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清之祸害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杨丰,谁敢与我一战!”

    运河东岸一片空旷田野上,杨丰跃马横刀,就像个装比犯一样冲着对面清军大吼道。

    因为不用害怕明军的舰炮,所以刚才被轰跑的清军又重新聚集起来,再加上从运河又开来一批援军,也凑出了一支约三千人的大军在东岸列阵,其中甚至还有数百骑兵,看上去也颇有一番兵强马壮的味道,尤其是前面那么多根避雷针煞是壮观。

    “我,杨丰,谁敢与我一战!”

    杨丰继续玩着他的三国游戏。

    此时运河两岸已经聚集了数以十万计的老百姓,都在议论纷纷地看着他的表演。

    扬州几乎可以说是这个时代中国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之一,堪称第一大商业城市,本来就有着无数吃饱了撑的的闲人,这年头文化生活匮乏,现在有这样大场面,那还不赶紧来看热闹?别说扬州的了,就是扬州附近几个县的也都在涌来,畅通的水路为他们提供了巨大的便利。

    此时无数目光都聚焦在了他身上。

    红袍白马银盔银甲甚至还骚气地披着猩红色斗篷,拎着一把青龙偃月刀那绝对够霸气,话说杨丰的大名早就传遍大江南北,估计这时候就是那些边疆地区都能知道他泼康麻子一脸浓硫酸的光辉事迹,无数人期待看到本尊,现在他以这种方式亮相,无疑是满足了很多人胃口。

    “大人,末将愿斩此妖人以报圣上之恩!”

    他在那里耀武扬威了差不多两分钟,才终于有一个脑子被驴踢了的,只见两江总督督标扬州营守备策马上前,对江苏巡抚宋荦说道。

    后者虽然是文官,而且驻地在苏州,但因为前来迎接太子,所以很倒霉的摊上了这破事,想走也没法走了,这时候扬州守军都是各地拼凑起来的杂牌,他作为巡抚即便是文官也只好挑起重担了,毕竟抚军也在他职责范围内。

    没打过仗但看过三国演义的宋抚台,很显然对这种事情还是比较喜欢的。

    “好,是我大清好男儿,来人,斟酒!”

    宋抚台说道。

    “抚台大人请稍等,末将去去就来!”

    那守备大人很豪迈地说道,紧接着一催战马,拎着长矛就冲了出去,他也没兴趣跟杨丰先聊五块钱儿的,借着战马冲力一照面便当胸刺过去。

    杨丰连躲都没躲,再说他也不会这种打法,这家伙仗着对手肯定破不了他的防,直接无视那根长矛,单手抡着他那把一百八十斤重的纯钢青龙偃月刀,就像抡一根大棒一样挂着破空的风声当头砸了过去。

    那守备双手一举,举火朝天式准备架开他的青龙偃月刀。

    然后紧接着就悲剧了。

    那一百八十斤重的实心铁棍是他那根白蜡杆能架的吗?几乎和刀柄接触的瞬间矛杆就被砸断,紧接着那青龙偃月刀没有丝毫停顿地砸在他头上。之所以说砸是因为杨大帅握姿不对,那刀不是砍下来而是平拍下来的,一百八十斤的重量再加上他那举半吨如无物的力量拍在这倒霉孩子头上,连脑袋带身体甚至就连座下战马的半截身体,一下子拍在地上成了一坨肉饼子,鲜血和碎肉崩出十几米远,连杨丰自己都糊了一身。

    整个战场上一片寂静。

    “玛的,浪费力气,早知道不用那么大劲儿了。”

    杨丰很不满地看着地上那坨烂肉说道,紧接着他一提战马,那马嘶鸣一声人立起来。

    “谁,还有谁!”

    他无比嚣张地吼道。

    “开,开炮!”

    对面宋抚台嘴唇颤抖着说。

    他身旁那些大炮赶紧喷出火焰,有一枚炮弹甚至打在杨丰前面十几米处,但他却冷笑着端坐马上丝毫未动,几乎就在同时,远处明军阵地上的四门轻型野战炮同时发出怒吼,紧接着开花弹就落在清军炮兵中间。

    清军中一片惊恐的喊声。

    一看这种情况,那队清军骑兵的都司顾不上找宋荦扯淡,一挥刀率领部下直冲过去。

    应该说这时候清军还是有点战斗意志的,要是二鸦时候那炮弹一落下绿营就该崩溃了,但现在那些骑兵发起冲锋后,绿营的步兵也紧跟着冲上去。

    看着潮水般涌来的清军,杨丰反而下了马,然后很随意地一拍马,让这匹马自行离开,而他则拄着大刀面冲清军站立,这马对他来说就是装个逼用的,有没有都一样,等会儿乱箭射过来他是没事儿,但伤了马却容易造成形象受损,还不如干脆让它离开然后自己徒步对敌。

