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承乾拧起了眉头,道:“这鄂国公是开国老臣深得父皇信任,尉迟宝林又依附东宫,承乾认为推荐尉迟宝林是一石二鸟的妙计呀,既可以增强东宫势力,又能打压李愔。”

    “你呀,只看到了皮毛而已,你可知道为什么翼国公秦叔宝在皇上登基以后交出了兵权,从此闭门谢客,不问朝政吗?”

    “难道不是因为翼国公身体欠安吗?”

    长孙无忌冷笑道:“这你也相信!那翼国公是个武将,难道身体还不如我吗?他是个聪明人,自古功高震主的将军有几个好下场的,他那是以退为进,而尉池恭呢,依仗自己的军功目中无人,上回的酒宴上,居然因为一个官吏座次排在他前面,当着皇上的面打了那个大臣,气的皇上拂袖离去,这是明摆着不把皇上放在眼里。”

    “我倒也听说过此事,只是父皇后来不也是惩戒了那个官吏又安抚了尉池恭吗?这说明父皇还是很依仗秦府老臣的。”李承乾道。

    “这才是皇上的高明之处呀,他这是欲擒故纵,准备好了狗头铡,就等着那尉池恭把脑袋伸进去呢!你现在就去见皇后娘娘,就说尉迟宝林不是驸马的合适人选!”长孙无忌催促道。

    李承乾不以为意,笑道:“舅舅你想的太多了,再说我已经允了尉池宝林,出尔反尔岂不是让我这个太子威严扫地吗?”,说罢,径直离去,留下一脸错愕的长孙无忌。

    “你!”长孙无忌望着李承乾的背影脸色铁青,背手负气而去……

    报社的运营走上了正轨,李愔拿着李世民交给他的名单挨个上门把手表送到,这些朝廷大员都居住在长安的坊中,找起来也很容易,但即使这样,这手表愣是让他送了十天的时间才全部送完,这不是李愔的工作效率太差,实在是这些官员太过热情,非得拉着他吃饭喝酒,特别是在程怀亮家里,年过半百的程咬金拉住李愔就是不松手。

    “殿下,皇上说这个手表价值千贯,真是让殿下破费了!”如今程家是杏花酒的股东之一,程咬金是放开了肚皮,再也不必愁没酒喝,几碗酒下肚他的舌头开始打弯了。

    李愔终于明白程怀亮这小子的酒品为什么这么差,原来是他爹遗传的,“我也是为了大唐的江山社稷做一点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李愔开始说套话。

    “殿下谦虚了,现在朝堂上下,谁不知道殿下现在深得皇上赏识,这地下管道和报纸哪个不是是为国为民的大事!”程咬金放在酒杯突然站起来走到李愔面前,“殿下,老臣教子无方,这些个畜生是一个比一个没出息,特别是怀亮这小子,一天到晚不务正业,还想着得到清河公主的青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爹,你喝多了!”程怀亮缩着脖子道。

    “放屁,我清醒着呢!”程咬金骂了程怀亮一句,他立刻又成了缩头乌龟,看到这,程咬金更是来气,“殿下,你看看,你看看他这没出息的样子,万一哪天老臣战死沙场,这小子可怎么办?”

    李愔算是看出来了,这程咬金是绕着弯让自己促成程怀亮和清河公主,他道:“程将军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些事情我就不瞒你了,本来这怀亮和清河的事情是板上钉钉的事!”

    话到这,程怀亮父子立即紧张起来,“出了什么岔子吗?”

    “哎!前几日我去母妃那里去给怀亮探探底,谁想这尉池恭的儿子尉迟宝林也对清河公主仰慕已久,说是央求了太子向皇后禀明这件事儿呢!”

    “什么!尉迟宝林那个混蛋!”程怀亮站起来骂道:“那个畜生也配得上清河公主,老子去和他拼了!”

    “坐下!”程咬金呵斥道,他在官场也摸爬滚打了几十年,油滑得很,自是明白李愔也是不愿意清河公主嫁给尉迟宝林的,“殿下,怀亮这孩子没什么出息,但心地还是不错的,若是娶了公主殿下,一定会对公主千依百顺,如果殿下不放心,还有老臣在,这小子要是敢让公主受一点委屈,看我不打断他的腿,再说尉迟宝林,谁不知道他的德行,殿下把妹妹交给他,能放心吗?”

    “我当然明白,但是如果皇后执意如此,我也是没有任何办法!”李愔郁闷地喝了一口酒,用余光扫了眼父子两个表情,程怀亮此时急的跟猴子似的,坐立不安,看来他对清河仰慕已久的话不是假的,程咬金则是一副深思的样子,最后像是下定决心道:“殿下,清河公主也算是你半个亲妹妹了,若是怀亮和清河成了一对,你就是怀亮的大舅哥,我们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程咬金这话的意思已经很露骨了,李愔笑道:“这件事还没有定论,怀亮是我的兄弟,我肯定是帮兄弟的!”能给妹妹找个靠得住的夫君,又能获得程家的支持,这也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从程怀亮家里出来,李愔握着最后一块手表犯了愁,名单上还有最后一个人就是崔绍这个未来的老丈人。

    骑马到了崔府,李愔禀明了来意,很快,崔绍从家中走了出来,“殿下光临寒舍,请恕微臣尚未远迎!”

    “崔大人不必拘礼,我是来给大人送这手表的!”说着,把机械手表交给了崔绍。

    现在朝堂上几乎每个人都戴上了手表,得到这个新鲜玩意,不少大臣上朝前聚在一起都讨论这个,有手表的洋洋得意,没有的嫉妒的眼都红了,崔绍也是如此,但这个手表是六皇子的礼物,给谁不给谁那也是六皇子的自由,但怎么说他也是六皇子的老丈人,没有就太说不过去了,因此他恼得几日称病不上朝,现在六皇子把手表送过来,他自是欣喜不已。

    把手表收好,崔绍道:“殿下,到府中喝口茶再走吧!”

    “不用了崔大人,我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想到那个母夜叉,李愔浑身打了个冷颤。

    李愔婉言拒绝,崔绍也不好说什么,道:“那老臣恭送殿下!”
10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