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不起...”我低下头,对刘梓涵真挚地道了一声歉。

    刘梓涵笑着对我摇了摇头,说道:“你道什么歉,我跟着秦郁骗过你,险些让你变得极端和暴力,要道歉的是我才对啊。我希望你还是能按照你以前的方式生活,我们以前认识的徐争,开朗,单纯,偶尔有些腼腆,但与人交往是赤诚以待,也有担当和勇气,绝不是现在一言不合就拿刀捅人,说话咄咄逼人,鲁莽而冲动不计后果,不要因为我们而改变你的本心,变得不近人情,更不要觉得世界冷漠,人人都在欺骗你。”

    听完刘梓涵的一番话,我的眼睛有些发热,我一直以为自己只能被忽视,生来就懦弱胆小,时刻身不由己被人踩在脚下,没想到,在刘梓涵心里,我竟是这样的形象。

    “至少在我和我秦郁心里,是你把我们改变了,你把我们变得更好。”刘梓涵用温婉的眼神注视着我,我如鲠在喉,说道:“我...我知道了,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些。”

    刘梓涵眯眼一笑,看了一眼周围地景象,说道:“好像快到你家了吧?有时间我们下次再聊,我也要回去了。”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不想在刘梓涵面前出丑,男子汉在一个女生面前感动到落泪的这番举动,很丢脸。

    我掏出一根烟猛吸了两口,才感觉好一点,对她说出了我心中一个最后的疑问:“你...为什么要退学啊?”

    刘梓涵微微一愣,想了好一会,最后对我说道:“因为...我觉得读书不太适合我,现在做陪玩也挺好的啊,以后我读完书出来,说不定还挣不到这么多钱呢。”

    我心中一阵失落,其实,我还是想让刘梓涵当我同桌。

    “好啦,不说了,我先走了,居子涛还约了我吃饭呢,拜拜!”刘梓涵对我摇了摇手,快步走到了前方,又回头对我说了一声再见,消失在了远处。

    恍然间,仿佛又回到我第一次和她吃饭的那一次,她穿着一身休闲装,同样也是这么青春有活力,在这一刻,她不是打扮成熟,说话老成的陪玩女大神,而是我的同桌,是问我吃不吃饼干的小女生。

    我心中有些感慨,回到了自己家中。

    “回来了?”我妈正在大厅扫着地。

    我点了点头,对她说道:“妈,王诗楠回来了吗?”

    我妈看着我,说道:“没有啊,她早上就出去了,现在都没回来呢,估计和朋友出去玩了吧。”

    王诗楠没回来?先前我明明见到她在网咖极为委屈和失落跑走了,没回家,那她能去哪?

    我心不在焉地在家里吃过晚饭,晚上洗了一个澡,还没到七点,秦郁就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出来吧,我在你家出了小区门外的马路对面的如家开了一个钟点房,你不用身份证,直接来就行了,房间号是204。

    我的心里猛地一颤,秦郁把那件事情给当真了,她晚上,还真的开好房打算等我来。

    如果秦郁真的也喜欢我,那我先前对她的那种态度和一言一行,无疑把她心都给伤透了吧,我提出这种要求,她也没拒绝我,她心里会是什么感觉?又会是用一种怎样的方式来面对我?

    我迅速在短信上回复道:知道了,我马上来。

    我将手机屏幕锁上装进口袋,深吸了一口气,和我妈说了一声,然后朝着秦郁提供的地址走了过去。

    一路上,我连抽了三根烟才将心情平复下来,我烟瘾并不大,先前我被人欺负的时候,我也没通过抽烟或者喝酒的方式来解乏消忧,我只有在情绪特别控制不了的时候,才会不断的抽着烟,只有这样,尼古丁才能将自己麻痹,不用考虑那么多事情。

    来到如家204的门口,我心情有些忐忑的敲了敲门,说道:“秦郁,我来了。”

    门内传来了秦郁轻柔而又冷淡的声音,说道:“门没锁,你直接推进来就行了,进来后记得把门关好。”

    听到秦郁的话后,我推门而入,眼前的这一幕,差点令我窒息了。

    房间内的灯光很暗,秦郁站在床边,穿着一件黑色连身裙子,裙子的下摆极短,而且是令男人血脉喷张的蕾丝边,露出了一双修长到无瑕疵的白腻大腿,裙子的上摆到胸口打止,两抹夺人眼球的雪白形成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两个吊带挂在她的香肩之上,压着的内衣带子也清晰可见,一头靓丽的乌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柳眉,一双桃花眼勾魂摄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含苞待放的樱唇,涂上了亮晶晶的口红,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容貌绝美,看得我的心猛地跳了两下。

    “过来吧。”她樱唇轻启,尽管她这身打扮性感到了极致,但她脸上的那一抹忧愁与哀伤始终挥之不去,我短暂的激动过后,见到她脸上幽怨而失落的神情,任兴致再高,此时也提不起半分别的想法了。

    秦郁平躺在床上,也不和我过多的废话,她的头发如一面平滑的镜子般平铺在枕头上,脸上是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将头别过去,对我说道:“杜蕾斯我买好放在床头了,你戴上吧。”

    秦郁这具美得惨绝人寰的身体,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发狂,让刘辉,何元,周强对她趋之若鹜,而她,却一直周旋在他们几个人的身边,从来不会让他们占到半点便宜。

    而现在她为了我,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她要是真的为了骗我,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秦郁,原来真的是刘梓涵说的那样,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我,她凭什么做到这种地步?

    想到先前我对秦郁的恶劣态度与粗暴的言行,我心中内疚到了极致,将头转过去,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眼中浮现出晶莹的泪光,咬着唇看着墙壁,笑着对她说道:“你这是干嘛?我只说晚上来找你玩,没说是玩你啊!”

    秦郁从床上坐了起来,语气有些发颤地对我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仍然没敢看她,仰着头说道:“我觉得,你没有游戏好玩!你应该选择一个有两台电脑的房间。”

    秦郁此时语气更加绝望,对我哽咽着说道:“我知道了,你是嫌我脏,不想碰我,对不对?你把我叫到这里来,就是觉得我一直在骗你,现在个好好羞辱我的机会,觉得我不要脸,是个不洁身自爱的女人,对吗?”

    “嗯...”我语气有些哽咽,应了一声。

    秦郁呼吸猛烈加剧,我能想象到她此时的心如死灰的样子,她指着对我说道:“你...你...”

    “我?我怎么了?”

    此时我缓缓转过头,脸上已经泪流满面。

    “你骗我这么多次,我骗你一次,也不行吗?”我对她开口说道。

    “傻逼!”秦郁眼睛一下子就噙满了泪水,把床上的枕头朝我扔了过来,然后跑下床如乳燕归巢般地扑进了我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我。

    那天晚上,我和秦郁什么都没做,她把刘梓涵对我说的那些故事,以她的视角又给我讲了一遍,我们依偎在床上,听她和我说着往日琐事,心里格外宁静,当我听到倦意来袭的时候,她边拍着我的背,边给我唱了一首歌,是林欣彤的《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歌词写得很美:

    木结他依偎生锈的线,

    素描像气质不会变迁。

    旧舞衣风姿不要收敛,

    信童话有一篇会实践。

    个个要悼念从前,几多的不兑现。

    但我奉信最少到今天,

    还有可笑理想,顽固得太理想。

    无论总有高墙堆积孤独屏障,

    逃过既定下场,重头写一篇真相...

    她声线很柔,空灵又清澈,即便是清唱听得也很舒服,听完之后,我就睡着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