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朝中的事情还是传到了李愔耳朵里,但换来的只是他的莞尔一笑,李承乾这回儿吃了亏,也该收敛收敛了!

    这件事情公开以后,倒是不少人商人上门要求采购手表,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李愔开始一千贯一个出售手表,但即使这样,前来购买手表的人也是络绎不绝,而李愔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了,唐朝的国库是不富裕,但这些千年传承的贵族钱多得是,特别是一些富商,据传,这长安城首富窦家在贞观二年蝗灾的时候,随随便便就捐了百万钱给朝廷,可见窦家丰厚的家底,这时候,李愔忽然明白了自己的伟大使命,就是把这些人的钱全部装到自己口袋里。

    “六郎,你太过分了,这太子和魏王你留着心眼也就罢了,我这个老哥你也藏着掖着,废话我就不说了,拿来!”梁王府,李恪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把手伸在了李愔面前。

    “一千贯!”李愔晃着一块手表道。

    “你钻钱眼里去了!母后和父皇你怎么不收钱!”李恪瞪大了眼睛。

    “那是长辈,能一样吗?再说,你欠我那五千贯钱还没还呢!”李愔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李愔软硬不吃,李恪有些沮丧,都说这小子变了,怎么抠门的脾性一点也没改,正想着用什么办法能治得了李愔的时候,李恪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嘿嘿,六郎,你不是最喜欢打猎吗?哥哥最近得到了一批吐蕃的獒犬,你有兴趣吗?”

    “獒犬?”李愔回忆着,突然坐了起来,李恪口中的獒犬不就是今天的藏獒嘛,唐朝时候,藏獒已经出现在贵族打猎使用的猎犬之中,“你有几只?”这玩意可值不少钱。

    李愔果然动了心,李恪嘿嘿笑道:“二十多只吧,这个是我的属下专门从吐蕃运来的,保证都是纯种的!”

    李愔把手表扔给了李恪,“我要一半!”,如同圈养骏马,圈养猎犬也是唐朝贵族财富和地位的象征,因此,很多贵族家族都养着不少猎犬供打猎之用,说起来,他的王府中还一只没有呢!

    “没问题!”李恪接过手表道,吐蕃獒犬固然珍贵但也比不上这块手表,自以为占了便宜的他乐不可支。

    真的乐翻的是李愔,在二十一世纪纯种藏獒数量稀少,曾经一只纯种獒王被标价过四千万,一只机械表才值几个钱,但这批藏獒李愔并不是打算拿去卖,现在他又不缺那几个钱,纯粹是为了装点王府的门面所用。

    李恪走了,李愔到了王府的演武场,司马徒一走,到现在还没回来,王府的护院少了头头,训练也不如以前了,于是李愔就让秦怀玉暂时做了教头。

    一开始,李愔还有些担心秦怀玉治不了这些老兵油子,但他显然想多了,这些人知道他是秦叔宝的儿子以后个个夹起了尾巴做人,对秦怀玉毕恭毕敬,可见秦叔宝在这些士兵中的影响力。

    在这个冷兵器时代,必须得有一副好身板,打猎,马球,都是剧烈运动,没有两下子是不行的。

    “殿下,这个擒拿术真是厉害!”秦怀玉和一个护院较量一番后说道,虽然他最后赢了,但对这个护院奇怪的招式也是忌惮三分。

    买了一大推书给苏沫儿,李愔当然也没忘记给这些护院上上油,其中就有一些现代的基本擒拿术,这些老兵油子不识字,但好在擒拿术都是图画,照葫芦画瓢,这些护院也练得是有模有样。

    “这都是制人的招数,单个对打还行,上了战场也没多大作用,别练了,要懂得劳逸结合!”说着,李愔把一个圆球扔进了演武场。

    这些护院见了,眼睛一亮,二十几个护院立刻围成一团开始开始商量着什么,秦怀玉看的奇怪,道:“殿下,他们在干吗?”

    “在分队伍呢!”,李愔说完,那些护院迅速分成了两组,抱起球就开始踢了起来,这些护院现在玩的正是地地道道的足球。

    演武场不大,二十几个人在一起争争抢抢十分混乱,秦叔宝看的一头雾水,李愔拉着他蹲在旁边开始给他讲解足球的规则,在唐朝流行的是马球运动,但李愔总觉得危险度太高,因此程怀亮叫他几次他也没有去打那个劳什么子马球,而是在自家的院子中教会了护院踢足球,等过一段时间,他就准备把这项运动进行推广。

    在李愔的讲解下,秦怀玉初步懂了怎么玩,他又不是坐得住的主,一会儿就加入了战团,其实,这些护院也不懂什么技术,只是在一起胡乱踢,图个乐,毕竟唐朝的娱乐活动真是太少了。

    看着狭小的场地李愔皱起了眉头,没有一个像样的足球场,怎么把足球推广开来呀,想到这,他起身去找了程怀亮几个,三个臭皮匠顶过一个诸葛亮。

    “殿下,这么大的场地,长安城中倒是有一个,不过那是汉王李元昌的马球场,他宝贝着呢,肯定不会卖给你的!”,李愔说出了自己的意图后,萧锐出声道。

    这个汉王李元昌是李渊的第七子,年纪和李愔差不多大,但是按辈分,李愔得喊他一声七叔。

    “这个倒是难办了!”李元昌痴迷马球,这是众所周知的,让他把马球场让出来跟要了他的命没什么区别,再说,李元昌年龄虽小,但李愔怎么说也是他的晚辈,又不能来硬的,这在讲求仁孝的唐朝可是开不得玩笑的。

    程怀亮看了眼李愔道:“殿下你现在又不打马球,要哪快场地干什么?”

    “练习足球!”

    “足球?”三人都是爱玩的年龄,顿时来了兴趣。

    “现在说了也是白说,等我把那个马球场搞定再说!”李愔心里有了计量,李元昌喜欢马球,未必就不能喜欢足球,等他喜欢上足球的时候,倒是看他李元昌让不让这个球场。

    “哎呀,殿下你就别馋我们了!”三人急道。

    李愔笑了笑,道:“走,先带你们去尝尝鲜!”
1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