    后面明军阵地上高淮一挥军刀,随着鼓手敲响的节奏,三哨明军步兵肩扛步枪迈着整齐步伐开始前进,之前杨丰早就跟他说过,一旦开战杨大帅会阻挡住清军,然后他们进入射程后不断朝战场开枪就行,也不用担心误伤他。

    所以明军前进的速度并不快,但步伐整齐,盔明甲亮,看上去极其有气势。

    骑兵冲锋的速度极快,转眼间就和杨丰照面,最前面那名都司端着长矛直刺杨丰胸前。

    杨大帅依然连看都不看,手中大刀向上横扫过去,就在长矛被胸前金龙弹开瞬间,那名都司被他拦腰斩断,顺带还把那匹战马的脑袋砸没了,而因为惯性,没了脑袋的战马和只剩半截的都司大人,一直冲到他身后才倒下。几乎就在同时另外一名清军骑兵手中长矛也刺中杨丰身体,砍死那都司的大刀紧接着砸在这名清军腿上,后者连人带马惨叫着斜飞出去,把另外一名骑兵撞翻在地。

    不过清军依然没有停下,就像山洪般继续撞向杨丰,试图用人海战术堆死这可怕对手,毕竟这是他们唯一能用的战术了。

    但可惜一切都是徒劳。

    杀出ji情的杨丰也不管别的,直接大吼一声单手抡着大刀当成棍使,一头撞向清军骑兵的最密集出,然后就像坚不可摧的岩石般撞碎骑兵的洪流,他手中这东西那真是碰着死挨着亡,被它砸中通常都是连人带马一块儿变成肉泥。

    一百八十斤的重量可不是那些评书中随口扯的数字,这样的重量一旦挥动起来,那是没有什么东西能挡住的。

    跑动起来的杨丰,甚至带出来一团肉眼可辨的血雾,那是不断向外飞溅的鲜血和碎肉,因为他的速度太快,前一个被砸烂清军的还没落下,后一个的就已经接上,结果就形成了这种恐怖的效果。

    但很快杨丰就不满足于青龙偃月刀的效率了,他很干脆地连一直没用的左手都用上了,在那些清军绝望的尖叫声中,他一拳将一匹冲到身旁的战马打翻在地,还没等马上骑兵爬起来,就一把抓住了马腿。这匹马体型不算大,马腿最细处他堪堪握过来,重量也就五六百斤,蒙古马本来就不是很大,这家伙就像抓只小羊羔一样甩起来,同时很有气势地大吼一声,将这匹战马连马蹬上挂着的骑兵一起直接抛了出去,一下子将七八名骑兵砸翻在地。

    “怪,怪物!”

    清军后方的宋抚台嘴唇哆嗦着说。

    “神,神仙!”

    但那些观战的老百姓中却是另一种称呼。

    这场面的确相当震撼,数百名骑兵被一个人暴打,而且打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除了神仙还有谁能干出这种事情,随着惊叫声的蔓延,甚至有老百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跪倒磕头了。

    而就在这时候,列队前进的明军进入自己步枪射程,紧接着所有士兵立定,以整齐划一的动作将枪下肩,在各自哨长的命令声中举枪瞄准,随着高淮挥动的军刀,所有人同时扣动扳机。密集的枪声瞬间响起,一枚枚铅制弹丸呼啸飞出,被杨丰阻挡住的清军骑兵中成片的人倒下,紧接着明军士兵开始最快速度装弹,以每分钟三发的平均速度不停向着前方发射子弹。不仅仅清军的骑兵,就连后面赶上的步兵也在攻击范围,密密麻麻的枪声几乎一刻不停响起,前方战场上清军一刻不停倒下。

    这一幕同样也让那些老百姓看呆了,很显然这支军队的凶残并不比他们的大帅差多少。

    而那些清军步兵此时倒也表现出了一定勇气,他们挥舞着手中兵器,就像发疯一样冲向明军防线,而后者只是站在那里机械地重复着他们的简单动作,装弹,瞄准,射击,然后收割敌人的生命,就像一台台往复运转的机器。

    这是战争的机器,杀戮的机器。

    这场已经毫无继续下去意义的战斗很快以清军的溃败结束,三千多清军被不足一千明军和他们的大帅所击溃,最后护着巡抚大人逃离战场的清军仅仅一半。而倒在战场上的另一半中,有一千两百多人倒在了明军的枪口下,剩下三百人是他们的大帅杀的,当战斗结束后,杨大帅完全是站在了一座恐怖的尸山上,在他脚下层层堆积着厚达数米的死尸。

    而在明军的周围,是无数跪拜的老百姓。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