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清之祸害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霍华德和这支舰队的指挥官商议过之后,很快答应了杨丰的要求,不过也得等看过演示之后再说,毕竟他们那一艘三等战列舰也是价值几万英镑的。

    这时候卡洛斯二世已经病死,而且绝嗣,欧洲战争阴云笼罩,这个家伙出身哈布斯堡家族,但他姐姐又嫁给了路易十四,虽然卡洛斯二世遗嘱中传位给他姐夫的孙子安茹公爵腓力,但他姐姐当年出嫁时候也的确承诺过自己的后代永远放弃西班牙王位继承权,这样算奥地利的查理大公又应该继承这个王位,而英国,荷兰,奥地利也都不能容忍西班牙落在波旁家族手里。

    总之按照以往历史经验,这种事情除了打是没有别的办法解决了。

    而对这场战争最积极,最上蹿下跳迫不及待想抽路易十四的,也就是英国了,同样,这种情况下新式武器也成了英国最迫切需要的东西。东印度公司一旦获得了杨丰的新技术,那么完全就可以凭借这些新技术在战争中大发横财,在看过杨丰之前的那些演示后,霍华德对这一点没有丝毫怀疑。也正是因此,东印度公司才不惜成本达成这笔交易,要知道这些战舰并不光他们自己的,还有很多是他们从其他国家在亚洲的舰队中高价购买的。

    在谈妥后双方紧接着就开始了交易。

    这一次给杨丰的原本是一艘七十四门炮的三等战列舰,四艘四十多门炮的三等战列舰,五艘巡航舰,其中有三艘实际上是临时改造的武装商船,这些战舰一艘接一艘驶入螺门港,然后由明军上船接管,船上的船员步行前往昌国。而这期间明军舰队和英国东印度公司舰队始终保持着互相警戒,直到最后一艘战舰被明军接管,才终于结束这种状态,然后在明军舰队护送下,剩余英国战舰作为客人相继驶入昌国港。

    至于接下来,那就是宾主尽欢了,该喝酒喝酒,该找ji女找ji女。

    至于英国人要的那些东西,那个都是不值一提的,三千枚开花弹,这个直接从弹药库里搬出来就行了,至于新式火炮,这个从明军战舰上抬几门就行,那上面也有新式燧发器,在检验过这东西的效果后,英国人立刻同意了交换。也就是霍华德需要的那些特殊货物还得花点时间,毕竟他那里面有不少是需要专门定做的,好在这个不是杨丰需要考虑的,把图样扔给林倩让她给解决就行了,又不是什么值钱东西。

    而且霍华德也不准备急着走,他们大老远跑一趟,还得顺便采购些丝绸茶叶瓷器之类,现在这里已经成为走私商的最大交易中心,不仅仅是中国的,倭国,朝鲜的走私商,也全都是先把货送到这里,再和东南亚来的各国商人进行交易,完完全全自由贸易,比在各国那些对外口岸强多了。

    当然同样也给杨丰带来了大量税收,现在昌国老百姓光靠这些南来北往的各国商人,就已经可以说赚得盆满钵满,甚至都开始真正有了现代商业城市的样子。

    就在杨丰和一帮鬼佬们吃着龙虾喝着葡萄酒谈生意的时候,和他相距四百里外苏州一处残雪寒梅掩映的花园中,一个身穿锦袍的中年人正望着池中荷花的残茎,像个尿崩的诗人般忧伤说道:“任是盛开之日这红莲艳烈如火,终有这寒池枯枝败叶的萧索,想想人生亦不外如是,任凭那鼎盛之日如何车马如龙,待得败落之时也免不了断壁残垣。”

    “李大人何来如此感慨?”

    他旁边坐着的一老者笑道。

    “没什么,随便说说!来,程老,给您看个好东西。”

    那李大人说着一拍手,一名家奴赶紧捧着个锦盒上前,恭恭敬敬地放在他手边,然后打开了盖子,里面是一个挺漂亮的古董花瓶,看着无比精致,那李大人伸手拿出来,然后递给那程老,后者忙伸手接过,很懂行般在那里翻看着。

    “这是宣和年间的吧?”

    程老一脸惊喜地看着说道。

    当然,他这就纯属装个逼了,那底下又不是没字,而且在这儿拿出来的,也肯定不可能是假的。

    “程老好眼力,喜欢吗?”

    李大人赞了句说道。

    “是好东西!”

    程老点了点头说。

    “喜欢就卖给您了,您也不用太多了,一百万两白银就行。”

    李大人很随意地说道。

    “呃,李大人说笑了,老朽怎能夺人所爱呢?”

