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甘露殿,李世民负手而立,面带忧色,他正思考着该如何应对朝臣对李愔的责难,他何尝不明白这些大臣的别有用心。

    自从跟随李渊太原起兵,李世民就一直活在各种阴谋诡计中,为了防备敌人,他手中一直握着一个独立的情报机构——内卫,也正是这个机构让他获悉李建成和李元吉在武德六年摆出的鸿门宴,及时躲过了亡命之灾,以前这个机构一直掌握在杜如晦手里,杜如晦病逝以后,这个机构又被他交给黄门侍郎王珪。

    也正是通过这个机构他能随时掌握着朝廷的动向,而在他的每个儿子身边也都存在着内卫的人,所以他才了解到李承乾接受常氏贿赂的事情,而在李愔的梁王府同样有这么一个人,所以就算所有人都认为李愔谋反,但他知道李愔是清白的,只是内卫毕竟不是万能的,对常氏的阴谋他也是没有任何察觉,拿不出任何证据为李愔开脱。

    “陛下,六皇子来了。”王珪的声音打破了甘露殿的宁静,李世民暂时停止了思考,道:“让他进来吧!”

    得到王珪的回话李愔进了甘露殿,这回李世民没有如同往日一样批阅奏折,而是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郁郁葱葱的榆树。

    “儿臣参见父皇!”李愔习惯地行了一礼。

    李世民挥了挥手,“起来吧,李恪应该和你说过朝中的形式了吧,你是怎么想的?”

    李世民问的这么直接,李愔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儿臣现在的罪责现在可大可小!”

    “可大可小?谋逆可是杀头的大罪!”李世民严厉地注视着李愔。

    “父皇您相信儿臣会谋反吗?”李愔迎着李世民的目光道。

    李世民努力想从李愔眼中找到一丝惊慌的神色,但他却看到的是平静如水,这一瞬间,他忽然有了刹那的恍惚,这个李愔是自己的儿子?以前的李愔可是自己瞪他一眼都吓得发抖的人,“父皇信你,可是大臣们怎么办?父皇不能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把一个说不清是否谋反的皇子留在身边!”

    “父皇,不是大臣们信什么,而是他们愿意信什么,他们的目的父皇应该比我更清楚,他们要的无非是一个平衡,而我打破了这个平衡,所以他们才会追着我不放!”

    李世民诧异地打量了一眼低着头的李愔,道:“愔儿你比我想象的聪明,父皇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当年我又何尝想过争这个帝位,如果不是他们苦苦相逼,把我逼上绝路,我又怎么会同室操戈,骨肉相残!”,说到这,李世民的呼吸渐渐沉重起来,玄武门血染宫墙的记忆他一天也没忘记。

    深深喘息了一会儿,李世民继续道:“是我给你们立了一个坏榜样啊,这些年我努力平衡太子,魏王和李恪的势力,正如你所说,是你打破了这种平衡,这些天,父皇也在思考如何让你度过这场危机,而又恢复这种平衡,思来想去只能委屈你了!”

    李愔的心提了起来,原来李世民已经想好了对策,他小心地问道:“还请父皇明示!”

    “改封蜀王,任益州都督,没有皇命不得擅自进京!”李世民沉声道。

    李愔一喜,没想到李世民和自己想的一样,历史上贞观十年,李世民改封李愔为蜀王,领益州都督,那时他是不喜欢这个儿子,所以把李愔打发的远远的,而现在他却是为了保护李愔,但不管怎么说,李愔还是没有逃脱去巴蜀之地晃一圈的命运。

    “你不满意这个决定吗?”见李愔没有说话,李世民问道。

    李愔高兴还来不及呢,忙道:“没有!”

    来回走了几步,李世民道:“父皇找了一圈也就觉得这个地方合适,距离长安太近,他们肯定不放心,太偏远又太委屈你,而益州经过秦汉到前隋的建设人口有了极大的增长,仅益州城就十万户,这还不算周围十四个县。”

    “而且,父皇让你到那儿还有别的用意,吐谷浑现在对大唐虎视眈眈,洱海地区的六大部落又年年骚扰益州城,去年甚至攻入了益州城内大肆劫掠,但大唐的军队一到,他们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你到了那里的日子可不好过!父皇让你担任益州都督总领益州军政,就是为了让你能展开拳脚经营巴蜀!”

    李愔对李世民的敬佩又上了一层,没想到他还有这个眼光,而历史上巴蜀的确成了大唐的粮仓并帮助大唐皇族躲过几次亡国危机。

    “是,父皇,儿臣一定不负父皇所托!”李愔坚定地说道。

    李世民点了点头:“明天早朝你什么都不要说,父皇已经安排了人为你说话,我想这个决定他们都会接受,只是到益州之后就得看你自己的了,是生是死,就看你的本事和造化了。”

    “儿臣明白!”

    “行了,去看看你的母妃吧,为了你她哭了几次,以后记得长点记性,不要再被美色误事!”李世民责怪道。

    李愔一阵愧疚,这件事他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杨妃,又得让他承受离别之痛。

    离开甘露殿,李愔去紫云阁,宫女通报过后,先是清河跑了出来,见到李愔,清河一路跑了过来扑到李愔怀里哭了起来:“六哥,现在可怎么办?”

    李愔拍了拍清河的后背安慰道:“别哭了,六哥没事的,母妃呢!”

    清河道:“母妃担心你已经几夜没睡好觉了,我刚刚安慰她睡下!”

    李愔点了点头拉着清河进了屋里,他道:“清河,我走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母妃,程怀亮这个小子也得管好,太子和魏王难保不会给他穿小鞋,他性格又冲动,难免不会钻进圈套里。”

    “六哥你要走?”清河听出了李愔的话里之音道。

    李愔也不瞒她,道:“没错,父皇知道我是清白的,但为了安抚大臣们,只能让我去益州任益州都督!”

    “父皇知道你是清白的,那还怕那些大臣干什么!他是皇上啊!我现在就去找父皇,让他把你留在长安!”清河眼泪又流了下来,站起来要走。

    李愔忙把她按了下来,道:“不要胡闹,父皇这是为我好!”

    清河哭道:“可是你明明是无辜的……”

    清河哭的伤心,让李愔心疼不已,他正欲安慰清河,这时杨妃走了出来:“清河,你父皇做的对,听你六哥的话,不要去烦你父皇了,他一定也不好受!”
11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