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清之祸害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杭州,驻防城。

    舒禄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地从屋里走出来。

    年纪大了,觉睡得少,每天这个时候他都准时起来,拖着当年打嘉兴时候伤了的腿,在院子里坐一坐,回味一下当年的美好时光,唉,那时候真是好日子啊,江南的花花世界想怎么抢就怎么抢,那些汉人女子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干完直接一刀结果了,那是多么爽利。

    可如今,想干也干不动了!

    他有些贪婪地看着对面屋子里,小解的孙媳妇在灯光中玲珑的身影,隔着一层窗户纸是那么清晰,还能听见重孙子被惊醒的哭声,这也是他每天早起的主要乐趣。

    “唉,一代不如一代了!”

    莫名间他想起了刚刚调往宁波剿匪的孙子,忍不住叹了口气感慨道。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怪异的呼啸,他愕然地抬起头,随着呼啸声的由远及近迅速低下来,下一刻他孙媳妇和重孙子所在房间,骤然间变成了一团烈焰,在房屋的四分五裂中无数耀眼的火星就像迸溅的铁花射向四面八方,几乎每一点火光落下后,都会变成熊熊燃烧的火焰。

    “敌袭!”

    他下意识地扑倒在地,发出撕心裂肺地尖叫。

    几乎就在同时,整个沉睡的驻防城,甚至整个杭州城,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惊醒了,所有人都慌乱地爬起来,愕然地看着城中多出来的火光。

    “怎么样?”

    钱塘江南岸一处略微凸起的高地上,站在架好的迫击炮旁边的杨丰,手拿着炮弹问他身旁一名手下,后者正举着他的望远镜盯着对岸杭州城,盯着城中那突然多出来的火光。

    “对,正中旗下营,要是再往南个百十步就更好了。”

    这名杭州城内长大的士兵说道。←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杨丰以最快速度调整迫击炮,紧接着再次装入一枚炮弹,瞬间随着炮口火焰喷出,一枚填满钢珠,炸药,铝磷燃烧剂的八二毫米炮弹飞出,以高抛弹道带着特有的尖利呼啸坠落杭州驻防城。

    “对,正好,妹子,哥给你报仇了!”

    看着城中骤然闪耀的火光,那名士兵喊道。

    “呃?!”

    杨丰无语地看了这个公报私仇的家伙一眼,以最快速度开始装填炮弹,十名背着炮弹的士兵排队站在他一旁,不断递过一枚枚组装好的炮弹,这些恐怖的炮弹就像流水线一样,以每分钟十几发的速度不停从炮口喷射而成,带着呼啸声砸向驻防城。

    而这时候的驻防城已经是一片末日般场景。

    八二迫击炮的威力确实并不大,但那是在战场上,轰到人口密集的居民区绝对是大杀器,更何况这是杀伤燃shao弹,在爆炸的力量摧毁建筑,四散飞射的弹片和钢珠收割生命同时,铝磷混合的燃烧ji也在疯狂肆虐,白磷在空气中燃烧,高温引燃更恐怖的铝热剂,形成一朵朵璀璨的烟花,但却是带来死亡的烟花,因为无论它们溅到那里都会带来附骨之蛆一样的魔焰。

    整个驻防城内一片地狱。

    所有高高在上,所有横行霸道,所有骑在这座城市汉人头上的异族统治者,此时都变成了被鞭子抽打的狗,惊恐尖叫着四处逃窜,躲避着落下的炮弹,躲避着那恐怖的魔焰,躲避着蔓延开的熊熊烈火。不断有人在爆炸中支离破碎,不断有人被铝磷燃烧ji的火焰溅上,然后翻滚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还有更多来不及逃离火海的,带着满身烈火四处乱撞。

    整个杭州城一片愕然,驻防城的城墙外面,无数老百姓默默看着,没有一个人上前。

    四十发炮弹,几分钟就打完了。

    “撤退!”

    杨丰大喊一声,手下士兵以最快速度分解迫击炮扛起,同样以最快速度冲上停在钱塘江畔的小艇,顺流而下直奔河口,就在同时,在远处女武神号桅杆顶上看到杭州火起的观察员,也以最快速度通知华莱士,后者立刻驾船逆流而上接应杨丰。

    然而杭州驻防城内,灾难并没有随着他的离开而结束,实际上旗人的噩梦还在继续。

    因为大火已经开始向着整个驻防城蔓延,这时候的房屋全是木结构,哪怕有钱人家也都一样,木头梁柱,木头门窗,尤其是南方为了通风,绝大多数房屋甚至几乎全是木头。像有钱爱讲究的旗人那都是要刷油漆,挂帷幕的,可以说一颗铝磷燃烧ji的火星沾上就是一场火灾,更何况杨丰向这座小城倾泻了整整四十枚炮弹,被引燃的房屋迅速燃起冲天烈火,然后在风力催逼下向下风处舔卷,紧接着更多的房屋被点燃。

    混乱与无序扩大了这场灾难。

    当没有死于炮击的旗人发现没有炮弹落下逐渐清醒过来时候,火势已经无法控制,驻防城的城门迅速被打开,里面的人发疯一样向外逃。

    “救火啊,快给旗人老爷们救火啊!”

