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清之祸害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妖,妖怪!”

    丹岱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着躲在一帮包衣后面自言自语。

    在他前面的城墙上,一身猩红色战袍,银盔银甲的杨丰,正恍如诡异的舞蹈般不断扭动着身体,一片隐约的银色光幕在他周围明暗不定,光幕边缘是一个不断跳跃舞动的,恍如有生命般的血红色身影。

    那是无数鲜血和碎肉染红的。

    在杨丰的脚下,残破的城墙上,无数支离破碎的死尸铺成了血色的地毯,恍如一道为王者铺就的红毡。

    那全是清军士兵的死尸。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这尊魔神的前进,是的,丹岱这时候已经把他由妖人升级为魔神了,砍刀,长矛,弓箭统统对他无效,甚至就连最新式燧发枪的子弹都无法碰到他的哪怕一根毛发,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敌人。

    就连丹岱自己的腿都在颤抖。

    就在这时候,那怪异的呼啸声骤然而至。

    他前面那群正在哆哆嗦嗦扣动扳机的清军士兵,一下子被从中劈开了,就像一根木棍狠狠砸进豆腐中,鲜血和碎肉猛得向外飞溅开,甚至形成了一片诡异的血雾。而几乎同时,距离他不足五步外,青砖铺就的城墙上突然多出了一个一尺多深的弹坑,被崩起的青砖碎块就像出膛炮弹般横扫过来,丹岱眼看着前方一个包衣的脑袋就那么消失了,鲜血和脑浆糊了他一脸。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面的杨丰很随意向后一拽,原本陷在弹坑内的流星锤,很凶猛地倒飞回去,那锤头就像收割庄稼的镰刀般,瞬间将四名倒霉的清军士兵直接腰斩。

    “撤……”

    已经被吓破胆的丹岱,刚要喊撤退,却被阎包衣把嘴捂住了。

    “爷,喊顶住!”

    他低声说道。

    丹岱立刻醒悟过来,就像抽风般把刀一举大吼道:“我八旗勇士们,拿出咱们爷爷荡平这天下的气概来,都给我上,杀了这妖人,敢后退者格杀勿论!”

    “杀呀,杀妖人,杀妖人得赏银,杀妖人封子爵!”

    阎包衣在他身旁扯着嗓子喊道。

    然后看着那些鼓起勇气冲向那妖人的清军士兵们,这对无良的家伙扭头就往城下跑了,至于凌包衣……

    呃,凌包衣因为体重关系,跑的速度慢了点,不幸成为杨丰脚下那堆烂肉里的一员,虽然他才当了不到一个时辰的包衣,但却也将永载包衣们的历史,用生命谱写一曲包衣之歌。

    杨丰并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条大鱼,他此时正全神贯注地舞着他那把四百斤重的钨铜流星锤,这种武器的使用还是他跟黄百家专门学习过的,使用这个得需要很大的技巧,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在舞蹈,但随着他的每一次身体扭动,随着他双臂的每一次挥舞,带走的都是十几名清军的生命。

    那恐怖的锤头,就像一枚长了眼睛的重炮炮弹般,不停地在城墙上飞动着,所过之处一片血肉横飞。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它。

    哪怕几十人手持盾牌甚至推着盾车组成的密集方阵,都照样被它一下子击穿。

    就连紧急赶来增援的骑兵和他们的战马,都在瞬间被它打成一滩分不清形状的烂肉,它就像一台巨大的绞肉机般,在杨丰周围不断转动着,随着他行走的脚步,一段段将城墙上的清军搅成肉泥,并迅速地向着城墙尽头的招宝山移动着。

    而就在此时,远处的海面上,无数满载明军士兵的小艇在海潮推动下迅速接近。

    同样,甬江口处也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那是明军炸断拦江铁索的声音,紧接着舰队便进入了甬江口。

    就在杀出ji情地杨丰像赶鸭子般驱散巾子山炮台上守军的时候,明军步兵也到达,并且在他掩护下迅速登上这座炮台,推着那些早就装填好的大炮,炮口一抬直接瞄准了对面金鸡山上的清军炮台。就在那些大口径重炮发出怒吼的同时,女武神号和其他五艘清军战列舰上,六十门大炮也同时瞄准这座炮台喷射出了火焰,瞬间爆炸的火光就笼罩了整个炮台。

    而挥舞着流星锤的杨丰,已经驱赶着清军,沿城墙走向了下一座炮台。

    “杀鞑子,杀鞑子,给乡亲们报仇!”

