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民间的谣言让梁王府亦是人心惶惶,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忧色,自从他们进了梁王府,他们的命运就和梁王拴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牵着红孩儿穿过王府的院子,李愔感觉到了一丝不同于往日的寂静,他这棵树还没倒呢!猢狲们就开始和猪八戒一样想着回高老庄了。

    李愔到了王府门口,门口的校尉立刻拦住了他:“殿下要去什么地方?”

    “太极宫!”李愔现在没有被囚禁,行动也还自由,但只要他去哪儿,都会有一队士兵跟着,名曰“保护”。

    校尉转身对两侧的士兵道,“你们沿路保护殿下!”

    “是!”是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应道。

    见到这一幕,李愔苦笑一声,也不以为意,他们只是执行命令而已,没必要和他们过不去。

    李愔离开后,金大谦和高账房对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高账房道:“老金,你是怎么打算的?”

    “怎么打算?我们是殿下的家奴,还能怎么打算,殿下要是谋逆,我们这些人的脑袋一个也保不住,殿下要是安然无恙,我们也是平平安安的!”金大谦道。

    高账房叹息着:“这些人真是昏了头,我们殿下正得皇上器重,怎么可能会谋反?”

    “殿下这是树大招风,遭人嫉了,你想想这个几个月殿下又是得到皇上的宠爱,又是大把大把地赚钱,那些个皇子大臣那个不眼红,只是皇上护着殿下,他们不敢明着对付咱们王府而已,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他们还不死抓着不放,把殿下搞垮,吞了咱王府的生意!”金大谦想到王府这几个月的辉煌,又想到现在,不禁一阵心酸。

    魏王府中,李泰满面春风,背负双手悠闲地在庭院中的春华池边散步,当初李世民将这座宅院赐予李泰时就考虑到他雅好文学,喜山水。这春华池面积颇大,几乎占了王府三分之一的面积,池畔假山草木高低相叠,小径通幽,一条卵石路绕着池子饶了一圈,池中,来自大唐各地的名贵金鲤鱼欢畅地游玩,一如李泰此时的心境。

    “颉利这一逃脱虽说是我大唐一大遗患,但却给了殿下一个一石三鸟的机会,首先是太子,虽说这件事和太子没有太大关系,但毕竟这人是太子送进去的,太子府的人也和这常氏有来往,不能说他是谋反,但告他一个失察之罪还是足够的,而那个李愔现在就是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他和那个艺妓的事情可是满长安的人都知道的!”说话这人剑眉星目,方面朱口,轻摇折扇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话语间难掩心中傲气。

    “遗爱所言有理!”李泰捡起一枚石子扔向池中的鱼群,鱼群受惊迅速四散开来,沉入了水底,这华服公子正是房玄龄的儿子房遗爱,杜荷跟了太子以后,房遗爱不甘寂寞投入魏王麾下,房谋杜断在他看来只是个笑话,他一直以为杜如晦比起他父亲还差得远,因此也是和那杜荷暗中较劲。

    李泰右侧还有一人,此人穿着红色圆领长袍,面若刀削,他是柴绍的儿子柴令武,也是李泰的表哥,他的母亲正是高祖李渊的女儿平阳昭公主。

    听到房遗爱的话,他道:“那这三鸟必是李恪了,只是李恪念着李愔的兄弟之情,可是李恪的亲信却未必这样想,他们跟着李恪可是想着有一天李恪登上皇位他们也跟着鸡犬升天,现在李愔这样得宠,他们心里会好受吗?不过,这样我们不是帮了李恪吗?”

    “否也,这就是第三只鸟的正真意义,如果李恪的人不帮李愔说话,那么李愔就会和李恪心生嫌隙,从此让他们兄弟二人形同陌路,互为仇敌!”房遗爱轻摇纸扇道。

    李泰点了点头,道:“李愔是不会被按谋逆论处的,虽然李愔现在一身脏,但流言的时间和颉利逃走的时间太接近了,任谁都会怀疑这不过是常氏的阴谋,只是可能因为救颉利暴露自己以后,常氏提前利用了这枚棋子而已,如果晚一些,等那个罗小伊刺杀父皇以后,李愔恐怕是必死,可惜了!”

    “殿下不必忧虑,虽然不能致他于死地,但是把他赶出长安却是足够,毕竟把一个背负谋逆罪名的皇子留在长安,会惹得满朝非议,皇上也不得不考虑大臣们的意见!”房遗爱说道。

    此时的蜀王府,李恪的境况和房遗爱的猜测一般无二,面对李恪的要求,亲近李恪的几个大臣都选择了沉默。

    “殿下,我知道你和李愔的情谊深厚,但如果是以前放荡不羁的李愔我明天一定会力保六殿下,只是如今的李愔让臣也是看不透了,你看看他这个几个月的所为,胜过了所有的皇子们,皇上看向李愔的眼神你没注意到吗?你的心里就没有感觉吗?”岑文本劝说道。

    “是啊,殿下!”不少人附和道。

    “可那毕竟是我的亲弟弟,我能看着他被太子和李泰的人攻击而不管吗?我不求你们保住他现在的荣华富贵,只是一条,推荐他入蜀,这样他既不能对我形成威胁,又能尽了我的兄弟之情,行吗?”房遗爱没有算到,李愔和李恪早就和盘托出了自己的计划。

    “这个倒是可以!”岑文本道,远离了政治权利中心,李愔基本就淡出争夺皇位的圈子。

    李恪松了口气,没想到李愔居然把这一条也想到了。

    轻轻的马蹄声“哒哒”的响着,李愔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初唐时期益州的经济文化已经开始蓬勃发展,到了唐朝中期已经有了扬一益二的说法,李愔正是看中这个潜力股才转向益州,但这也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除了李恪,他已经联系了自己所有能动用的关系。

    但无论怎么准备,这毕竟只是他的努力,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李世民手中,他现在赌的就是李世民对自己儿子的感情,因为史书上李承乾证据确凿的谋反,李世民都没有杀他,何况他这个捕风捉影的谋反,想着,他已经到了承天门,望着深邃的宫门,他第一次有了深深的寒意,玩阴谋诡计自己还是差了一截,他还得好好学习才是。
10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