    外面看热闹的汉人中,不知道谁最先喊了一声,然后所有人面面相觑,紧接着聪明的一下子醒悟过来,更多救火的声音开始响起,人群立刻向着各处城门涌去。

    第一个冲到门前的旗人听到这声音,忍不住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很显然几十年的民族融合没有白费,这些奴才们终究还是忘记了当年的仇恨,然而紧接着他就发现不对了……

    “混蛋,你们先让我出去!”

    他奋力在狭窄的城门中向外挣扎着,愤怒地吼叫着。

    然而他出不去,整个杭州城数以十万计的老百姓全部行动起来,手中拿着各种器皿,跑来帮助旗人同胞救火,展现民族融合的喜人成果了,但问题是他们人太多了,多到把驻防城的各处城门全堵得水泻不通,城里的旗人根本出不来。

    而这时候,他们背后的烈火却如同吞噬一切的魔怪般扑了过来。

    “都让开,都让一让!先让里面的人出来。”

    杭州知府张恕可在人群后面绝望地喊叫着,他身旁的衙役们有气无力地驱赶着人群。

    “快救火啊!”

    他身旁更多老百姓兴高采烈地冲向驻防城的城门。

    这时候聪明的旗人已经开始爬上城墙往下跳了,跳下来摔断腿总比在里面烧成灰要强得多。

    好在很快浙江巡抚张勄便亲自带领一队绿营赶到,张恕可是汉人知府,遇上这种情况只能抓瞎,但辽阳汉军旗人的张勄可不管这些,他不能眼看着主子们烧死在城里,随着他的命令,手下的绿营士兵立刻挥舞刀枪上前强行驱散一处城门的百姓,甚至张巡抚还拿着宝剑亲自开路,终于砍开一条通道冲到了城门前,将困在那里的旗人接出来。

    这些人一出来后,立刻抱着敬爱的巡抚大人哭喊起来。

    “快,都进去救火!”

    须发皆白的张巡抚手持滴血宝剑,一边安慰着逃出来的旗人,一边威风凛凛地对那些百姓吼道。

    拿着各种救火器皿的老百姓看着都快变成火海的驻防城,看着里面一具具烧成炸鸡的旗人尸体,一个个立刻没了精神,他们又不傻,就这火势进去还不变成烤肉啊,至于里面死多少人关他们屁事,反正有驻防城的城墙挡着,也不可能蔓延到外面来。

    “快都进去救火!”

    张巡抚重复了一次,见还是没有人动,立刻毫不犹豫地手起剑落,把一个老百姓砍倒在地,在后者的惨叫声中,恶狠狠地吼道:“敢违令者以通匪论处。”

    外面的老百姓面面相觑,在绿营士兵的刀枪威胁下,这才不情不愿地走进驻防城,慢吞吞地开始给旗人大爷们救火,好在这时候火势最猛的阶段已经过去,而且杭州这地方水源充足,另外民间其实对这种情况都有充足的应对经验,驻防城内的大火才逐渐得到控制。

    当然在救火过程中有一些事情就不为人知了,比如……

    “快,快把爷扶出去!”

    舒禄一瘸一拐地对两个扑灭门前火焰,走到他家里的年轻人说道,他家这时候已经被烧成废墟了,家里除了他躲进水缸外幸免于难外全都葬身火海,就连他也被缸里烧热的水烫得浑身发红。

    “爷,您这腿是怎么回事?”

    两个年轻人上前扶起他,其中一个看着他那条瘸腿问道。

    “打嘉兴时候挨了一刀!”

    舒禄说道。

    “爷,那您杀过不少人吧?”

    “那当然,当年被爷砍的蛮子脑袋少说得上百!”

    舒禄不无得意地说。

    紧接着他发现不对,两个年轻人架起他来,并不是往外走,而是向着他正燃烧的房子走去。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他惊恐地喊道。

    “干什么?替嘉兴死的老百姓给您带个好!”

    一个年轻人冷笑道,两人抬起他猛一用力,直接扔进了火中,还没等舒禄惨叫着爬起来,被烧塌的屋顶正好倒下,直接把他压在了火焰下。

    两个年轻人互相看了看,很有默契地转身出门,一边喊着救火一边冲向远处的救火人群。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