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世民点头同意,李愔将报纸带回了印刷坊,让他们加紧印刷,以李愔现在的能力一天一份报纸是不可能的,一来人工速度跟不上,二来信息的收集整理也没那么迅捷,所以他初步把报纸定在三天发行一次。

    第二天,第一份出炉的报纸开始投递,邮递员骑着马,背着报纸,在早上太极宫第一声暮钟响起时,他们就开始在坊间穿梭,见到官员的府邸就扔一份报纸进去。

    “咦,这是什么?”一个家丁模样的人打开府门后,看到地上的报纸,拿起来瞅了一会儿,“管它呢,正好可以包胡饼!”

    说完,他向坊中一个胡饼摊走去,唐朝时期,这种胡饼是非常流行的伙食,和油煎面饼有些类似,十分香脆可口。

    “您的饼!”小贩把四个滚烫的胡饼拿出来,家丁赶紧用报纸包起来,往府中跑去,“刘管家,你的胡饼来了。”进了府门,家丁把胡饼递给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人。

    “嗯,不错,还是刚出炉的!”刘管家很满意。

    家丁谄媚道:“小的办事您还不满意吗?”

    两人说着,一个身穿红色朝服的人从房间走出来,问道:“刘管家,报纸到了吗?”

    “报纸?”刘管家想起了昨晚老爷交代过的话,说早上会有一份报纸送到府中,那个报纸样子就是一张写满了字的纸。

    “禀老爷,没有啊!”刘管家拧着眉头,“门口什么都没有!”

    官员疑惑道:“不对啊,皇上在朝上谈了几天报纸了,说今天会有的!”,“你再去看看!”官员道。

    刘管家刚转身欲走,官员瞥了眼刘管家手上的东西,喝道:“等一下,你手上拿的什么!”

    刘管家笑道:“老爷,这是胡饼呀,小的嘴馋就去买了一份,你喜欢这个就给你!”,把手的饼递了过去。

    官员接过胡饼,突然把那胡饼扔了,展开包住胡饼的纸,上面盛唐商报四个字格外刺眼,“狗奴,还说没有报纸!”官员气的一脚把刘管家踢倒在地上,“滚!还有下次,你这个管家就别当了!”

    “老奴该死,老奴该死!”刘管家吓出一身汗,不住磕头。

    “哼!”官员拿着沾着荤油的报纸进屋去了。

    家丁见官员进了屋,跑过去扶起管家,“刘管家你没事吧!”

    “兔崽子,你可够阴的,说,你不是不是想取代我这个管家很久了!”刘管家肺都气炸了。

    “哎呦,我的耳朵,饶命啊……”

    每一份报纸都有自己的命运,而在崔府,唐朝的第一份报纸注定是最为凄惨的:

    “站住,你拿的是什么?”一个家丁正拿着报纸准备呈递给崔绍,被崔莺莺看个正着。

    家丁老实回答道:“小姐,这是老爷要的报纸!”

    “报纸,那是什么东西?”崔莺莺疑惑道。

    “贱奴也不明白,老爷说好像是六皇子送来的东西!”

    “那个混蛋!”崔莺莺的头发都竖起来了,“给我扔厕所里沤肥去!”

    家丁吓了一大跳:“小姐,这是老爷要的东西!”

    “我才不管,给我!”说完,崔莺莺一把夺过报纸……

    太极殿,李世民微笑着注视群臣,“众位爱卿可都看过报纸了,都有什么想法,今天早朝不妨说出来!”

    一个紫袍大臣出列,“臣早上看过报纸以后,认为报纸改办,而且办的好,臣每日呆在朝中,对民间的疾苦知之甚少,而报纸上却写满了日常百姓的生活,让臣足不出户就可以了解天下事,这报纸真是我大唐之福!”

    “能得到魏征的夸奖,说明这份报纸办的还是对的,其他人还有什么想法吗?”李世民满脸笑意。

    “魏大人的话也是老臣的话,只是老臣还有一些话要说!”有一个紫袍大臣说道。

    “房爱卿请讲!”

    “前些日子,皇上谈起立法保护报纸和给报社的记者官员身份的事情,当时臣不同意,现在臣承认错误,支持皇上的决定!”

    “臣附议!”

    “臣也附议!”

    “……”

    朝堂上响起一片赞同之声,李世民本来还担心朝臣阻扰,现在终于松了口气,“那好,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讨论一下这个事情!”,他看向崔绍,“崔绍,你觉得呢!”

    崔绍脸色尴尬,“臣支持皇上的决定!”

    “哈哈哈……”李世民开心地笑了起来。

    早朝结束,众大臣离去,路上和崔绍打招呼的官员络绎不绝,这时魏王李泰走了过来和崔绍并肩而行,“崔大人可知道为什么这些官员对你突然这么热情!”

    “还请二殿下明示!”崔绍躬身道。

    “你没感觉出来吗?这些日子,父皇经常在朝堂上夸赞李愔,这些个大臣是奔着臣的六弟来的!”

    崔绍一惊,“二殿下这是何意?”

    “我们这些皇子全靠父皇的宠爱,宠爱的多一点,得到的就多一点,当宠爱到了极致,皇子也可能是太子,太子也可能是皇子啊!”李泰意味深长地说,在崔绍惊愕的目光中离开。

    在崔绍的背后,长孙无忌和李承乾走在一起,见李泰和崔绍聊了一阵,长孙无忌道:“太子啊,大臣们的行为就是朝政的风向,你看到了吗?”

    李承乾疑惑道:“还请舅舅明示!”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皇上如此赞扬六皇子,让六皇子在朝中威信大涨,以前对他漠不关心的朝臣,现在也都争相巴结他的岳父了!”

    “你说这个啊,舅舅不必多虑,我已经派人去监视他了,从他们反映回来的情况看,这个六弟只是喜欢经商和发明一些稀奇古怪地东西而已,并没有和我争夺皇位的意思,要担心,倒不如担心李泰和李恪!”李承乾道。

    “虽是这样说,但皇上对他日渐宠爱始终不是件对你有利的事情,你还是留个心眼比较好!”长孙无忌道。

    “放心吧,舅舅,我心里有数,我已经向母后推荐了尉迟宝林做清河的夫君,让李愔和程家的关系不能再进一步!”

    “什么!”长孙无忌一惊,李承乾仁孝,但智短,他这个舅舅又怎会不了解,“谁给你出的这个馊主意!”

    李承乾一愣,“舅舅,有问题吗?这是杜荷和我共同商议的!”

    “哎,我和你说过多少遍,少听那个杜荷的话,多听听东宫老臣的话,你怎么就是不听!”长孙无忌恨铁不成钢道。
11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