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愔和程咬金离开不久,尉池恭从太极殿中走出,烈阳当空照下,带着一丝炽热,而尉池恭此时的心中却如深冬的寒夜一样冰冷,李世民没有严厉地斥责他,而是和善的问了他对大汉开国重臣韩信的看法。

    尉池恭能做到今日的位置又岂是蠢笨之人,李世民是在警告他不要居功自高,否则下场将无异于当年的韩信。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尉池恭忽然想起了和自己齐名的秦叔宝,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皇上登基以后他立刻抱病不朝,原来他早就看透了皇上对这些领兵大将心存忌惮,也明白了为什么李靖打败突厥,搬兵还朝后反而被皇上斥责了一番,他这都是在提醒这些老臣,这个天下是他李世民的。

    “国公大人,你这是怎么了?”出了承天门,国公府随从立刻迎上来,尉池恭苍白如纸的脸色,让他一阵心惊。

    尉池恭艰难地爬上马,道:“回国公府,从今天开始就说我病了,闭门谢客!”

    “老爷,你这是!”这个老随从跟了尉池恭也有些年份了,不禁问道。

    望了望深邃的宫门,尉池恭苦笑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皇上对我已经很仁慈了,我尉池恭真是愚蠢啊,还把他当是秦王呢!”……

    尉迟宝林被下了狱,尉池恭和李世民一席长谈后辞去官职,抱病在家闭门谢客的事情很快在朝中传开了,消息之所以传的这么快,全都是因为李愔的盛唐商报,当天李愔照旧把报纸拿来给李世民审核的时候,李世民就让李愔把尉迟宝林挟持公主的信息在报纸上公布出来,而尉池恭辞去官职以后,他又让李愔把这条也加了上去,警告朝臣的意味明显。

    翼国公府,一个鬓染白霜的中年人正站在堂前拿着短小的树枝逗着笼子中的鹦鹉,这时管家走了过来,把一份盛唐商报递给了他。

    “哎,尉池恭这个老家伙,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看了遍报纸,秦叔宝叹了口气,又问道:“怀玉现在怎么样了?”

    “老爷,大公子在梁王府上做了护院们的教头,据说梁王待他如同手足!”管家回道。

    “这孩子脾气和我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受不了半点委屈,也好,与其待在这里做个富贵公子,还不如去跟着梁王磨练磨练!”

    “老爷说的是!”

    尉迟宝林如今是一臭到底了,程怀亮勇护公主的行为让李世民好感大增,军中大将少了尉池恭,程咬金这个开国老臣的地位就凸现出来了,几天的平静过后,李世民下令将清河公主赐婚程怀亮,而程咬金也被赐封卢国公,地位声望一时无二。

    程府,如今的卢国公府,程怀亮正躺在床上,这时,程咬金陪着李愔一道走了进来。

    “怀亮,看谁来了!”,李世民正式赐婚后,程咬金上朝都是面露红光,他出身布衣百姓,一步步走到今天也算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极的了,可是唯有一条始终是他心中之痛,房玄龄,杜如晦,李靖这些文臣大将莫不是出自官宦之家,唯独他程咬金三代赤农和士族门阀不搭界,这在重视出身的朝堂上是非常让人瞧不起,所以他才上下钻营试图用联姻的法子成为这士族一员,而如今他终于得偿所愿。

    “六殿下!”见李愔进来,程怀亮撑起身子准备下床行礼。

    李愔赶紧加快走了几步,扶住程怀亮让他躺下,玩笑道:“我们现在都快成亲家了,不需要这么多礼仪。”

    程怀亮听了,傻笑起来:“殿下始终是殿下,程怀亮不能忘了礼仪!”

    “得了吧你,我只是顺道来看看你伤势,没想到那个尉迟宝林这么狠毒,竟然纵容仆人用弓箭伤人,这倒是我疏忽了一点。”李愔道。

    程咬金道:“殿下不必愧疚,他就是再受两箭也值得。”

    “是啊,殿下,能得到清河公主青睐,怀亮就是为公主死了也愿意!”程怀亮说道。

    “你这话还是跟清河说吧!”李愔站起来道:“我还得进宫,就不久留了!”

    “出了什么事情吗?”程怀亮看到李愔神色有些委顿,问道。

    李愔道:“兕子那日受了惊吓,烧了几日才好,这终究是我的过错,我这是进宫看看她!”

