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搞出来的动静太大,我妈和王诗楠都醒来了,她们在厨房看到我身上的这触目惊心的一幕,都惊得大叫起来。

    而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累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失血过多,眼皮一沉,朝她们微微一笑,倒在了血泊之中。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里了,睁眼只看到了医院里肃穆地天花板,我的手臂还有身上都缠着厚厚的纱布,我感觉浑身酸痛,大脑还是有些昏厥,我妈一直在我旁边哭,见我醒来之后,她立即凑到了我的面前,又惊又喜地说道:“争子,你醒来了?你身上发生什么事了?你要吓死妈啊!”

    我嘴唇有些发干,感觉喉咙没有任何水分,想说话,但声音很哑,说不出来。

    我妈看出了我的异样,立马倒了一杯水过来,喂我喝了下去。

    这个时候我才感觉自己好了一点,我长舒一口气,笑着对我妈说道:“妈,我没事,我从来没有这么自在过!你放心好了。”

    我妈哭着对我骂道:“你干嘛把你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医生说你失血过多,再送晚一点就没命了!要是我们早上没起来,你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

    我嘿嘿一笑,说道:“知道了,妈!”

    “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我妈继续问道。

    我坦然地说道:“没有啊,学电影里的,哈哈,好像是有些不太好。”

    我妈信以为真,对我说道:“你以后不要瞎看那些毒害身心的电影了!要是你有个好歹,妈也不活了!”

    我连忙陪笑道:“好的好的,没有下次了,放心吧妈。”

    过了一会,我又问道:“对了,现在几点了?”

    我妈说道:“现在下午三点。”

    我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下午三点啊,好吧,我身上的伤严重吗?”

    我妈说道:“身上的那些还好,看着怪吓人的,但都是些皮外伤,不过你手上的伤很严重啊,医生给你缝了二十多针,以后还会留疤。”

    我笑道:“这样啊,那太好了。”

    我妈连忙骂道:“这有什么好的!要是划在脸上,你就破相了!”

    我哈哈一笑,说道:“妈,我没事去划自己脸破相干嘛。”

    我妈说道:“那你划自己手又干什么?”

    当然是给自己警示,给自己留下一个永久性的纪念。

    但我这话不敢和我妈说,只得讪讪道:“说了,学电影的。”

    “那妈,不严重的话,我应该可以出院了吧?”我赶忙又问出了下一句。

    我妈连忙摇头说道:“医生说,你至少得住院三天!”

    我笑道:“这有什么好住的,这大医院就是为了坑你钱。我要去上学,少上三天的课,到时候就跟不上班了!”

    我妈一想有点道理,一边是我的健康,一边是我的学业,做父母的,最看重这两点,所以现在她也有些犹豫。

    我趁热打铁,对我妈说道:“妈,别想了!我现在浑身是劲!和你说话气都不带喘的,你看我像是有事的人吗?”

    我妈犹豫地看了我一眼,最终还是没能拗得过我,答应我喝完她给我做的鸡汤之后,就让我出院。

    出院后,我回家带上书包,里面一本书都没带,在楼下的花坛里捡了几块砖头放了进去,然后去杂货市场买了把弹簧刀,吹着口哨大摇大摆地往学校那边走去了。

    我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学校还没打铃,而门口,站着两个染着黄毛的社会青年,在校门口抽着烟,我几乎不用想,这两个人一定是来门口堵我的。

    我走到他们面前,笑嘻嘻地说道:“两位大哥,你们是不是来找我的?”

    那两个混混愣了一下,见我脸上带笑,谄媚似的望着他们,都觉得分外惊奇。

    “这个就是你今天早上打的那个小子?”其中一名黄毛不可思议地问道。

    “是的,今天早上我刚和胖哥打了他一顿,五点半开始蹲,六点他就出来了。”另外一个黄毛点头说道。

    “你怎么是从学校外面出来的?”那黄毛皱眉对我问道。

    我哈哈一笑,挠着头憨厚地说道:“今天早上被你们打进医院了,这不刚出来嘛,还没来得及上课呢。”

    那两个黄毛相视着笑了出来,然后转过头看着我,说道:“你他妈还真是个贱骨头,说得我都不好意思打你了。”

    和我说话的这个的黄毛混混还打了个鼻钉,看上去格外猥琐。

    我搓着手对他们低头说道:“没事没事,再把我打伤我再去住院就行了,走吧两位大哥,我为你们领路,隔壁的那个小巷子啊,已经沦为我的VIP高级包厢了。”

    那鼻钉黄毛低头看了我的左手一眼,皱眉说道:“宇哥不是说不能动他手和脚吗?你们还是把他手给废了?”

    另外一个黄毛连忙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们反正没有弄他的手,可能是别的兄弟弄的。”

    那鼻钉黄毛笑了出来,对我说道:“你可真够惨的!宇哥都敢得罪!”

    我哈哈一笑,说道:“我也不想嘛,有事说事,只要能让几位大哥交差,能够打得顺畅,打得到人生巅峰,我挨这点惨又算得了什么?”

    那鼻钉嘿了一声,指着我说道:“老子活这么大,能见到你这种奇葩也是绝了!走!别他妈套几句近乎就以为不会被打了!”

