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雀大街两官员相遇

    “刘大人!”

    “张大人!”

    “听说日前六皇子馈赠了刘大人一个叫手表的神物,可否让在下一观!”

    “张大人请!”刘大人得意道。

    张大人接过手表,“刘大人,你我二人同朝为官多年,刘大人可当我是兄弟?”

    “那是自然!”

    张大人戴上手表,“既是兄弟,那这手表可借我戴上一天!”

    刘大人:“昨天张大人不是刚借过了吗?”

    “再借!”

    ……

    长安城一间酒楼中,一个公子哥撸着胳膊坐在一张酒桌前,周围围拢几十个贵族少爷:“知道这是什么?”

    众贵族少爷齐齐摇头。

    公子哥不屑地一笑:“这叫手表,是六皇子从十万里之遥,一个叫华夏国的地方买来的,整个大唐就一百块,一块表就价值千贯,知道吗?”

    众贵族少爷倒抽一口冷气,“这么贵,那这个手表有何用处?”

    公子哥掏出手帕,小心翼翼地擦了擦掉落在手表上的唾沫星子,“这手表的功用就是看时辰?”

    “时辰?”众贵族少爷不解道。

    公子哥道:“你们有谁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众贵族少爷望了望阴云密布的天空,摇了摇头:“不知道!”

    “告诉你们,现在是卯时三刻!”公子哥道。

    “哇!真乃神物!”众贵族少爷唏嘘不已。

    公子哥更加得意了,这时,一个家丁跑了过来,满头大汗:“少爷,老爷寻过来了!”

    “什么!”公子哥大惊,在众贵族子弟惊诧的眼神中拔腿就跑,可惜刚到门口就被官员模样的人堵住。

    “小兔崽子,居然敢偷拿手表出来,误了我上朝时间,看我怎么收拾你!”

    “爹,我错了!”

    ……

    太极宫,太极殿,早朝时间。

    “哟,崔大人,这手表戴上了!”

    崔绍清了清嗓子,“昨日六皇子亲自送到门上的!”

    “我就说嘛,您是六皇子的岳父大人,他怎么会不给你送上一个!”

    “那是自然!”崔绍难掩得意之色。

    官员见时机到了,“那崔大人能否带下官也向六皇子讨一个来!”

    崔绍瞬间冒出一头冷汗,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李世民在宦官陪同下,走进了太极殿,崔绍忙道:“日后再说,日后再说!”

    在龙椅上坐下,李世民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下面的官员,皱眉道:“朕今天迟到了十分钟呀!早朝时间是有半个时辰五十分钟,开始吧!”

    李世民的话音一落,一个身穿红色官服的大臣出列:“皇上,臣要弹劾六皇子李愔!”

    “弹劾六皇子?弹劾他什么!”李世民面露不悦,他大概猜到了什么!

    “臣弹劾六皇子用手表一物行贿朝中大员,结党营私,图谋不轨!”官员说道。

    “好大的一个罪名,你有什么证据?”李世民压抑着怒火说道。

    “现在朝中大臣手上戴着的东西就是证据!”官员的话慷锵有力,仿佛自己胜券在握。

    站在前面的长孙无忌看了一眼弹劾李愔的官员,又看了看李承乾,见李承乾一眼的笑意,他忽然有些难过,他伴随李世民多年,又怎么会不了解这手表是李世民差李愔送的,而且李愔送礼的时候也明里暗里透露出这是皇上的意思,李承乾难道听不出来吗?还是李愔故意摆了李承乾一道?

    “王大人此言差矣,臣以为六皇子并非行贿!”魏征这时站了出来,“这手表的功用在于让大臣们知晓时辰,避免耽误政事,正如这早朝,以前经常有人迟到,带上这手表的人,还有几人迟到的!”

    “哼,魏大人,以前王某敬佩你忠言直谏,没想到收了六皇子的礼,你就改了秉性,真是可笑!”

    魏征怒道:“就算六皇子是在行贿,那么他行贿也是为了大唐社稷,我倒愿意六皇子这样天天行贿了,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这样的礼,王某宁肯不要!”

    李世民一直冷冷看着这出闹剧,他瞥了眼李承乾,心中隐隐失望,朝中哪个大臣和哪个皇子走的近他一清二楚,又怎么会不明白,这是李承乾在借着这件事打压李愔。

    “够了!”李世民喝道,“这手表是朕让李愔送的!”

    “什么!”朝堂中不明白的官员一片哗然,而那些带着手表的官员则是沉静如水。

    “本来,这手表是六皇子送给朕和皇后的礼物,朕用过以后,认为这手表如果也给大臣们戴上,那么你们办起事来也方便不少,于是朕就和六皇子商议此事,但这个手表价值一千贯,每个朝廷官员都配一个将是一笔巨大的开支,所以朕就挑选了一些身在要职的官员名单给了六皇子,而六皇子呢,为了支持朕的决议,自己承担了一半的价格,现在你们还这样污蔑他,这话要是传到他耳朵里,他得多寒心呐!”说到最后,李世民怒不可揭。

    李世民这番话说出来,李承乾的脸瞬间变成了绛紫色,眼见朝中大员人人收到了手表,而他这个太子却没有,他本就妒火中烧,今天早朝,他也没和任何人商量就让东宫大臣王仁表参了李愔一道,没想到最后是这个结果。

    “皇上,臣并不知道这是你意思!”王仁表脸色惨白,跪了下来!

    “不知者不罪,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本来朕是担心没有得到手表的官员有意见,所以假借六皇子之名,没想到反而出了这样的事情,不过,这几天朕也想通了,没什么值得遮掩的,这个手表值得推广,这手表就当是朕赏赐你们的,是对你们兢兢业业忙于政事的奖赏!”李世民笑道。

    “谢皇上!”戴上手表的大臣齐声道。

    “至于没有得到官员,你们若是认为自己的功劳比的上这一百个官员,朕同样也给你们配上一个!”

    “臣不敢!”其他的官员道,开玩笑,那批官员里基本都是三品以上的紫袍官员,他们敢得罪吗?

    不愉快的插曲过后,早朝如常进行下去,李世民一切如常,但长孙无忌从李世民偶尔掠过李承乾的目光中,读懂了一些事情,李世民最忌讳的事情就是兄弟相残,因此玄武门之变以后立誓再也不杀一个血脉兄弟,而李承乾作为一个兄长却这样对待自己的弟弟,他怎能不寒心。
1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