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处理了窦云的事情,李愔唤丫鬟把自己的朝服拿了过来,苏沫儿成了情报头子,一天到晚忙得看不见人影,李愔身边又换成了那些呆板的丫头,每到这个时候,他都得想起芸儿那个可心的人儿,只是唐朝没有电话,芸儿也没有电话号码,问芸儿的表姐,也等于白问,毕竟从乡下到城里这几十公里的路在这里呢,芸儿也不能三天两头往他表姐这里跑。

    穿上朝服,李愔为唐朝的六品官员捏一把汗,这通身的绿色,再配上一顶绿帽子,那倒真是绝配了。

    工部的官署,李愔很长时间没去了,尽管那个赵节每天都打小报告,但李世民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口头上表达了对李愔的不满,但实际上也没什么行动,李愔觉得李世民这个老爹这么袒护他,自己也不能太给他丢面子不是,天天去肯定不行,但隔三差五去溜达一下还是可以的。

    “殿下!”刚进了官署大门,孔池和王慎就迎了上来,主管地下管道事情的就三个人,李愔是领头的,平日里李愔不来,他们两个只能在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同时忍受着那些工部同僚们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整个工部就他两人最清闲。

    “殿下您喝茶!”孔池殷勤地递过一个茶杯,王慎则是搬了个凳子放在李愔脚边,二人服务的很周到。

    李愔坐了下来,茶倒是没有喝,唐朝的茶漱口倒是可以,喝下去他非得吐出来不可,因为这一杯小小的茶中夹杂不少原料,葱,姜,盐,果汁,羊奶一样不缺,揭开杯子就是一股腥味,本来他以为唐朝的茶和现代的茶一样,后来才明白是大错特错。

    赵节坐在旮旯里瞥了眼这三人装作没看见一样,毕竟李愔只是他的名誉部下,打小报告那是李世民英明,鼓励臣下直言劝谏,他要是在工部和李愔吆五喝六,那严重的后果就不是谁都能够预测的,毕竟李愔拳打襄州官员的恶名现在还广为流传。

    “官窑中管节的制作怎么样了?”李愔来这里毕竟不是为了喝茶看报纸,工作还得管的。

    “已经生产出一大半了!”孔池答道,他每日的工作就是在工部和官窑之间来回跑,随时知晓生产情况。

    王慎接着道:“殿下,我认为现在已经可以进行管道的开挖了,没必要等着把所有管节都生产出来。”

    李愔让孔池管理的是后勤,王慎管理的是施工,两人分工不同,想到的事情自然也不一样。

    “嗯,那就开始吧,召集苦役开始开挖沟槽!”李愔下达命令。

    两人清闲的难受,早就想找一些事情做了,都是一喜,道:“是的,殿下!”

    地下管道开挖,李愔就不能再这么清闲了,第二天就开始上工监管开挖事宜,并挑选出来一些工头对他们进行专业培训,教他们如何如何识图,如何测量,如何掌握坡度。

    为了地下管道尽快完工,李世民下令工部一次性征了一万劳役让李愔管理,这些劳役都是普通的农民,朝廷的诏令下来,他们就从家中被官差抓了过来,施工现场看着这些衣衫褴褛的苦役们,李愔忽然明白,原来如今老百姓的日子并不富足,这长安的繁华只不过是贵族豪门集中才产生的表象而已,贞观时期的大唐正如史书上说的,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百姓虽然不会饿肚子了,但还谈不到温饱。

    看着这些贫苦的农民,李愔忽然有了一些想法,等明年开春,他准备把一些农作物引进大唐,什么甘蔗,花生,玉米,西红柿之类的统统种植,把大唐的土地变成自己的大农场,到那时,不只能让农民的生活好起来,也会给他带来大量的财富,想到自己的三千亩地,李愔想明年也该种一些东西了。

    这些东西想归想,李愔现在任务可是地下管道,对这些劳役同情归同情,但大唐就这个样子,国家穷的时候不都这样吗?八十年代的时候农民还得清理开拓河道呢,何况是在唐朝。

    人多力量大,这一万人一人一天挖个一米就是一万米,换算出来就是二十里路,李愔本以为这个工程怎么也得三四个月时间,现在他是严重低估了古代人民的生产力了,怪不得长城这样的奇迹都能产生。

    管道开挖这样大的动静,李世民不可能不知道,一天下了朝,他在一班朝廷重臣的陪同下,他沿着朱雀大街开始巡视。

    “六皇子的主意真是多,你看这连接一体的陶瓷管道,节节相扣,埋下去那是一点水都不会露出来的!”