    我点头附和道:“是是是,咱们这就走!”

    我领着他们来到了那个小巷子,我一见他们对我靠近,就迅速的靠着墙壁蹲了下来,对他们说道:“两位大哥,你们下手轻点...我...我刚出院,身体其实经不起折腾...”

    那两个黄毛都咧嘴笑了出来,鼻钉黄毛说道:“老子先前看你那么无所谓的样子,还以为你打不怕呢,原来是装逼的啊,怪不得宇哥每天都要这么揍你!你这种人就他妈欠收拾!真你妈贱得慌!”

    另外一个黄毛也说道:“你碰到了龙哥,也算是倒霉了,这一块他折磨人最有一套,宇哥特地请他今天来好好收拾你的!”

    我蹲在地上惊恐万分地说道:“不是吧...龙狗,我求求你放过我,下手不要那么狠,我真的经不住什么折腾了!”

    鼻钉黄毛皱了皱眉,说道:“你刚才叫我什么,龙狗?!”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说道:“哪里是什么龙狗,明明是龙哥,不信,你过来再听我仔细喊一句...”

    我在此时悄悄把右手伸到了书包缝隙里,摸到了那块砖头。

    “龙...”

    而那鼻钉黄毛男离我越来越近,似乎真的很想听清。

    我脸上露出了一丝病态的笑容,边笑边大吼道:“狗!”

    我跳起来用右手操起砖头狠狠地朝他头上拍了下去,鼻钉黄毛眼睛一翻,直接倒在地上了。

    鼻钉黄毛倒在地上后,我和另外一个目瞪口呆的黄毛对视了一眼,我连忙把手中的砖头和书包都丢到一边,极为恐惧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大哥,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是他逼我的,我再也不敢了!”

    那黄毛男起初还有点害怕,见到我这幅怂样,而且把砖头和书包都给扔了,松懈了防范,直接愤怒地一巴掌就对我打了过来,而我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丝让他摸不透地笑容,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把弹簧刀,对他的掌心刺过去。

    “啊!!”

    黄毛男发出了一声痛苦至极的咆哮声。

    随后他用另外一只手抓着自己的手腕,在地上疼得直打滚。

    我在此时点燃了一根烟,眯着眼睛慢慢地走近在地上打滚的黄毛,我蹲了下来,用烟雾喷着他的脸,然后轻轻抓住了他的左手,但黄毛男一直在打滚,不一会就把我的手给挣脱了,我狞笑着对他吼道:“停下!!”

    那黄毛男咬着牙,额头上全是汗珠,他右手掌心不断流出血液,但他被我这么一吓,真的没有再乱动了。

    “你是...今天给我嘴里塞面条的那个吧?”我直视着他的眼睛,对他问道。

    黄毛男根本不敢和我对视,把头偏到了一边,几乎快要哭了出来,连忙道歉,说道:“对不对,大哥,你是狠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我嘿嘿一笑,说道:“这样啊,很好,那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听着,别说话。”

    我把他完好的左手摊开,亮出掌心,然后将我那把弹簧刀上的血迹在他手掌上擦干净,期间他的手一直在抖,而我边擦着,边说道:“以前,我碰到了三个人,他们让我去帮另外一个人干活,对我没有一点好处,我不去啊,我不想去,对你没有好处的事情,你去不去?”

    那黄毛男脸上全是汗,听着我压抑的声音,他眼角流出了泪水,手因为害怕,而抖动得更加厉害了,拼命地摇着头。

    我对他点头称赞道:“很好,我也不想去,可是我不去的话,他们逼我啊,他们天天来找人打我,用拳头揍我肚子,用脚踩我脑袋,用面条塞我嘴里,甚至在我身上撒尿,然后他们还把我最喜欢的瘸腿猫给摔死了。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摔的吗?他们先是抓住了猫的瘸腿,然后举高高,再落下来,把它摔了个稀巴烂,我骂他们,他们不听,然后...”

    我把黄毛男完好的左手给举了起来。

    “他们把我的左手也举高高,就像这样...”我猛地吸了一口烟,烟头被烧得铮亮,然后我用左手取下烟头,一下子在黄毛男的掌心里摁了下去,咧嘴发狂地大笑着,说道:“然后一下子摔了下来!砰!”

    黄毛男痛苦地在地上大喊大叫,我连忙凑到了他的面前,用食指竖在嘴边,说道:“嘘,别说话!再动一下,废了你!”

    黄毛男濒临崩溃的边缘,被我吓住,疼得咬紧牙齿,硬是一声也没坑,而我皱眉想了想,接着说道:“他们对我说,你和那只瘸猫,没啥区别。”

    “然后我点了点头,对啊,我和那只瘸猫没区别。”我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

    随机我把目光重落落了黄毛男的身上,脸上露出了凶狠的表情:“所以,你!和那只瘸猫,也没区别!”

    说完以后,我用弹簧刀从他左手上划了下去,划了一道和我一模一样的刀痕,黄毛男如一只暴露在泥土外的蚯蚓,在地上滚来滚去。

    “回去告诉那个人一声,就说比赛,我明天来,让他等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