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盛世医香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求推荐票~~~

    沈瑶走了,气势冲冲的来,临走之前那一撇,仿佛在说,你嘴硬,看你怎么收拾烂摊子。

    她走了,沈琇和沈珂和她一起来的,自然跟着她一起走,只是走之前,看她的神情,带了三分同情,三分恼怒,余下的则是幸灾乐祸。

    沈玥站在那里,眉头紧锁。

    两个丫鬟站在她身后,又是高兴,又是担忧。

    高兴的是她们家姑娘总算是硬气一回了,方才一番话反驳的四姑娘哑口无言,她们听得都有些神情恍惚,这么硬气的话,怎么可能是她家姑娘说的出来的呢,可明明她就是当着她们面说的,她们听得真真切切,每一个字都犹言在耳。

    之前,就一直觉得姑娘有变化,好像从饿晕了开始,性子就变了许多,爱说笑了,却是没想到变的这么的彻底。

    两个丫鬟感动的没差点抹眼泪,只觉得老天爷开眼了。

    要是老天爷再心软一点,消了她家姑娘脸上的痘疤,再给她许一门好亲事就更好了。

    沈玥不知道丫鬟心中所想,她只觉得头大的厉害。

    她苦笑一声。

    果然事情还有比她能想到的情况更糟糕,如果姚大姑娘只是病了,她还能想办法救她,可是退亲了,她难道还能说服煊亲王府再和她结亲吗?

    她连煊亲王府的大门朝哪里开的都不知道!

    煊亲王府,在宁朝赫赫有名,是太祖皇帝亲封的三个异姓王之一,其他两个是异姓郡王,煊亲王府是异姓亲王,位同皇叔,但比皇叔尊贵,因为他永不削爵。

    地位显赫,多少人巴望着能和煊亲王府结亲呢,虽然煊亲王世子克妻之名在外,可真相信的人并不多,只要煊亲王府求娶谁,没有不应的。

    现在,因为她,煊亲王府和顺国公府退亲了,顺国公府还不得恨死她,恨死沈家了?

    吏部尚书啊,掐着她爹的仕途命脉呢,这一回,她爹的前途和沈家几位老爷的前途,十有八九是真砸她手里了。

    “还有办法补救吗?”沈玥声音弱的就跟蚊子哼似的。

    两个丫鬟离的近,竟然听见了,互望一眼,面露苦涩,但还是劝她道,“老爷明事理,知道这不全是姑娘的错,不会怪罪你的。”

    她爹不会,可是其他人呢,也不会吗?

    只是,她有一点想不明白,为什么煊亲王府要和顺国公府退亲?

    姚大姑娘虽然病了,但是人没死,就还有的救,退亲做什么呢?

    沈玥心中存了疑惑。

    半夏和紫苏有些担心沈瑶几个去跟老夫人告状,让沈玥也一起去。

    沈玥没有动,而是坐下来,拿起筷子吃饭。

    两个丫鬟绝倒,这都什么时候了,姑娘竟然还吃的下去。

    不是沈玥食欲回来了,而是她必须要吃饭,她现在已经饿的走路都没有力气了,她住的沉香苑离老夫人住的宁瑞院有些远,再加上天气冷,一会儿去请安,还不知道要待多久,万一没忍住,让肚子叫委屈了,这可是失礼仪的大事,没准儿要挨罚的。

    她晚去一点请安没事,毕竟不是早上。

    饿狠了,再加上屋子里也没外人,沈玥就不端着大家闺秀的架子,细嚼慢咽了,以虎狼之势狼吞虎咽,很快就把一碗饭给吃下去了。

    如此速度,看的两个丫鬟是目瞪口呆。

    等沈玥把碗筷放下,起了身,两个丫鬟都还没回过神来。

    方才……她们看见了什么?

    她们怎么会有种想自戳双眼的冲动?

    知道两个丫鬟惊诧,沈玥脸微微窘红,不过也很坦然,她只是偶尔为之,今儿情况特殊,虽然不着急去请安,但自然是越早越好了。

    擦拭了嘴角,又净了手,对着镜子,看看发髻有些没凌乱,便带着紫苏出门了,至于身上的衣裳不合体,没办法,她现在没有合体的衣裳穿。

    而且,这样也更显得她知错就改的决心不是?

    出了沉香苑,朝宁瑞院走去。

    一路上见了多少人,就收获了多少惊讶的目光,甚至还能听到有丫鬟在低呼,“天啦,这真的是大姑娘吗?”

    沈玥没多少感觉,但是紫苏明显很受用,她和半夏已经不是府里最胖的丫鬟了,虽然主子还是最胖的主子,可照这样的速度下去,迟早跟四姑娘她们一样苗条,甚至比她们更苗条,她有信心。

    如今已经入了春,前几日很暖和,那些隔年的草又显出嫩黄,只是碰到倒春寒,又显得有些奄奄的。

    天冷,府里的姑娘都不爱顶着寒风逛园子,所以花园里并没有什么花,都摆在暖房里,谁要欣赏,差了丫鬟去告诉一声,就会送来。

    等过了倒春寒,府里就会山花灿烂起来。

    这会儿,除了那些常青树,只有蜿蜒小道和嶙峋假山可以欣赏了,偶尔还能见到几朵桃花,但更多的还是花骨朵。

    沈家很大,老太爷去世前,官拜户部尚书,正二品的官,虽然没有爵位,却有实权,不容人小觑。

    老夫人住的宁瑞院在沈府的西北角,环境清幽,院门前,有一片打理的很干净的翠竹,清风吹来,老远就嗅到一股淡淡的竹香。

    雅致、宁静。

    好地方啊。

    沈玥往前走,碰巧有丫鬟端了东西出来,瞧见她,竟是愣住了。

    四目相对,沈玥轻轻一笑。

    那丫鬟回过神来,赶紧走过来,退到一旁,给她请安。

    沈玥笑了笑,径直往里走。

    入了宁瑞院,便是眼前一亮,院子里开了不少花,虽然在这寒风中,对它们来说有些摧残,但依然开的艳丽。

    迈步朝正堂走,门口有丫鬟守着,给她请安。

    沈玥点头道,“我来给老夫人请安。”

    她闯了祸,老夫人不一定会见她,丫鬟不敢贸然让她进去,所以在外面多等了会儿。

    丫鬟出来,打了帘子,她才能进去。

    几乎是帘子掀开,便感觉到一股暖气扑面而来。

    老夫人怕冷,屋子里摆了不少炭盆,还有鎏金异兽纹铜炉里燃着熏香,无一处不透着雅致。

    只是传入耳的说话声,叫沈玥脚步一顿。

    屋子里在议论让她去顺国公府赔礼道歉的事。

    “我和瑶儿去顺国公府赔罪,去了七回了,都没进过门,如今又碰到煊亲王府退亲,我看顺国公府大门,往后我们沈家是没人有机会再踏入了,”声音带了些冷意。

    是大夫人周氏的说话声。

    这是不赞同让她去赔罪?

    沈瑶见自己的提议,被娘亲否决了,有些不满意道,“娘,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祸是大姐姐闯的,她去赔罪理所应当,顺国公是吏部尚书,不让他消了气,父亲的官职怎么办?”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