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长孙大人可还记得圣人李耳的那句圣言?”房玄龄沉思了一会儿突然说道。

    长孙无忌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惊讶道:“你是说水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无忧,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房玄龄道:“这也只是老臣的臆测而已,如今六皇子正如利万物之水,报纸,地下管道,手表,哪样不是利于大唐,有利于皇上,而他虽结交大臣,又不结党营私,不设朋党,这皇上都看在眼里,所以才对李愔如此放心呀!”

    “是啊,这大唐天下,谁比皇上精明,如果真是这样,六皇子倒真是个聪明人,这一个不争,真是进可攻,退可守,哎,只是那太子怎么看不到这一点,也学学李愔呢!”长孙无忌望向东宫的方向摇了摇头。

    “或许这只是我想多了而已,也许六皇子的本性就是这样呢!”房玄龄见长孙无忌变得感伤起来,笑着说道。

    “算了,不提这些了,我相信皇上心中自有一杆秤,我就不再操这个心咯!”长孙无忌加快脚步向前面走去。

    “哎!等等我呀,你这个家伙!”房玄龄愣了一下,赶紧跟上。

    甩掉了一个包袱,李愔一身轻松,这污水管道已经到了梁王府门口,他得回去一趟,看看王府的排污系统怎么样了,省的每天挑大粪熏得整个院子一股臭味。

    回到王府,王府的院子里此时正在埋管子,根据李愔的规划,王府现在正进行一场大改造,王府的后院,一个高达十米的岗楼式建筑已经完工,在岗楼式建筑顶端是一个巨大的木制圆筒,建筑的北侧是梯子,用于上人,王府的家丁现在正拎着水从梯子上往圆筒中倒水,在圆筒的底端一个塑料管子垂直到了地面,地上一根管子和它相接,然后通向厨房,厕所,和李愔的卧房。

    而在李愔卧房的卫生间中,陶瓷坐便器、洗手盆、水龙头、淋浴系统全都安装上了,基本上一个现代化的卫生间具备了雏形。

    以前他也想过这样搞一个卫生间,问题是没有办法排水,现在修通了长安的市政排污管道,这个计划终于得以实施。

    想到了自己,李愔也没忘了王府的下人,现在王府的公共厕所中地面和便池都是瓷砖陈铺的,也从水箱上通了一根管子到了这里。

    前前后后转了一遍,李愔越看越开心,估计再有个两天,就可以使用了,终于不用端个木桶了,想到这,李愔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对这些新奇的设施,王府的下人都是很新奇,都围着看个不停,金大谦路过,怒道:“看什么看,都干活去!”,见李愔正在查看,他忙小跑过来,“殿下,蜀王殿下把吐蕃獒犬送过来了!”

    “是嘛!”李愔眼睛一亮,脑中立刻出现藏獒那威猛的样子,想着自己打猎时候十几只威猛的藏獒随着自己奔跑,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金大谦见李愔神往的样子,一脸的苦笑,道:“殿下,你还是看看那些獒犬吧!”

    “怎么回事儿?”金大谦的语气让李愔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金大谦也没说什么,对着站在王府门口的两人挥了挥手,这两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七八个人,抬着两个大箱子向李愔这边走过来。

    “参见梁王殿下,十二只獒犬全部在这里了,请殿下过目!”为首的人说道。

    当看见两个大箱子的时候,李愔心就凉了,以他记忆中獒犬的庞大身体,这个一个箱子也就只能装一只吧,难道李恪偷工减料了?

    李愔绕过金大谦,走向箱子,这时的箱子还是盖上了,李愔小心翼翼打开盖子,里面,十几只猫一样大小的獒犬睡得正香,呼噜打成了一片,李愔眼冒金星,差点晕过去。

    “这就是蜀王让你送来的獒犬?”李愔牙咬得咯吱响,他真想喷李恪一脸口水,这就他嘴中打猎专用的獒犬,抓个老鼠估计都费劲吧。

    “是的,这回从吐蕃运来的都是幼犬,但这些獒犬绝对是纯种獒犬,还请殿下放心!”领头人以为李愔是在担心獒犬的品种急忙解释。

    明白又被李恪摆了一道,李愔郁闷道:“我明白了,你们回去吧,帮我给李恪带个话!“

    “还请殿下示下!”那领头人恭敬地说道。

    “fuckyou!”

    “法克由!这是什么意思?”那领头人听了一头雾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词汇啊。

    李愔坏笑道:“这是谢谢的意思,是一门外国语言,你们回去,一定代我大声的向蜀王殿下说出来!”

    “是,殿下!”两人领命而去。

    蜀王府的人回去了,李愔望着这一窝小狗崽子犯了愁,又看了一眼这些小藏獒,李愔忽然眼睛一亮,两个黑色藏獒的身体下压着一个白色的藏獒,他伸手把那只藏獒抱起来,这居然是一只通体雪白的雪獒,这可是一种十分珍贵的品种,看到这,李愔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金大谦,盖一间狗舍给这些獒犬住,让下人们好好照料,这只雪獒我自己来养!”看着这些藏獒,李愔吩咐道。

    “是,殿下放心,以前老奴养过獒犬,会把这些獒犬伺候好的!”在唐朝时期,这些打猎用的獒犬甚至比那些奴婢还珍贵,金大谦不敢大意。

    蜀王府,给李愔送獒犬的两个门客回到了蜀王府复命。

    “怎么样,梁王没生气吧!”李恪批着公文道。

    “殿下一开始很生气,但很快又消了怒气!”那个领头人说道。

    “哦?还还以为这个小子会把你们揍一顿呢,这不像他的性格啊!”李恪停下笔,摸着下巴说道。

    领头人道:“这倒是没有,只是他臣下给你带了一句奇怪的话,说是谢谢的意思!”

    “什么话!”李恪道,“说吧!”

    那领头人大声道:“法克由!”

    “法克由!”李恪糊涂了,这是什么语言,怎么没听说过,“这是谢谢的意思吗?”李恪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李愔没发脾气倒是罢了,怎么还会跟他说谢谢呢?李恪也是郁闷了!
11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