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愔的话刚结束,杨妃道:“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你父皇那里通得过吗?”

    “这个还请母妃放心,儿臣自有计较!”李愔嘿嘿笑道。

    “真的行吗?万一惹恼了你父皇可怎么办?”杨妃还是不放心道。

    清河看向李愔又是期待,又是紧张:“三哥,怀亮受了伤可怎么办?据说尉迟宝林的功夫可不俗!”

    “怀亮!真是女生外向,这还八字没一撇了你就担心程怀亮那个小子了,你怎么不担心你六哥呀!”李愔话里冒着酸味。

    “嘻嘻,因为清河知道一向都是六哥欺负人,六哥还没被人欺负过呢!”清河嬉笑道。

    杨妃瞪了李愔一眼,“别贫了,既然你打定主意了就去做吧,清河自小是我看着长大的,为了清河以后的幸福,我说不得争一争了!”

    有了杨妃的承诺,李愔更加放心了,他道:“我还得找两个证人去!”

    “什么证人?”

    “兕子和稚奴,让这两个小家伙陪着清河,有他们在皇后面前说话,皇后不相信也得相信了,只要皇后松口了,就能少了一层阻力了!”

    “那我现在就去找他们,说是明天道六哥府上去玩!”清河道,事关终生大事,清河这个柔弱的少女也变成了斗士。

    商量了对策,三人离开彩丝院,走过院子的时候,李愔回头看了眼忙忙碌碌的艺妓,刚才那个身影真的很像罗小伊。

    李愔走后,两个身影一前一后从偏殿中走了出来,在前面走着的正是李愔撞见的韦湘湘,只见她此时不断拍着胸口,“吓死我了,若是六皇子知道我是个艺妓而不是宫女,向杨妃娘娘告发,我就死定了,不过,六皇子是不是看上我了,刚才走的时候是一步三回头呢,他是不是在找我?小伊,你说是不是,小伊!”韦湘湘连珠炮地说着,转过头,罗小伊径直从她身边走过,眼中似有晶莹的东西闪过。

    韦湘湘有些奇怪,怎么每回提到六皇子,罗小伊都会变得异样,想着,她追了过去。

    回到王府,李愔唤过金大谦:“苏管家回来了吗?”

    “回王爷,苏小姐刚回来!”现在苏沫儿在王府的地位有些特殊,金大谦也不敢像以前一样对待她,人老成精,他明白这个苏沫儿在六皇子的心中地位可比他高多了。

    李愔活动了一下筋骨,接着道:“程怀亮几个走了吗?”

    “没呢!殿下,还在演武场玩呢!”

    “你把苏沫儿和程怀亮都叫到我的书房去吧!”

    “是,殿下!”

    书房中,李愔坐在椅子上,凝眉思考着各种信息,自从知道李承乾的小动作以后,他就一直在收集尉迟宝林的信息,得到的结果让他很满意,他又查阅了史书,研究了一下尉迟恭,这个尉迟恭在玄武门之变中亲手杀死了太子李建成,又带兵逼迫李渊禅位,因此贞观初期常以第一功臣自居,十分的狂傲,惹得其他官员经常是上书弹劾他,但他依然我行我素,但李世民又怎么会容忍这么一个功高盖主又十分高调的大臣,于是后来几次和尉池恭谈话,言语间露出对他的不满,后来尉池恭才感觉到了危机,从此闭门谢客,在家玩鸟斗狗学了那秦叔宝。

    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有了这一条,李世民就不可能和尉池恭结亲,那岂不是更长了他的气焰,但是李愔也不敢大意,于是想出了一个歪主意。

    “殿下!”苏沫儿首先走了进来,眉间带着一丝疲惫,万事开头难,为了这个情报系统,她没少吃苦。

    苏沫儿因疲惫而更显柔弱的样子让李愔心头泛起一丝怜惜,他道:“坐下吧,别站着了!”

    抿嘴轻笑,苏沫儿目光流转,咬着红唇道:“谢殿下!”声音柔媚入骨。

    李愔鼻血差点流出来,“你这个丫头,我就不该把那本《女间谍培养手册》给你,勾.引男人的法子全都用在我身上了,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噗嗤!”苏沫儿笑了出来,“沫儿也是为了试验这法子有没有用嘛!”

    两人说话的时候,程怀亮走了进来,“殿下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抓起桌上的水杯喝了起来。

    “废话,当然是你的事,明天清河公主会到王府!”李愔轻轻飘飘地说道。

    程怀亮一口清水全喷了出来,“殿下,真的吗?”

    “你以为我进宫干什么?”李愔擦了擦一脸的水,他真想把这小子臭扁一顿。

    程怀亮激动道:“殿下,你对怀亮真是太好了,日后殿下若是有差遣,怀亮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这个以后再说吧,找你来是有正事的?”李愔沉下脸来,程怀亮见了收起一脸笑意。

    “什么事情?殿下尽管说!”

    “沫儿,给他讲讲!”

    苏沫儿肃然道:“沫儿的探子汇报,明天尉迟宝林会从城西的金光门出去前往城西打猎,除了他,他还带了三十个护院。”

    “这是什么意思?”听完苏沫儿的话程怀亮摸了摸脑袋。

    李愔沉声道:“明天清河来王府可不是为了和你见面这么简单,你不是非清河不娶吗?不付出一点代价怎么能娶到她!”

    程怀亮想到什么,大惊失色,“殿下难道是让我杀了尉迟宝林!”

    “我有那么傻吗?只是让你演一出苦肉计而已,明天我会让清河打扮成普通女儿家的样子,在尉迟宝林路过的地方等他,那尉迟宝林是个贪花**之人,以清河的姿色,那尉迟宝林不可能不起邪心,到时候你假装路过,英雄救美。”

    程怀亮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苏沫儿道:“到时候程公子记住一定要让尉迟宝林把你打伤,而且伤的越惨越好!”

    “这是为什么,我应该狠狠揍他才对啊!”程怀亮不解道。

    “因为你伤的重才能博取朝堂的同情,朝臣才能一致指责尉迟宝林,到时候皇上才会震怒,痛斥尉迟宝林,而你程怀亮舍身救公主恰恰让皇上另眼相待,到时候我的母妃再替你说几句话,这事也就成了!”李愔缓缓说道。

    “我明白了,殿下放心,我程怀亮一定会把这出戏演好的!”程怀亮露出坚定的神色。

    李愔和苏沫儿相视一眼,都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11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