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丫鬟这么喊,老夫人只觉得头晕目眩。

    站在一旁的孙妈妈,就问道,“好端端的,大少爷能出什么事?”

    丫鬟缩了下脖子,道,“听外院来报,说是大少爷被人给揍了。”

    彼时,沈玥几个已经出了暖阁了。

    沈瑶就问道,“谁揍大哥了?”

    丫鬟就开始支支吾吾了,“好,好像是煊亲王世子……。”

    老夫人面色一僵,心就往下沉了。

    孙妈妈心一吓,望着丫鬟道,“这不是小事,别什么好像的,弄清楚了再来回报!”

    丫鬟赶紧又出去了,其实她知道,就是煊亲王世子揍的,没别人了。

    “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老夫人忍不住红了眼眶道。

    沈瑶几个赶紧上前,劝老夫人别气坏了身子,事情还没弄清楚,许是弄错了呢。

    孙夫人估计还没出沈府呢,大少爷打人的消息就传了回来,他原就难说亲了,这回,只怕孙夫人要推辞了。

    沈玥站在一旁,她和老夫人不怎么亲厚,沈瑶她们劝慰她,她就没法说服自己上前。

    她只在心底祈祷,但愿大哥被煊亲王世子揍,和她无关,她的倒霉罪行够多了,不能再添一条了。

    很快,就有丫鬟来报,说是大少爷回府了。

    老夫人就让丫鬟去传沈琅之来。

    过了约莫一刻钟,沈玥就见到了自己这位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便宜大哥,沈琅之。

    她模样肖母,沈琅之则肖父,长得很俊朗。

    只是没想到,初次见面,大哥的眼睛居然青了一只,形象大损。

    沈玥打量沈琅之,而沈琅之看着她,则是一脸震惊,如遭雷劈,只觉得眼前这姑娘甚是眼熟,好像和记忆中一个模糊的身影重合了,他下意识的呢喃出声,“娘?”

    声音里竟是带了些狂喜。

    沈玥,“……。”

    一群丫鬟是想笑不敢笑。

    老夫人有些心疼,柳氏过世的时候,琅哥儿才三岁,可怜他小小的人儿还记得他娘长什么模样。

    只是错把妹妹喊成娘,这也太不像话了,老夫人皱眉道,“被人揍青了一只眼睛,眼神都不好使了,看清楚点再喊人。”

    沈琅之就知道自己喊错了,沈玥上前一步,福身,唤道,“大哥。”

    这一下,沈琅之更惊骇了,“你是玥儿?”

    老实说,听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亲昵的喊她玥儿,沈玥是起了鸡皮疙瘩,还得点头应是。

    沈琅之不敢置信。

    他那圆鼓鼓的妹妹居然也有这么苗条的时候,是他被揍了,看错了吗?

    沈琅之把青的那只眼睛眯起来,再好好看看清楚,谁想被揍的厉害,太疼了,一眨眼,就一阵龇牙咧嘴。

    已经十七岁了啊,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居然这么幼稚,沈玥默默的望了天花板一眼。

    那边老夫人喊他了,沈琅之就过去了,老夫人问他道,“怎么就和煊亲王世子打起来了?”

    沈琅之有些委屈道,“我没打他,是他揍我的。”

    老夫人看着孙儿青了的眼睛,本来心疼,这会儿听煊亲王世子揍他,更担心了,问道,“到底怎么回事,煊亲王世子虽然纨绔了些,但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人,总会有个理由。”

    虽然他有时候揍人也不需要理由。

    沈琅之就支支吾吾了。

    老夫人就望着他身后跟着的小厮,道,“到底怎么一回事。”

    小厮不敢隐瞒,如实回道,“街上人都说大姑娘太胖,害人不浅,大少爷一时气不过,就和他们争执了起来,无意中提了一句,还不知道谁连累了谁,且看着,然后就有人起哄,说大少爷含沙射影,说煊亲王世子克妻,正好煊亲王世子路过,就揍了大少爷一拳,不过后来,煊亲王世子知道被人利用了,废了那人一条胳膊……。”

    不过,小厮是知道,大少爷那一拳挨的不冤,他就是觉得是煊亲王世子连累了大姑娘。

    果然是她连累的。

    沈玥已经无力了,不过想到有个如此疼爱护短的大哥,沈玥又觉得心特别暖和。

    老夫人略微放心,虽然她也知道沈琅之是什么意思,但到底说的含糊其辞,没有和煊亲王世子起正面冲突,挨了一拳也都忍了,没有还手。

    这事,大体就这么算了。

    老夫人疼孙子,见不得沈琅之捂着眼睛,吩咐丫鬟道,“去请个大夫回来。”

    丫鬟正要退出去,就听屏风处有声音传来,“请什么大夫?!”

