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玥惊站起来,吓的往后退,只是这里多是石头,她脚步一踉跄,幸好卡石头上了,没有崴到脚。←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而那露了一颗脑袋的人,直接从水里站了起来。

    好么,沈玥没叫鬼,紫苏却是惊叫一声,“鬼啊!”

    惊起一阵飞鸟,扑腾着翅膀冲天逃命。

    那男子穿着衣裳,但浸在水里,可想而知了,浑身湿透。

    虽然脸上蒙着水珠,头发也湿透,但皮肤白皙,在阳光下,水雾中,竟然像是蒙着一层光芒。

    对于紫苏的惊叫,他是不悦的,投过来的眼神,不带一丝的温度。

    不过很快,他的眼睛又落到沈玥身上了,他身子一跃,就从水里起来了,直接站在沈玥的跟前。

    这个男人是恶劣的。

    他在半空中,还故意抖了下身子,甩了沈玥一脸的水。

    沈玥气的直磨牙,赶紧抬手擦脸,可是砸过来的声音却极其的恶劣,“准头不错啊,丢了四颗石头,砸了我三下,尤其是脑门上一砸,差点砸的我眼冒金星,你说,你想怎么死?”

    你才想死呢!

    沈玥心底气大,还未从方才受惊中回过神来,她擦了脸上的水,气咻咻的抬眸望去。

    迎着阳光,有些刺眼。

    但是更刺眼的,还是眼前男子的容貌,乍一下看见,沈玥都找不出词来形容,只觉得脑子里搜遍两世记忆,都找不到可以与眼前之人媲美的人,没错是人,男女老少,无一可与之相提并论。

    看人先看眼,那双眼睛褶褶生辉,黑如曜石,明如星辰。

    只是此刻被怒气蒙上,添了几分邪恶,似乎在琢磨怎么要她小命。

    沈玥有些心虚,尤其男子额头上,那紫红色,明显是被她用石头砸的,也幸好是在水里,水有阻力,不然这么远丢过去,能将人砸晕。

    在水里晕了,那等于是要了他的命,人家生气也应该。

    但她又不是故意的,她不知道水里有人,还是个男人,要是知道,她根本就不会来好不好!

    方才吓了她一通,也算是还给她了,还不够吗?

    沈玥眉头一会儿皱,一会儿松的,男子见了眉头微凝,有些不耐烦道,“还没想好怎么死吗?”

    “想好了。”

    沈玥昂着脸,正好看到男子头上的紫玉冠。

    紫玉罕见,尤其做玉冠,这么大块的紫玉,就更稀少了,而且色泽莹润,那更是少之又少了。

    再退一步说,紫色,就不是一般人能用的。

    砸了这样一个人,要她命,不是嘴上说说,看她是个姑娘就吓唬她的,没准儿人家是来真的。

    听沈玥说想好了,男子微微惊讶,这时候,她不应该求饶吗,还是说她知道求饶没用?

    倒是挺识时务的。

    男子来了兴致了,嘴角勾起肆意的笑来,“如何个死法?”

    “我想老死。”

    男子先是一愣,随即大笑出声,眸底的笑变的玩味了起来,“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是真不怕死。”

    你才不怕死呢!

    沈玥在心底嚎叫,眸底写满了后悔。

    她后悔手欠,丢石头落水,更后悔没听紫苏和半夏的劝,今天出门。

    昨晚上,紫苏和半夏还劝她打消出门的想法,甚至把老黄历翻了出来,跟她说,今儿不宜出门,她当时还嗤之以鼻。

    她应该听的!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沈玥心往下沉。

    尤其觉得眼前忽然一暗,她抬头就看见男子伸了手过来。

    沈玥以为他要掐她脖子,赶紧往后退了一步,捂着脖子了。

    男子被她受惊的动作给逗乐了,笑出了声。

    沈玥看着他,望向他身后。

    紫苏也不知道从哪里拿了根胳膊粗的棍子来,握了又握,明显是想找机会,把人敲晕,然后解救她。

    只是能成功吗,方才他可是从水里一跃而起,可见是个武功不错的。

    砸人不对在前,再把人打晕,那就是罪加一等了。

    挣扎是应该的,但是无畏的挣扎只会激化矛盾,沈玥觉得,她应该尝试和眼前的奇葩讲道理。

    在沈玥心里,眼前之人已经被打上奇葩的烙印了。

    大冷天的,手碰水都受不了了,他居然泡澡,不是奇葩又是什么?

    沈玥酝酿了下情绪,再抬头时,眸光带了些无辜,像是丛林里一只受了惊的麋鹿,这样看起来,再狠心的人,也会动两分恻隐之心。

    可是她一抬头,所有的表情都僵硬了。

    只见眼前的男子面色泛青,额头青筋暴起,看着有些骇人。

    而且身子有些摇摇欲坠。

    难怪奇葩了,原来有病啊,有病就好说了。

    沈玥为自己找到脱身的办法而高兴,那边紫苏冲过来了,棍子举得高高的,沈玥一惊,忙喊道,“别……。”

    喊了一个字,沈玥就把眼睛捂上了,捂上的那一瞬间,啪的一声传来,紧接着是倒地的声音。

    再之后,便是紫苏说话声,带了些沙哑和后怕道,“姑娘,没事了。”

    沈玥,“……。”

    她们没事了,可眼前这男子有事啊。

    人晕了,脸还朝下呢,埋在水里,没得憋死。

    沈玥忙蹲下,帮人翻身。

    只是一碰到男子,沈玥眉头又皱了下。

    怎么会这么烫?

    沈玥抓着他的手,要帮男子把脉。

    紫苏站在一旁,手里还抱着棍子,被眼睛一幕看傻了,“姑娘,你……。”

    姑娘这样子,怎么看着像是在给人把脉?

    紫苏想到沈玥救那小少爷,还有找草药抹伤口,觉得这一天过的实在是玄乎,姑娘怎么可能会医术呢,她肯定是做梦!

    紫苏晃了晃脑袋,然后再看沈玥时,她嘴角就开始抽抽了。

    她果然是会错意了。

    姑娘哪里是会医术啊,她是在报复那男子呢。

    只是这样报复会不会太狠了些?

    十指连心啊,她做绣活时,不小心戳破手指,都疼哭了,姑娘还拿头上的簪子戳人十根手指……

    紫苏看不过眼了,这里是佛门重地,在菩萨的眼皮子底下呢,这样狠心的人,菩萨怎么可能保佑呢,她赶紧劝道,“姑娘,咱们这样是不是太狠了,他虽然有些坏,但不用这样吧?”

    PS:感谢亲小西妍妍2324送的礼物~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