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清之祸害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胆,见到圣上为何不跪?”

    乾清宫,看着正昂然站在那里打量四周的杨丰,凯音布愤怒地大吼一声。

    杨丰轻蔑一笑,一副你白痴啊的表情,掏出打火机把嘴上的烟点着。

    现在这种场合装个逼比什么都管用,仙人嘛,谁家仙人给凡人跪拜的,实际上现在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既然康麻子想求仙,那就陪他玩一下仙人游戏,先把自己小命保住再说,至于以后再说以后的,一旦成了康麻子座上宾,想找机会跑还不容易吗?

    为了展示仙人的风采,他一边吐着烟圈还一边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对面坐着的康麻子,后者也在打量着他,估计也是第一次见到敢以这种态度对着自己的人。

    “既是世外高人,自不必拘泥世俗礼节。”

    两人对眼了一会儿,康麻子皮笑肉不笑地说。

    他这时候正当壮年,虽然略有些瘦,个头也不算高,但常年俯视天下惯了,还是有几分威严的,再加上保养得好,脸色红润光泽,当然,这样也让那一脸麻子更加凸显。

    杨丰淡然地点了点头,很随意地向旁边一伸手,他手掌立刻凭空消失了,当再次出现的时候,手中已经多出了一个纯净通透的宝瓶,里面装着绿色的玉液琼浆,在阳光下看着煞是神秘,大殿上几个官员惊讶地议论纷纷,就在一片略带敬畏的目光中,杨丰旁若无人地打开盖子一气喝光里面的绿色琼浆,很是满意地打了个嗝,紧接着向外一伸手,手掌再次凭空消失,当它重新出现的时候手里已经空了。

    这个逼装得可以给满分了,大殿上所有人全瞪大了眼,就连康麻子的都面露凝重。

    话说他们这样的人也是见过世面的,都是各路神棍们主攻目标,从他们老祖宗的萨满,蒙人的黄教,汉人的僧道,哪怕西洋传教士,什么样的玄幻系人物也都见识过,其中也不乏一些真正向他们展现法术的,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像杨丰这样神奇。那些人就算展现法术什么的,也少不了些奇奇怪怪的辅助,说到底他们比那些变戏法的强不了多少,而眼前这家伙却没有任何辅助,不需要任何仪式,也不用任何徒弟,就那么凭空一抓东西就出来了,再那么凭空一放东西就消失了。

    众目睽睽之下,哪怕再别有用心的人,也无法从中找出毛病来。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

    仙术,这绝对是仙术!

    “法师从何处而来?”

    康麻子脸色瞬间变了很多,和颜悦色地问道。

    “昆仑!”

    刚从窗口里面一小姑娘手中,抢了半瓶醒目润喉咙的杨丰,抬着右臂张开手掌,一边踱着方步一边在空气中虚划着,然后很是装个逼地说道,他在看另一边是什么地方,这种环境杀机四伏,谁也不知道下一步康麻子会做什么,得看看有什么能在关键时候救命的东西。

    “胡说,昆仑乃藏边冰天雪地之群山,那里只有牧民。”

    一名年纪不小的文官喝道,五六十岁年纪,看胸前是个仙鹤补子,能在这儿的应该是康麻子最信赖的大臣了。

    “仙界之昆仑,岂是尔等凡人所能看到,若然,东海之东即为倭国,往来之间何人得见方丈蓬莱?仙人所居,非有缘者不得而见,若尔等凡夫,纵至其所亦无门可入。”

    杨丰冷笑着说。

    “呃?!”

    文官哑口无言。

    “法师来自仙界?”

    康麻子满怀期待地问。

    “然也!”

    杨丰很是装个逼地拽着文。

    “那为何杀害无辜良民?”

    康麻子说道。

    “凡人冒犯,杀之何妨!”

    杨丰傲然说道。

    康麻子对这个答案还算比较满意,仙人杀个凡人的确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冒犯了就杀之,这才是仙人风格,应该说眼前这家伙,的确已经有那么点意思了,虽然对自己不够尊敬,但这也属于正常,不过就是他这身打扮,不太像个仙人啊!

    他多少有些无语地看着杨丰身上,一件脏兮兮的灰布长衫,一定瓜皮小帽,帽后还有一根鞭子,虽然仙人也留辫子,这的确很让他欣慰,但一个留辫子的仙人也不像是个仙人啊!

    仿佛他肚子里蛔虫般,那名文官突然问道:“既是仙人,为何此等装束?”

    “仙人应穿什么?”

    杨丰反问道。

    “这个?”

    官员也不知道仙人该穿什么,道袍?袈裟?跳大神的法师装?好像穿这些的也没见谁有他这本事啊?

    “本仙游戏人间,自当穿人间之服!”

