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知道吏部侍郎府孙夫人来,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好事,可是人家既然登门了,就没有把人挡在门外不见的道理。

    不但要见,而且要礼数周到。

    老夫人让大夫人去迎接孙夫人。

    大夫人走之前,还瞥了沈玥一冷眼。

    沈玥心中不好受,本来想走,这会儿也张不开嘴了,不然就成逃避了。

    很快,大夫人就把孙夫人迎接了来。

    孙夫人穿戴奢贵,一身流彩暗花裙裳,头上戴着金镶红宝石头饰,加上她容貌姣好,被这头饰一衬,更添风采。

    尤其她未说话,脸上就先带了几分笑,看着特别的和气。

    她进屋,客气的福身给老夫人请安,说的都是好听的话,夸老夫人比上回见更年轻了。

    这话就太假了,上回见,已经是三个月前了吧,这三个月,因着顺国公府的事,老夫人心情沉重,有些憔悴了。

    不过好听的话,明知道是假的,又有谁会戳破呢,老夫人笑了笑,夸赞了她两句,“比不得你们年轻人,一只脚都踏进棺材的年纪了,哪还年轻的了,快坐。”

    孙夫人就坐下了。

    然后沈玥几个就上前给孙夫人见礼。

    孙夫人是见过沈瑶几个的,和上回见,容貌没有什么区别,要有,那也是越长越漂亮了,她的眸光在沈玥身上多逗留了会儿,笑道,“这位姑娘是……?”

    老夫人轻咳一声,道,“这就是我那闹得满城风雨的长孙女。”

    孙夫人惊讶,又多看了沈玥两眼。

    不是说沈家大姑娘胖的很吗,这样子,也只能算是偏丰满了些吧,离胖还有些远吧。

    孙夫人摇摇头道,“谣言不可尽信,若不是我亲眼所见,还真相信外面那些关于沈大姑娘的流言了。”

    老夫人就有些尴尬了,想说那些流言都是真的,可又不好张口,这不是拆自己孙女儿的台吗?

    倒是沈玥很坦然,上前一步道,“外面那些流言,说我胖,都是真的,只是因为我胖连累了姚大姑娘,哪敢再胖下去,所以咬着牙,瘦了下来。”

    听到沈玥说话,孙夫人点头称赞了,知错就改,是个好姑娘。

    只是,短短三个月,怎么能瘦这么多?

    孙夫人好奇了,所以多问了一句,当然了,这也是老夫人好奇了,只是没来得及问,这会儿见孙夫人问沈玥,一个个都盯着沈玥看了。

    沈玥也不隐瞒,如实道,“我每日上午忙活,不让自己歇息片刻,中午只喝大厨房送来的汤,并吃大半碗饭,午饭过后,便不吃东西了,晚饭也不吃,饿极了,就让丫鬟去大厨房端一碗牛奶来,这样过了两个半月,就瘦了下来。”

    “只吃这么点儿?”孙夫人更惊讶了。

    小小年纪,能如此约束自己,不说毅力惊人,倒有些吓人了,连对自己都能这么狠,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老夫人也惊住了,这也吃的太少了,她皱眉道,“减肥也不要太急躁了,身子要紧,一日三餐,每顿饭少一点,但都要吃,别人消瘦了,身子骨却差了,就得不偿失了。”

    知道老夫人是关心她,沈玥点头,看着老夫人的眸光,带着孺慕之情,“之前是太急了些,孙女儿知道错了,想努力改正,坚持不住的时候,也都咬着牙坚持了,往后每顿饭都按时吃,以前是我不懂事,以后不会了。”

    孙女儿变的如此懂事,老夫人自然高兴了。

    再者,眼前的孙夫人和善出了名,但也是京都出了名大嘴巴,沈玥消瘦了,经过她嘴一传,还不知道多少人知道,她知错就改,态度良好,顺国公府还揪着不放,是顺国公府无理。

    大夫人坐在一旁,眼神不善道,“只吃这么一点,大厨房每顿饭都给你送不少吃的去,那些吃的都扔了?”

    孙夫人大嘴巴,要是传出去,嫡女中午只喝一碗汤饭,还不知道外人怎么传她苛待嫡女。

    这是怪她浪费,还是怪她隐瞒?

    不管哪个都不好,沈玥连忙解释道,“没有扔,我只是想给祖母和母亲一个惊喜,那些吃的都分给下人吃了。”

    老夫人和大夫人就看站在一旁的紫苏,丫鬟也瘦了不少,应该不是给她吃的。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谁吃了那些饭菜的时候,更重要的是孙夫人来沈家的目的。

    老夫人将手中茶盏放下,望着孙夫人道,“不知道孙夫人来是有什么事?”

