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行四人到了梁王府,演武场上的足球赛还没有结束,二十几个人乱作一团,秦怀玉也在其中,场面相当混乱。

    “哎呦,你居然踩我脚,看我的撩阴腿!”

    “啊……卑鄙小人!”

    “你会不会踢呀!”

    “我不会踢?那咱们单挑去,看谁颠球颠得厉害!”

    “我还怕你……”

    ……

    对这样的情况,李愔见怪不怪,这些脑袋一根筋的家伙,踢球上了头就开始下黑手,很有当代**球队的风格。

    “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程怀亮见秦怀玉在其中玩的不亦乐乎,搓着手蠢蠢欲动。

    萧锐这时开口道:“你先别急着上,你看这二十多个人虽然争争抢抢十分混乱,但是脚下都有一些章法,绝不是在胡乱抢夺,这足球必是和马球一样,也有自己的规则!”

    李愔诧异地看了眼萧锐,这小子的观察力不错,就这么一会儿就看出了门道。

    场中的秦怀玉一个大脚开球把足球踢得老远,见李愔一行人,他擦着汗走了过来,“殿下,这个足球真的很有趣,游嬉的同时还能锻炼身体,真是不错!”

    “殿下,也教教我吧!”程怀亮越加急不可耐,他们这个年纪的人谁不喜欢这样热血的运动。

    李愔想了想,这个季节也该搞一些娱乐项目了,唐朝的百姓是看天吃饭,秋收一过,漫长的冬季将是一年中最清闲的日子,这个时候不玩,干什么呀?

    “当然没问题,对了,多找一些贵族子弟来,这个游戏需要的人可不少!”李愔揽着吕博彦,这小子结交的纨绔子弟可不少。

    吕博彦拍了拍胸脯,“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

    足球毕竟只是个娱乐活动,李愔抽一些时间陪他们玩玩就行,平日的工作还是不能落下的,报纸也发行了一段时间,一些精明地的商人终于找上门来了,而且,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号称长安首富的窦云。

    “草民窦云,参见殿下!”窦云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体型微胖,面相富贵犹如弥勒佛,目光流转间精光四射,一看就知道是精明之人,自从关中蝗灾窦云捐了一大笔钱给朝廷,李世民对窦家是照顾有加,还专门写了一副字送给了他,据说,这窦云把李世民的字装裱起来挂在了正堂里,每回官员来,他都向这些官员展示一番,让那些打着坏主意的官员张不开嘴,都是灰溜溜地走了。

    李愔自是不认识这位首富,但有风闻,这个窦家和太子似是走的很近,每年孝敬东宫的钱都不少于五十万贯,可见其雄厚财力。

    李承乾对李愔下了几回绊子,李愔心里有数,但平日见到太子还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没必要搞的一副苦大仇深,把我对你很不爽几个字挂在脸上,而对于太子的人,也是一样。

    “原来是窦掌柜!”李愔笑脸相迎,“里面请,里面请!”,李愔把窦云让进屋中。

    窦云有些受宠若惊,没想着这个六皇子如此平易近人。

    两人落座,李愔开门见山,道:“窦掌柜想在商报上做广告?”

    “正是,不知道殿下这个广告的费用几何?”窦云用心观察着李愔脸上的每个细节变化,能在生意场上和官员之间如鱼得水,一跃成为长安首富,这窦云凭借的不只是聪明的头脑,还有的就是这个察言观色的本领,及时趋吉避害。

    李愔道:“这广告费用要依据版面的大小和刊登时间的长短,这就要看窦掌柜的意思了,就拿杏花酒的广告来说,一天的广告费用是一千贯。”

    “这么贵?”窦云有些吃惊,自从这盛唐商报发行的第一天起,他就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尤其是最后一版的广告,李愔的这一招让全长安都知道了他属下的商品,而且据说,这盛唐商报将会在其他州郡开设分社,把报纸发行到每个地方,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力,真因为看到了这一点,他才找上门来,只是他没想到,这个费用如此之高。

    窦云的惊讶不是作假,毕竟报纸还只是一个新兴产物,商人们抱着怀疑的态度也很正常,只是李愔是明白媒体的厉害的,等有一天他的报纸遍布大唐的时候,这些个商人就会明白的。

    “没错,是很贵,窦掌柜如果可以接受,就去找刚才的金管家商谈一下细节,如果觉得不可以接受,我也不勉强,毕竟盛唐商会的商品也需要广告!”李愔摆出强势的姿态明着告诉窦云爱买不买,他若是示弱,倒是会让这些商人更加怀疑。

    犹豫了一会儿,窦云站了起来,“殿下请容我再考虑几天,毕竟这个不是小数目!”

    “可以!”李愔道。

    窦云的府邸在长安城东南方向,规模大小不下去任何贵族官宦的府邸,府中的亭台楼阁,假山鱼池应有尽有,极其奢华。

    窦云刚进的门来,一个头戴珠花,身穿红色裙衫的少女就迎了上来,“爹,怎么样了?”

    这个少女是窦云的女儿窦海若,窦云膝下无子,唯有这个女儿,因此对窦海若是百般疼爱,而窦海若则是继承了窦云的天赋,小小年纪便具备了出色的商业头脑,一些新奇的点子让窦云也是惊叹不止。

    “太贵了,一天一千贯!”窦云道,“这个六皇子还真是会坐地起价!”

    窦海若陪着窦云向院子中走去,道:“在女儿看来,这个价格对六皇子来说并不贵。”

    “是啊,盛唐商会的商品哪个不是贵的离谱又能大卖的,就拿这个香水来说,一瓶就十贯钱,一天的广告让他多卖个一百瓶,他这钱就赚回来了,可是我们手里的商品有这么高的利润!”窦云摇头说道。

    窦海若道:“只是这样,我们的剑南酒就更加难卖了,现在铺天盖地的广告让梁王府的杏花酒连三岁的孩童都知道了,而我们剑南酒呢,都快被人忘记了,我们不能和杏花酒比,但怎么也得让人买酒的时候,能想起来还有一种叫剑南酒的吧,而且我们也不需要每天都广告,一个月广告几天不就行了,这样也就几千贯而已!”

    “对呀!”窦云一拍脑袋,“到底是老咯,我一直想着每天都上广告,怎么没想到这个!”
1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