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谢谢大家投的推荐票,鞠躬~新书期冲榜,需要亲们手里的推荐票,拜谢啦~~

    大夫人见老夫人不怎么高兴了,心也有些七上八下的,毕竟这是,她也算是擅自做主了,她解释道,“我也知道,琅哥儿入岳麓书院求学,不是凭着自己真本事,有些丢脸了,但以前琅哥儿挺聪慧的,只要他入了书院,认真求学,得先生看重,如何进入书院的并不重要。”

    “况且,二弟妹送了家书回来,琮哥儿在四海书院入学一年多了,得先生看重,还亲自写了推荐信,推荐他入岳麓书院求学,琅哥儿是沈家长子嫡孙,却不如庶房,这不是丢大房的脸吗?”

    沈家并不只有一房,而是有四房。

    大房、三房和四房都是嫡出,唯一的庶出就是二房了。

    比起其他三房,二房最幸运。

    古代,父母过世,是要守孝的,但文官和武官的守孝又不同,文官要守二十七个月,武官却只要守一百天。

    是以沈钧守孝在家,二老爷却是外放做官。

    抛开如今还外放的二老爷不提,其他三房,最倒霉的是三房,大房反倒排在第二。

    三老爷六年前已经死了,只留下三太太和一双儿女。

    而四房,四老爷三个月前守孝完,就官复原职了,如今是从四品右佥都御史。

    因为老太太还在世,所以并未分家。

    三太太寡居,往常都在院子里礼佛,极少出门。

    四太太喜欢清静,除了日常请安,也极少露面,尤其大房如今出了事,她帮不上忙,落井下石对她又没好处,所以每日请了安,就回北苑了。

    最会闹腾的就属二房了。

    送一封信回来,也能闹得府里鸡犬不宁。

    首当其冲,就是沈琅之了,堂弟比他年纪小,却比他会读书,而且还擅长骑射,别人家的孩子,都能拿来比了,何况是自家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弟了?这还有日子过吗?

    尤其古代嫡出之别,犹如天堑鸿沟。

    沈琅之比沈琮之聪明百倍很正常,沈琮之比沈琅之聪明一倍,那就不应该了。

    尤其,沈家大房至今就他一个嫡子,也是唯一的儿子,那就更要重视了。

    收到家书,老夫人第一想法就是,要送沈琅之入岳麓书院求学,而且要在二房回来之前。

    可是岳麓书院,不是那么好进的啊,三品官以上,可以送一人进书院读书,其他人要想进,只能考进去了,靠真凭实学。

    要是老太爷还在世,沈琅之进岳麓书院,那没问题,可偏偏他倒霉啊,岳麓书院不收小学生。

    也就是不收十五岁以下的少年,除非你天纵奇才,才会破例,那时候沈琅之才十四岁,年纪不够。

    等年纪够了,偏老太爷两腿一蹬,挂了。

    沈钧的官职又不够,倒也考了一回,可是碰到伤寒,头晕乎乎的去考试,结果可想而知了,没考上。

    然后沈琅之就开始蹉跎了,以前的小伙伴都进书院了,就他被挡在书院外,没人玩耍了不说,而且彼此之间差距越拉越大,人家不屑带他一起玩了,沈琅之就开始混了,你们不带我玩,就没人跟我玩了吗?

    可是十五岁的年纪,有才的都上学了,喜欢玩的,多是不求上进的混混。

    一混,就成现在这样了。

    可老夫人宠溺沈琅之啊,在她看来,孙儿是哪哪都好。

    只是买资格进书院读书,老夫人还是有些抵触的,尤其屋子里丫鬟多,人多嘴杂,万一将来被二房知道了,还不知道背地里怎么笑话大房呢。

    大夫人知道老夫人爱面子,她道,“大房如今就琅哥儿一个嫡子,我从嫁进来,就拿他当眼珠子疼,我生瑶儿时,伤了身子,这么多年一直调理,总不见好,将来琅哥儿是大姑娘的依靠,更是我和瑶儿的依靠,我盼着他好呢,再者,那两万两银子我也送出去了,琅哥儿不去,我也没脸要回来啊。”

    花两万两银子买一个名额,老夫人脑壳疼,还有些后悔。

    那日,大夫人跟她说,她有门路送沈琅之进岳麓书院,就是要破费点儿。

    她当时也没多想,毕竟找人办事,尤其是进岳麓书院的资格,那是有钱都买不来的,谁不希望自己小辈进书院,好好读书,将来功成名就?

    没几个人会那么眼皮子浅,所以送些礼很正常。

    可她预想的也不超过五千两,沈家大房子嗣单薄,但其他三房并不单薄,所以这钱公中是不能拿的,开了这先例,将来就要一碗水端平。

    柳氏的陪嫁,一半捏在她手里,一半在沈钧那里。

    大夫人不敢跟沈钧开口,所以来找她商量,她应下了,当时不知道要多少,拿了五千两给她,说不够先从公中拿,回头她再补上。

    谁想到,竟然要两万两!

