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又议了一些政事,早朝到了结束的时间,李世民起身欲走,这时崔绍忽然站了出来,道:“陛下,臣还有一事禀报!”

    “何事?”李世民看了眼崔绍,心想他不会见李愔被贬往益州借口悔婚吧!

    “皇上您已经赐婚小女和六皇子,此去益州千里之遥,想必一定会耽误婚期,臣请求皇上可否提前婚期,就在这三日内让六皇子和小女崔莺莺成婚,也算了却臣的一桩心事!”崔绍既已答应了崔莺莺和六皇子的婚事,就绝无反悔之理,出尔反尔只会让他的崔氏氏族在其他望族面前抬不起头来,而且以他的政治智慧看来,李愔虽是去了益州,但明显是皇上刻意安排,这个女婿是前途无量,他怎么会悔婚呢!

    李世民也正有此意,道:“朕准了!”

    “谢陛下!”崔绍道。

    早朝的朝仪很快被李恪带到梁王府,他满脸喜色,喜得不仅是自己得到了雍州牧的官职,喜得也是李愔的平安。

    “恭喜六郎!”和李愔说了朝仪的决定,李恪突然向李愔拱了拱手,一阵挤眉弄眼,样子十分滑稽。

    李愔不解:“三哥,是我恭喜你才是,你恭喜我干嘛?”

    李恪笑道:“恭喜你抱得美人归呀?”

    “美人?”李愔一头雾水。

    李恪不再卖关子,“崔绍在早朝上请求父皇把你和崔莺莺的婚期提前了,就这三天完婚,哎呀,这一路往益州去还有个美娇娘相伴,六郎果真艳福不浅呀!”

    “什么!”李愔瞪大了眼睛,他倒是忘了还有这件事,想到那个泼辣的崔家大小姐他一阵心惊肉跳,但这是赐婚,如同杨妃说的,就是个母夜叉他也得娶。

    “你怎么不乐意的样子,崔绍的女儿不知道多少王公贵族打破头想娶回家呢,难道是她长得太丑!”李恪脸上的兴奋又转换成了同情。

    李愔坐下,端着水喝了口,“长的倒是不错,只是性格太过泼辣,也不知道崔绍一个文官,怎么把她教导成了这个样子?”

    “哈哈哈……”听到这,李恪笑了起来,“六郎你对自己未婚妻的怎么毫不关心,你难道不知道崔绍的父亲崔国璋是前隋的一员武将吗?那个崔莺莺一直和她祖父生活,十二岁那年才来到长安,性格自然是受到她祖父的影响了!”

    “我说她怎么会那些三脚猫功夫!”李愔恍然大悟。

    两人正说着,金大谦走了进来,说是程怀亮,吕博彦,萧锐来了。

    “我那就我不打扰了你们了!”李恪站了起来,他毕竟和这三人没有私交,留在这也不方便“后天我过来喝喜酒!”

    李恪的调侃让李愔一阵苦笑。

    送走李恪,李愔把三人让到屋中,“你们已经知道了?”

    三人点了点头,程怀亮恼道:“这分明是诬陷,皇上怎么还让你去了益州!”

    吕博彦和萧锐父亲毕竟出身文官,对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口濡目染,自是明白其中关节,萧锐道:“殿下去了益州未必不是好事,领了益州都督,总领益州军政,也算是实权在手,总比这个虚头梁王好一些。”

    “萧锐说的是,只是益州和长安相隔千里,我们再次相见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吕博彦道。

    吕博彦的话让气氛阴郁下来,李愔笑道:“男儿志在四方,何必那么儿女情长,你们早晚也得为官一方,只要记得我们之间的情谊就行了!”

    “殿下说得对,我们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别忘了,我们是来贺喜殿下新婚的!”程怀亮打岔,大脸露出灿烂的笑容。

    吕博彦和萧锐共同看了眼程怀亮,心想这小子还真是简单的可以,连李愔安慰他们的话都听不出来,不过想到李愔的婚事,他们的注意立刻转移了,又开始没心没肺地打听起那个崔莺莺。

    “交友不慎啊!”三人八卦的样子让李愔真有把鞋底印在他们脸上的冲动。

    李愔为了婚事发愁,崔莺莺何尝不是,得知后天大婚的消息,她顿时哭成了泪人,卢氏心疼儿女也是陪着哭作一团,崔绍让哭声惹得心烦,怒道:“莺莺不懂事,你也陪着胡闹,这女儿早晚的嫁出去,你还能一辈子把她留在身边?“

    “莺莺自小就在她爷爷身边长大,这才来长安几年,现就又要去那个到处是蛮夷的益州,身边举目无亲,你让她一个女儿家怎么活?”卢氏伤心道。

    崔绍就这么一个女儿,他何尝不心疼,只是他明白能给女儿谋一个好夫家,就是对女儿最大的疼爱,以前他对李愔多有偏见,但现在他认为把女儿嫁给他是个明智的选择,“什么叫举目无亲?嫁给李愔以后,李愔就是她的亲人,她就得跟你一样学会相夫教子,恪守妇德!”

    崔莺莺扑在卢氏怀里抽泣不止,“娘!我不要嫁给李愔,我不要去益州!娘,我一辈子陪在你身边不行吗?我谁都不嫁!”

    崔莺莺的话让卢氏越加伤心,但她毕竟出自门阀士族中的卢氏,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再说这是皇命,她伤心归伤心,但是她明白女儿注定要嫁给李愔的。

    “莺莺,我们女人的命都是苦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不嫁给李愔,你也依然要嫁给一个你根本不认识的人,李愔是一国皇子,这几个月来在长安城中也是名声鹊起,还深得皇上赏识,有了这样的夫家,我们做女人的还有什么奢求呢!”卢氏把莺莺扶起来,看着崔莺莺,继续道:“你的婚事是皇上钦点的,不容你任性胡来,娘也舍不得你,但是娘明白,咱们五姓氏族家的女人都必须为氏族做出牺牲,你难道想看着皇上震怒,治你爹一个欺君罔上的罪名吗?”

    “娘……”崔莺莺脸上挂着两行泪珠,她虽任性妄为,但这些道理他还是懂的,“我嫁!”,说罢,崔莺莺又是哭将起来。

    崔绍听了稍稍安了心,他了解崔莺莺的性格,深怕她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但她答应了,崔绍也就放心了,这时看着泪人一样的女儿,他心中又是一阵难过,对女儿也是万般不舍,那个父母不希望儿女能够膝下承欢。

    ps:下一章整理一下,马上到!
1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