    声音带了些愤怒,中气十足。

    沈玥望过去,就见一身青袍男子走进来,年约三十六七岁,模样儒雅,眼神周正,脸上带了些怒气。

    正是沈大老爷沈钧。

    瞧见他进来,沈琅之下意识的往老夫人身边挪了两步。

    这小动作,沈玥瞧见了,她唇瓣扬了扬,看来这便宜大哥还挺怕父亲的啊。

    之前去请大夫的丫鬟听到沈钧说这话,当即立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沈钧进了屋,沈琅之又上前给父亲见礼。

    沈钧见了他,就没有好脸色,道,“这像什么样子,三天两头惹事!”

    沈瑶站在一旁,忍不住嘀咕道:大哥惹了这么多年的祸,也抵不上沈玥惹一回的,她犯那么大错,父亲也不过是禁足她三个月,不许她再大鱼大肉,从头到尾都没呵责她半句,最后还心软了!

    父亲的当头棒喝,还是当着一众妹妹的面,沈琅之脸上有些挂不住,还是乖乖认错道,“父亲,儿子知道错了。”

    一句话,叫沈钧火气更大,“认错倒是挺麻溜的,认了就抛诸脑后了,下一次照犯不误!”

    沈琅之动了动嘴,没再说话,只是头更低了。

    老夫人疼孙子,见沈钧太严厉了,就道,“他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别虎着一张脸了,你自己的事还没着落呢。”

    沈钧眉头皱着,娘实在是太宠着琅之了,他这个做父亲的训斥两句,她还要帮着说情,他还怎么管教儿子?

    心中不耐,沈钧就道,“送这不孝子去岳麓书院的事定下了,过两日就去上学。”

    “我不去!”

    沈钧话音刚落,就听沈琅之叫道。

    只是这一回,老夫人也不护着他了,紧绷了脸道,“再说一遍不去试试!”

    沈琅之顿时苦了脸色。

    他不喜欢读书啊。

    “你先回去,”老夫人摆手道。

    沈琅之赶紧的,从一侧溜走了。

    这时候,老夫人才望着沈钧道,“之前不是不同意吗,怎么又答应让琅哥儿入学了?”

    沈钧敛了眉头道,“你问周氏吧,书房还有事,儿子先忙去了。”

    说着,沈钧就转身走了。

    老夫人张了张嘴,想喊他问问清楚,只是终究没喊出声来,她是觉察出儿子不高兴了,琅哥儿能入学是好事,他怎么不高兴了?

    老夫人心底犯嘀咕。

    那边沈钧一转身,就看见沈玥一双眼睛落在他脸色,脚步便滞住了。

    他没有把沈玥错认成柳氏,但是他着实没想到女儿会瘦,眼里就涌出一抹狂喜来。

    只是,方才说还有事要忙,这会儿再留下却是不妥了。

    不过,沈玥几个还是上前给他请了安。

    沈钧到底没忍住,拍了拍沈玥的脑门,笑道,“瘦了好,像你娘。”

    也只说了一句,便迈步走了。

    只是沈玥恍惚间,好像看到他眸底有了抹晶莹泪花。

    就这么一个拍后脑勺,沈玥并不喜欢的动作,却给她招来了一堆羡慕妒忌恨。

    沈玥是哭笑不得,不过这感觉,她喜欢。

    等了一会儿,大夫人才回来。

    一问才知道,沈琅之能入岳麓书院求学,是大夫人花了两万两银子疏通的,说白了,是买来的机会。

    当然了,她还没有贤惠到自己掏银子。

    那两万两,是从柳氏的陪家里掏的。

    本来高兴的一件事,老夫人脸色有些挂不住了,隐隐有些泛青。

    “买,买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