    而且,还是直接从岳麓书院买的资格,不是走的别的渠道。

    柳氏的陪嫁是丰厚,铺子收益也还不错,可这买个资格,就花了她手里的一大半去了。

    可是大夫人一心为沈琅之打算,老夫人又不好怪她什么,加上都定下了,再说不应该,倒成她眼皮子浅,舍不得钱了,尤其那钱还是柳氏留下的陪嫁。

    “岳麓书院规矩严,要是三次考试都是丙等,就被书院除名,让琅哥儿尽点儿心,可别没过几个月,就给我回来了,”这才是老夫人舍不得两万两银子的真正原因。

    她怕两万两打了水漂。

    大夫人连忙应是,又笑道,“书院传了话来,两天后,琅哥儿就能去入学了。”

    沈瑶站在一旁,有些担忧道,“大哥那眼睛青的,两天时间不一定能好全,顶着个青眼去岳麓书院……。”

    话还未说完,大夫人就瞪了沈瑶一眼,沈瑶就乖乖把嘴闭上,不说扫兴的话了。

    老夫人就道,“岳麓书院的学子都爱笔墨纸砚,明儿要给琅哥儿多备一些,他初入学,拿来结识朋友也是好的,两万两都花了,也不在乎这一星半点了。”

    大夫人点头道,“媳妇知道。”

    然后,沈瑶眼前一亮,道,“娘,大哥入岳麓书院求学了,咱们是不是要先去拜拜文曲星,给大哥求一套上等文房四宝回来,女儿听说,凡是入岳麓书院求学的,都会去拜的呢。”

    大夫人听着,点头道,“是该去拜一拜。”

    沈瑶如此关心沈琅之,老夫人也高兴,只是外面天气冷,不合适出门,便道,“天还冷着,让琅哥儿自己去,他在外面疯惯了,不惧风寒。”

    沈瑶一听,就挨着老夫人坐下了,揽着她的胳膊道,“祖母,我知道您是疼我们,可大哥拜是大哥拜,我们去拜,又是另外一番心意了,别人家,都是妹妹去求的,我只盼着大哥好呢,将来能魁星点斗,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大哥要做这么多,我们帮着祈福,求套笔墨纸砚都怕冷,哪说的过去啊。”

    沈琇和沈珂也在一旁连着点头,表示愿意和沈瑶一起去。

    她们这么说了,老夫人能不答应吗?

    沈玥在一旁,暗撇了下嘴,老夫人没看见,她却是看见了,沈瑶见老夫人点头了,向沈琇投去一个得意的眼神,她们又可以出去玩了。

    帮沈琅之祈福是假,借机出去玩才是真的。

    不过,她穿来都两个多月了,今儿才踏出沉香苑,还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现在机会摆在眼前。

    沈玥心动了。

    她上前一步,望着老夫人道,“我也想去帮大哥祈福。”

    她一开口,沈瑶脸就拉了下来,冷眼看着她道,“我是不敢再带你出门了。”

    沈瑶摆了态度,沈琇就道,“大姐姐,大哥有我们几个帮着祈福就够了。”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去,大哥今儿为了我,还挨了一拳,他入岳麓书院求学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一点表示都没有,我知道,之前我出门惹了祸,但我已经改了,”沈玥低着头,扭着袖子。

    这样一来,就能吸引人目光看她身姿了,这就是她认错的态度啊,都这样了,还不够吗?

    见大家不说话,沈玥就望着老夫人了,眼眶微红,还有些局促不安。

    老夫人就心软了,正要点头呢,沈瑶就道,“姚大姑娘的事还没解决呢,万一带你出门,再惹出什么新祸事来,咱们沈家还真没日子过了。”

    听了这话,老夫人的心又硬了。

    沈玥不放弃,她知道沈瑶不愿意带她出门,尤其她之前还在屋子里说她带她出门不安好心,就更不愿意了,但她要出门,需要她带着吗,她长了脚好么!

    沈玥望着老夫人道,“除了给大哥祈福之外,我还打算帮姚大姑娘祈福,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

    这下,你们总不能拦着我了吧。

    听见沈玥拿姚大姑娘做筏子,大夫人眸光闪了闪,她好像变聪明了许多,虽然还一如既往的低眉顺眼,她笑道,“你去帮姚大姑娘祈福是应该的,但你惹祸也是事实,左右瑶儿几个后天才出门,要是明天姚大姑娘的病情有所好转了,你就一起去。”

    这下,又轮到沈玥无话可说了。

    她巴巴的望着老夫人。

    老夫人认同大夫人的话,一锤定音了,“就这么办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