    程老立刻意识到不对,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程老,这瓶子您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

    李大人皮笑肉不笑地说。

    “李大人这是什么意思?若是李大人有什么需要老朽效劳的,那直说就是了,三五万两老朽还是拿得出来的,纵然拿不出来,犬子在京也颇有些朋友,想来挪借些银两也是一句话而已。”

    程老笑着说。

    “程老,您知道我是谁吗?我叫李煦,我是圣上的奴才,我办的是内务府的差事,我这么说您明白了吗?”

    康麻子的小伙伴,他奶妈的儿子,内务府包衣,曹雪芹他爷爷的大舅哥,苏州制造李煦狞笑着,对扬州盐商之首,清朝八大盐商之一,目前的扬州盐商商总程之韺说道。

    后者脑袋里嗡得一声,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话说虽然张志栋行动迅速果断,但太子被那杨妖人抓去,而且开价一千万两白银赎人,这种爆炸性的新闻还是瞒不过这些手眼通天的超级富豪的。哪个盐商手下也都少不了自己的情报系统,朝廷那是他们紧盯着的目标,这种大事再探听不到那就太可笑了。他也有心理准备,朝廷没钱肯定得对他们这些不缺钱的下手,可万万没想到的这手下得如此狠,开口就是一百万两,这是要把程家的血吸干啊。

    “李大人,老朽真拿不出这么多钱,求大人恩典,给程家一条活路吧!”

    程之韺一下子扑倒在地上,一边拼命磕头一边哀求着。

    “程老,您有多少钱,我还不清楚吗?这天下都是圣上的,让你们扬州盐商赚钱那是咱们圣上恩典,不想让你们赚钱明天就能让你们到街上要饭去,做人要讲良心,圣上给了你们这泼天的富贵,到圣上需要的时候,你们也得知恩图报才行,现在就是你们报答圣上的时候了。至于其他的我也不需要多说,一百万两银子你买我这个花瓶,你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要是不买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这里可是听说了你们程家有不少事情,好像还有几条人命官司,等着折子上去雷霆震怒的时候,可就别怨我没给你机会了。”

    李煦冷笑着说。

    “大人,若是老朽再花五万两从您这里多买这个茶壶,这瓶子您能否给老朽打个对折。”

    程之韺咬咬牙拿起桌上茶壶说道。

    “哦,我这可也是宋朝的茶壶,五万两银子少了点,不过既然程老喜欢,那也就只好割爱了。”

    李煦笑着说。

    几分钟后,程之韺抱着一个破花瓶和一个茶壶,多少有些失魂落魄地走了。

    在他身后李煦笑眯眯地看着手中两份欠条,然后对那个家奴说道:“去,再拿个瓶子来,叫下一个客人。”。

    “额娘,这个人是谁呀?”

    在这间凉亭不远处,一个正在逗着金鱼的小萝莉,好奇地看着程之韺,奶声奶气地问她身旁少妇。

    “他呀,那是咱家给皇上养的猪。”

    少妇笑着说。

    “可他明明就是个人嘛!”

    小萝莉不满地说。

    “乖,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等你长大就懂了。”

    少妇说道。

    而就在这时候,闽浙,两江乃至湖广各地,数百名顶级富豪也被那些总督,巡抚,还有如江宁制造,杭州制造这样的康麻子亲信请到自己府中,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从他们手中敲出了数目不同的银两。其中有一个脾气暴躁的,倒是气急之下拒绝,结果第二天就被人告到当地衙门勾结逆党,意图谋反,然后紧接着下了大牢,直到家里凑出钱来才查无实据释放回家。

    当然,这些事情康麻子是一概不知的。

    这都是下面地方督抚们违法乱纪,他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情,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重重地惩处他们,作为圣主明君他是绝对不能容忍任何此类行为的,那些受害者你们可以拿起法律武器,要相信皇上一定会给你们主持公道的。

    但是谁也不是傻子,这种事情谁敢告?就算告了又有哪个当官的敢接?

    不要命了?

    就这样在极短时间内,张志栋就把胤礽的赎金凑了出来,不但如此,那些负责这活儿的督抚官员们,还都多多少少跟着捞了一把,可以说皆大欢喜,当然那些被吸干血的商人们,回去怎么想办法从老百姓身上把他们的损失再捞回来,这个就跟朝廷无关了,反正扬州发出的盐价立刻涨了三成。

    一千万两银子而已。

    真得不值一提。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