了稳心神,连忙吩咐丫鬟道,“快去找人来,把这少年抬去寺里,伤的这么重,再请两位太医来,务必尽力医治。”

    PS:新一周冲榜,求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