    孙夫人当即讪笑一声,毕竟是来帮人退亲的,不好意思张口,尤其这桩亲事还是她促成的。

    她不张口,老夫人不会傻到提退亲的事。

    而且,要是真商议退亲,沈玥这些小辈肯定是不能在场的。

    屋子里气氛有些安静。

    最后,老夫人叹息一声,让沈玥她们去暖阁玩耍。

    沈玥几个就去暖阁了。

    不过古代屋子,隔音效果并不好,只要说话声稍微一大,暖阁里照样听得真切。

    她们一走,老夫人就问道,“孙夫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孙夫人硬着头皮,起身给老夫人行了一礼,然后从丫鬟手里接过锦盒,送到老夫人跟前,讪笑道,“沈老夫人也知道,我这人嘴巴大,没别的爱好,就喜欢给人牵线保媒,原本府上大少爷和吏部左侍郎李大人府上的二女儿是良配,是我一手促成的,如今府上得罪了顺国公府,煊亲王府还和顺国公府退了亲,李大人他有些胆小怕事,怕受牵连,就将我找了去,我帮府上大少爷说了一通好话,可……结亲是好事,若是一方萌生了退意,这亲事再结,就是强求了,这不,我来……。”

    孙夫人八面玲珑,舌灿莲花,这回舌头也打结了。

    因为老夫人没有接锦盒。

    孙夫人也不能硬塞,虽然没有过六礼,可收了定亲信物,这亲事就算是定下了,李家如此,有些薄情了。

    老夫人叹息一声,终是伸手了,道,“是我沈家强求了,既然李家萌生了退意,这门亲事便作罢吧。”

    老夫人如此通情达理,大夫人还有些愤愤不平。

    她想说两句,结果被老夫人用眼神给止住了。

    孙夫人越发尴尬了,骂她两句,她好歹心底好受一些,事情是她大包大揽的,没办成,就是她办事不利,苛责两句并不出格,沈家如此,她这心里不是滋味啊,当然了,她是聪明人,懂沈老夫人的意思,便赶紧赔笑道,“是我保错了媒,大少爷俊朗出采,会有好姑娘等着他的,我一定睁大眼睛帮他再挑一门好亲事。”

    老夫人点头笑道,“有劳孙夫人了。”

    孙夫人赶紧笑道,“快别这么说了,说的我脸皮都燥热了。”

    嘴上说笑,孙夫人一颗心算是放下了,想着李大人的薄情,偏老爷和他走的近,往后要多劝着点才是了,还有沈大少爷……

    想着要给他再说一门亲事赔罪,孙夫人就头大了。

    沈家如今得罪了顺国公府,这亲事不好说啊,还有沈大少爷他……

    孙夫人在心底直叹息,她这媒保的,实在是糟心的很。

    暖阁里,沈瑶见老夫人收了定亲信物,就瞪沈玥了,“都是你害的,大哥好不容易才定下一门亲事,现在好了,黄了!”

    听着沈瑶的指责,沈玥额头直突突,都说了,那件事她们两个都有错,她没立场指责她,她还口口声声是她害的。

    那是她亲大哥,如今亲事退了,她心底也不好受好么!

    想到大哥沈琅之,沈玥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哥是好的,可是太倒霉了。

    十四岁那年被人忽悠去了青楼,什么都没干,就和人打了起来,名声在外,谁家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小小年纪就进出青楼的少年?

    打那之后,大哥就性情大变了,变得容易烦躁,不爱读书,经常和一群狐朋狗友吃喝胡混,但唯独不再进出青楼。

    在沈玥看来,大哥沈琅之有些纨绔了,只是大哥是沈家长子嫡孙,老夫人的心尖肉,哪怕再胡混,也是他好,容不得旁人说他半句不是。

    如今退亲了,别看老夫人面上不动声色,她其实比谁都着急呢。

    只是孙夫人是保媒的人呢,嘴巴又大,得罪她,往后大哥更不好说亲,只能忍了。

    孙夫人没有逗留多久,就告辞了。

    老夫人让大夫人送他离开,极尽礼数。

    等人走了之后,老夫人就问了,“大少爷人呢?”

    丫鬟忙回道,“大少爷好像出门了。”

    这边丫鬟刚禀告完,那边丫鬟就过来道,“老夫人,不好了,大少爷出事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