    “殿下,怀亮真是让你为难了!”程怀亮听后眼圈泛红,有些哽咽道。

    李愔笑道:“我不单单是为你,也是为了清河!”说罢,李愔走了出去。

    朱雀大街,李愔一人一马向太极宫而去,说起来,兕子受惊吓这件事让他非常愧疚,如果刚来唐朝的时候他还抱着利用这些人的心理,通过这件事,他渐渐明白,自己越来越重视这些家人和朋友,而这个计划的诞生他为自己的因素也很少,是清河的眼泪打动了他,让他绞进了这个漩涡,但是他并不后悔,理智告诉他,想要保护这些家人就必须拥有让人畏惧的力量,他不去争,但他会给自己打造一个让任何人都会忌惮的势力,这样,自己才能进可取天子之位,退可不王而王。

    正想着,太极宫的承天门近了,李愔从红孩儿身上取下一个木盒子,进了太极宫。

    赵开通报以后,李愔进了延喜殿,兕子正和李治在长孙皇后的身边追逐打闹,见李愔进来俱都笑着跑了过来,“六哥!”

    李愔笑着一手拉着一个,到了长孙皇后面前道:“儿臣参见母后!”

    “平身吧,愔儿,你不必为那件事太过内疚,那只是个意外而已!”兕子生病这几日,李愔每天都来探望,长孙皇后因此劝解道。

    “那终究是儿臣的过失!”李愔明白若不是涉及到兕子和李治,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也不会如此震怒,太子李承乾也被长孙皇后训斥了一顿,说他身为太子连知人善用的基本能力都没有。

    说罢,李愔拿出了那个二十公分长的木盒,道:“兕子,稚奴看六哥带了什么?”

    兕子大病初愈,脸色还有点泛白,她一把抱住木盒,掀开盖子,只见里面放着许多用纸包着的圆柱型东西,一丝丝奶香正从里面挥发出来。

    “六哥,这是什么!”兕子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李愔道:“是一种比糖葫芦还好吃的东西哦!”,长孙皇后笑道:“你又搞出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从盒子里拿出一个,李愔拨开上面一层纸,道:“这个叫大白兔奶糖,来,兕子张嘴!”

    “好甜啊!”兕子依言把糖含在嘴里,浓郁的甜味入口,她开心地叫道。

    李治看着兕子,口水都快流了出来,急道:“六哥,我也要!”

    李愔给他也拨了一个,站起来,将木盒交给了长孙皇后:“母后,你也尝尝吧!”

    “我又不是小孩子!”长孙皇后瞪了李愔一眼,上回的糖葫芦成了宫中又一道零食,让**嫔妃和公主皇子赞不绝口,不知道这个又是什么。

    哪个女人不爱红妆零食,长孙皇后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捏了一个放在嘴里,“味道真是不错!”嚼了几口,长孙皇后赞道。

    而兕子和李治吃完了一个又闹着要吃,李愔道:“这个糖虽然好吃,但是小孩子不能一次吃太多,对牙齿可不好!”

    听了李愔的话,兕子和李治立刻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李愔不再逗他们,道:“但一回儿吃个几块还是不妨事的!”

    “六哥真坏!”兕子撅着嘴生气道,她这个可爱的样子让李愔和长孙皇后都笑了起来。

    又陪着两个小家伙玩了一会儿,李愔辞了长孙皇后,去了紫云阁。

    “六哥,怀亮的伤怎么样了?”李愔一进门,清河就问道,以前这个时候她是和其他公主一起嬉戏游玩,现在倒是每天都老实呆在紫云阁,李愔一来,他就问程怀亮的伤势。

    杨妃正坐在屋里看书,李愔道:“母妃,你瞧瞧,这明年才过门呢,现在就像是个小媳妇了!”

    “六哥!”清河很不满李愔打小报告的行为,嗔怪道。

    杨妃横了他一眼,“一来就惹你妹妹,你这个哥哥是怎么当的!”

    李愔讪笑道:“那点皮肉伤对程怀亮算的了什么,他现在都快能下路了,估计养个个把月就没事了!”

    清河放宽了心,想着什么,脸色忽的红了,一副小女儿的样子。

    “你又去延喜殿了?”杨妃放下书忽然道,“这件事儿的确是让这两个孩子受苦了,只是如果没有他们,皇上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愔儿,朝堂的之间的争斗就是如此残酷,至亲骨肉有时候都是棋子,所以,我才常劝你三哥,不要盯着那皇位,只是你三个的性格和皇上太像了,他虽然口中应承,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啊!”

    李愔皱着眉,道:“可是三哥和我说过,我们有着前隋的血脉,是不可能登上皇位的!”

    “所以,他才不甘心!”杨妃神情忽然有些哀伤,“愔儿,母妃已经认命了,此生所愿唯有你和恪儿要好好的,这次计谋虽是完善,但免不了受人猜疑,皇上和皇后不说,那是这件事正顺应了皇上的心意,他们想默认这个事实,这次若不是为了你妹妹,我是绝不会答应这个计策的,以后你还是专心忙你的商会吧,不要再卷进这朝堂斗争了!”

    李愔犹豫了一会儿道:“是,母妃!”
14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