    就在这时候,镇海城内无数的喊杀声响起。

    因为清军都忙于守城,顾不上驱赶而滞留城内的数以万计老百姓终于动手了,他们挥舞着各种临时找来的武器,凶悍地冲向已经开始溃败的清军,甚至就连一些女人都加入了战斗,杀鞑子的喊声充溢着镇海的每一条街巷。那些愤怒早已经被压抑到极点的老百姓们一下子化身为英勇的士兵,将他们手中的铁锹,锄头,镰刀甚至打谷子的连枷,统统砸向此前欺凌他们的清军。

    不仅仅是他们,后续不断登上城墙的明军步兵,这时候也分出了部分冲进城内。

    整个镇海就这样陷入战火中。

    “你会敲鼓吗?”

    杨丰拎着流星锤走到一名幸存的绿营士兵身旁问道,后者脚下全是支离破碎的死尸,鲜血甚至汇聚起来缓缓流淌着,在他身旁还有一面完整的牛皮大鼓。

    已经被吓尿裤子的那名清军颤抖着点了点头。

    “那就敲个将军令!”

    杨丰很随意地说道。

    那士兵发疯般尖叫一声,以最快速度捡起地上鼓槌,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用尽全力地敲击起来,看上去就像个被逼着跳脱衣wu的柔弱少女般。

    杨丰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紧接着手中流星锤急速飞出,正打在对面逃跑的清军中。

    很快第二座清军炮台又被他攻克。

    实际上也不能说攻克,杀到这时候那些清军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的勇气,不仅仅是因为杨丰的凶残,而且明军步兵也已经有整整一个营完成登陆,虽然这些人没有携带火炮,也没有后勤补给,但光那近千支步枪和刺刀也足够了,城墙上,城内,炮台上,所有地方都可以看见那些不断装填子弹,然后隔着五十丈远就一枪撂倒一名清军的明军士兵。

    而那些只有老式火绳枪,弓箭,长矛大刀的清军,根本无法同这样的敌人作战。

    如果还有火炮他们或许敢于硬拼一下,可这时候他们哪有火炮可用,就算城墙上的火炮也是对外射击为主,能够调转炮口的只有那些小型的,这东西射程还不一定能赶上明军步枪呢,而且这道城墙是几乎直线的,那些大炮也没办法绕开前面清军炮轰明军,更何况城墙下面那些愤怒的老百姓还在潮水般涌来……

    好吧,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其实就被吓破胆了。

    这种战斗打的就是士气,在杨丰这样恐怖的敌人摧残下,在知道自己的最高指挥官已经逃跑的情况下,那些清军还有个屁的士气,向北的城门就在身后敞开着,不跑岂不是傻子,从杨丰踏上镇海的城墙开始,仅仅不到一个小时时间,清军就基本上全跑干净了,只有少数跑不出来的还在老百姓愤怒的锄头下负隅顽抗着。

    当然,他们的结局已经注定。

    而同时,招宝山的各处炮台也全部落入明军之手,紧接着连同不少青壮年百姓一块儿,将所有大炮全部瞄准对面金鸡山的炮台开始狂轰。

    甬江上明军舰队同样在持续狂轰这些炮台。

    “大帅,您的东西。”

    冯祯将一个大木箱抬到了杨丰跟前说道。

    “打开!”

    杨丰端坐在一张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太师椅上说道,身旁放着他那把都看不出底色的流星锤,这东西在这不算太长的时间里,打死的清军至少超过了五百,原本杨大帅还想着来个千人zhan的,但可惜清军跑都太快了,未能让他如愿以偿。

    两名士兵赶紧打开木箱,里面赫然是他那门当初炮轰杭州的迫击炮,另外还有仅存的十几发炮弹,最近杨大帅一直没找到新的货源补充现代武器,林倩又不肯冒着坐牢危险给他搞这个,所以这门迫击炮的炮弹也没有得到补充,今天他准备索性打光所有炮弹暂时封存起来。

    紧接着杨大帅亲自把迫击炮架好,瞄准对面金鸡山一座主炮台,后者正在炮弹爆炸的火光中,不断向着江面上明军舰队开火,女武神号已经中了它好几发炮弹。在完成瞄准后,他转身拿起一枚炮弹,减去后面几个药包,然后直接放进了炮口,随着炮口喷射出火焰,这枚装满铝磷燃烧ji的炮弹呼啸飞出,转眼间就落在清军炮台上,眼看着恍如节日烟花般,铝磷燃烧的火星四散飞溅。然后过了不到半分钟,一个恐怖的爆炸火团在那座炮台上升起,紧接着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传递过来。

    好吧,这是火药桶爆炸。

    在这种老式的,堆满火药的露炮台上爆炸一枚这样的炮弹,除了这样的结果还能有什么?

    然后杨丰将炮口对准了下一座炮台。

    而就在这时候,清军的援军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