    杨丰冷笑着说。

    “杨仙人所言甚是,快,赐座!”

    康麻子很满意地说,然后他沉吟一下,低头看着面前那把菜刀,看着光滑如镜的刀身,那上面正在映照出自己的脸,坑坑洼洼的脸下面是四个大字,虽然这四个字他之前就看过,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忽然感觉血直往头上冲……

    蓦然间他眼睛一瞪,原本和颜悦色的脸一下子变成了猪肝色。

    “立刻拿下这妖人!”

    他猛一拍桌子暴怒地吼道。

    “呃?!”

    杨丰傻了,尼玛,刚才不是还说得好好吗?都给搬凳子来了,仙人这就要成功上位了,怎么一下子说翻脸就翻脸了,虽然都说伴君如伴虎,但你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不仅仅是他,就连那些大臣侍卫们也愣了一下,他们也正沉浸在对仙人的敬畏中呢,看着皇上之前的表现,明明就已经认定了仙人的身份,话说就连他们也都认定了,毕竟谁也没见过这样的奇迹,看这情况国师什么的都有可能诞生了,怎么就一下来了个神转折呢?

    “侍卫!”

    文官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喜出望外地喊道。

    但这时候杨丰也清醒过来,幸好他早有准备,也幸好这个地方有好东西,他右手一探紧接着手里多了一个玻璃瓶子。

    “康麻子,尝尝小爷的暗器!”

    就在喊出这话同时,如同扔手榴弹一样,他手中玻璃瓶猛得扔出,直接砸向对面不到十米之外,高琚在宝座之上的康麻子。

    后者应该有点武力值,毕竟也是带兵出征过的,猝不及防下随手拿起菜刀往前一挡,玻璃瓶正撞在菜刀边缘,瞬间变成碎片连同里面盛着的液体糊了康麻子一脸,就好像被刚开的沸水泼了一样,后者立刻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惨叫,下意识地双手捂脸疼得直接倒在一旁,但紧接着又拿开双手,同时手掌上一片烧灼的焦黑。

    “快护驾!”

    他身旁的太监撕心裂肺地尖叫着。

    整个大殿上一片混乱,各种惊恐的尖叫声瞬间响起,有的冲过去救康麻子表现忠诚,有的则直接扑向杨丰准备擒拿这个谋逆的妖人,外面乾清宫侍卫们更是闻声蜂拥而入,拿着各种武器杀向他,最近的两名侍卫甚至冲到了距离他不足三米处,挺着长矛刺过来。

    但就在同时,左右手中各多了一个同样瓶子的杨丰,一甩左手将一个正砸在这两人身旁的柱子上,脆弱的玻璃瓶在坚硬的楠木柱子上瞬间撞得粉碎,玻璃渣子连同里面的液体就像爆炸的弹片般飞溅开,两名倒霉的侍卫立刻中招儿,几乎同时捂脸沾了那液体的脸惨叫着倒下,甚至都能看到他们手底冒出的白烟。

    其他侍卫被这诡异景象吓得同时一顿。

    话说让他们冒着箭矢火枪冲锋都能不眨眼,但在已经把杨丰视为仙人的情况下,对这超自然能力还是有着天然畏惧。

    而就在此时杨丰以他能达到的最快速度直扑向康麻子。

    就在跑动中他迅速拧开剩下那个玻璃瓶盖子,不足十米距离几步跨过,紧接着就到了台阶前,还没等他蹿上去,凯音布和那名文官同时挡在面前,舍生忘死地冲向他。

    这家伙毫不犹豫地扬瓶将里面液体甩过去,首当其冲的凯音布立刻捂脸惨叫着败退,文官狡猾一点抬手拿帽子挡在面前,但可惜一样抖着爪子惨叫着败退,几乎转眼间杨丰就到了龙椅旁,那名忠心耿耿的太监正拖着康麻子想跑呢。但被杨丰连瓶子一块儿砸身上,流淌出的液体烧灼下,丝绸立刻被烧糊,紧接着透过落在他已经没有什么的裤裆里,倒霉的太监捂着前面,发疯一样惨叫着蹦跳着四处乱撞。

    杨丰抬脚把他踹开,紧接着踏在康麻子胸前,此时的麻子脸已经没法看了,大片斑驳的黑色烧斑,甚至里面都露出黑红的肉来,一只眼睛连眼皮都被烧糊了,里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整个看上去就跟恐怖片里的弗莱迪一样。

    当然杨丰没工夫欣赏他的崭新形象,他一把抽出康麻子的佩剑,紧接着指在了他的胸口。

    “哈去!”

    他转过头阴森森地看着距离已经不足两米的众侍卫。

    好吧,他扔出去的瓶子里装的是浓硫酸,这座大殿的隔壁平行空间里,是一间化工品商店。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