    李世民的面前,几个劳役正在安装一节管道,魏征见了开口赞道。

    大臣们听了都点了点头,李世民则是微笑不语,这时,房玄龄一指蹲在前面土堆上的一个人说:“那不是六皇子吗?”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李愔正和几个人说着什么,那几人听后都是十分开心的样子,接着招呼几个人去了不远处一个临时搭起的棚子里。

    李世民觉得奇怪,道:“走,去看看!”,说着向那个棚子中走去。

    棚子中的劳役见到一帮官员走过来,都是有些紧张,其中一个有见识的人,看到李世民身上的龙袍立刻跪了下来,喊道:“皇上!”,其他劳役一听,俱都惊恐万分,齐齐跪下山呼万岁。

    李世民一向最是重视大唐百姓,否则也不会说出君为舟,民为水这样的话,他道:“都起来吧,你们都辛苦了!”,说着,看向一个劳役手中端着的碗和手中拿着的胡饼,“工部给你们的伙食还不错嘛,还有小米粥喝!”

    “皇上,这可不是工部准备的,工部给的一张面饼我们都吃了,六皇子见了,说这点伙食太少,就差人买了饼,又让人熬了稀粥,说是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一个年纪半百的劳役说道。

    李世民和大臣们面面相觑,没想到李愔居然自己掏腰包给这些劳役改善伙食,这工部的工程都是肥差,监管工程的官员巴不得克扣劳役的口粮,省到自己腰包去。

    凉棚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李愔不可能没看到,他走了过去,道:“儿臣参见父皇!”

    李世民欣慰地看着李愔,双手把他扶起来,“愔儿辛苦了!”

    “这都是儿臣的职责,父皇百忙中亲临这施工场地才是辛苦!”李愔马屁功夫日渐成熟。

    “哈哈哈……做了几天的工部员外郎,这马屁的功夫倒是练出来了!”李世民笑道。

    李愔面不改色,大秀演技:“儿臣说的是真心话!”

    “你还真是打蛇随棍上,这些胡饼和粥都是你让人准备的?”李世民思维很跳跃,一下就转到了正事上。

    “正是儿臣让人准备的,儿臣见这些劳役的劳动量都很大,而伙食就是一块面饼,根本填不饱肚子,这让他们哪有什么力气干活,没力气干活,这管道的施工速度就得慢下来,速度慢下来又得让朝廷多开支一些伙食费用,如此恶性循环,不但增加了朝廷的开支,也会耽误了工期,所以,儿臣就让王府的下人准备了这些额外的伙食。”

    李愔计算过,供给这些劳役这些伙食顶多也就用个几千贯钱而已,几块手表的钱就赚回来,在手表的事情上他坑了李世民一把,而李世民后来还极力维护他,这让他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这回也是补偿。

    李世民仔细地打量了李愔一会儿,道:“你的话有道理,这劳役的伙食标准自朕登基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那时候国家太穷了,没办法,现在大唐百姓的生活好了一点,国库充裕了,这个伙食标准倒是得改一改了。”,李世民顿了顿又道:“上次手表的事情已经让你出了这么多钱,这回劳役的伙食怎么还能让你掏,这回用了多少钱都报到工部去吧!”

    “不必了父皇,儿臣没有用所少钱,再说,儿臣也是为了自己,我想把这地下管道的事情顺利完成,少一件差事而已!”

    李世民听了一巴掌打在李愔脑袋上,“你这个家伙,懒散的个性是一点没变!就是不喜欢入朝为官!”

    众臣见这父子间亲昵的举动俱都笑了起来,长孙无忌道:“臣倒觉得皇上不必勉强六皇子入朝为官,倒不如让六皇子专心忙于自己的商会,就比如这报纸,发挥的作用可比这个地下管道大得多!”

    李愔一喜,看向长孙无忌,这正是李愔想的,以他的性格真的不想每天跑去上朝,大事小事还得招他去,只是这话由长孙无忌说出来,倒是出乎他的意外,他干嘛为自己说话呀,李愔实在不明白。

    李世民点了点头,朝中百官对报纸这个东西是赞口不绝,他道:“等你把这差事办完,你就想干嘛就干嘛去吧,不过有什么新鲜玩意,可不要忘了第一时间和父皇说!”

    “谢谢父皇!”不管长孙无忌出于好意还是恶意,这件事情上他倒是帮了李愔大忙。

    巡视了一遍,李世民对工程的进度很满意,带着百官离开,跟在李世民身后,房玄龄走到长孙无忌身边:“长孙大人高明啊!”

    “玄龄你也看出来了?”

    “我是老了,但脑子还没糊涂,梁王从襄州回来以后深的皇上赏识,打破了朝局的平衡啊,先是太子是坐立不安,再是魏王暗中挑拨,李恪则是按兵不动,不知道打什么主意,若是再让李愔因为地下管道的事情戳升官位,这诸皇子之间的平衡将被破坏的更严重,到时候只怕会把朝堂弄得乌烟瘴气呀!”

    “是啊,我也想过得几年太平日子,不想这么早就被卷进皇子们的争斗中,这李愔只要不参与政事,就没有任何权利,这也会让那几个皇子的心安稳一点啊!”长孙无忌长叹一声。

    (突然有点事情,今晚只有一更,抱歉!)
14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