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着实可恶!”,程怀亮听了秦怀玉的讲述,怒道,“我去找那张氏理论理论!”,说着,就准备出门。

    萧锐一把拉住他:“秦兄的事情我们都很气愤,但这毕竟是翼国公的家事,我们这样插手不合适!”

    “萧锐说的对,这样不但不会让那张氏有所收敛,反而会让她觉得怀玉联合我们去刁难她,恐怕还会让翼国公和怀玉兄之间产生嫌隙!”吕博彦难得正经一回,劝道。

    早上,程怀亮三人到了梁王府,正撞见起床锻炼的秦怀玉,一番询问下来了解了秦怀玉如今的处境。

    秦怀玉感激地看向程怀亮,道:“怀亮兄,吕兄和萧兄说得对,这毕竟是我的家事,我娘临死前让我来长安认亲,现在我做到了,这也算完成了我娘的遗愿,至于能不能呆在翼国公府并不重要,说实在的,在那里我反而觉得浑身不自在,感觉自己像一个外人。”

    “既然这样,那就别回去了,只是秦兄,今后你有何打算?”萧锐问。

    秦怀玉道:“殿下让我先在王府中做一段时间护院,说有机会就把我推荐到军中。”

    “如此甚好!如今突厥余孽未灭,吐谷浑又蠢蠢欲动,以秦兄的家传枪法,日后定能在军中扬名一方啊!”吕博彦道。

    程怀亮拍了拍秦怀玉的肩膀笑起来:“我爹给我在军中谋了个职位,到时候说还定我们还能遇到呢!”

    说毕,四人俱都笑了起来。

    “哟,今天刮得什么风啊,把几位都吹过来了!”

    洗漱完,李愔听见笑声,寻了过来,看见几人打趣道。

    “殿下!”四人见了李愔,一起拱了拱手,吕博彦开口道:“殿下在工部任职可还舒心?”李愔领了个工部员外郎的事情肯定是瞒不了吕博彦这个家伙的。

    李愔斜睨了他一眼,“怎么?你们还打算让我请你们喝一顿?”

    “殿下误会了,这回儿可轮不到你请,请也应该是程怀亮请,难道殿下没有听说吗?皇上有意给清河公主找个夫家,正在开国功臣中衡量呢,上回曲江池我们和公主们偶遇,清河公主似是对怀亮情有独钟,据说在皇上面前也多次提及怀亮,但皇上一直犹豫不决,今天这小子拉着我们前来,是准备巴结你这个大舅哥呢!”萧锐说着,对李愔挤了挤眼睛。

    李愔再看看程怀亮,这小子一改往日大大咧咧地样子,突然扭捏地像个娘们,一张大脸通红,李愔道:“你连清河妹妹的样子都没见过,怎么就急的跟赶鸭子上架似的!”

    “所以他才来找殿下,希望殿下给他创造一个机会啊!”吕博彦碰了碰程怀亮,“你倒是说话呀!”

    程怀亮嘿嘿傻笑,“殿下,程怀亮对清河公主也是仰慕已久,还希望殿下成全!”

    “你小子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呀,好吧,我就想想办法给你吹吹耳边风,再给你探探清河妹妹的口风,如何?”

    程怀亮喜不自禁,憨笑道:“谢谢殿下!”

    李愔应承了这件事,程怀亮非拉着李愔中午喝酒,李愔推辞不过,中午又和他们胡吃海喝了一顿。

    下午李愔想起赠送手表的名单,又进了太极宫去李世民那里领了名单,李愔数了数,一共一百号人,个个是朝中大员,其中还有不少人军中的大将,比如李靖,尉迟恭,侯君集,程怀亮老爹程知节等等。

    拿了名单,李愔去了紫云宫,程怀亮的事他放在了心上,如果自己一手促成这桩亲事,程家更会坚定地站在他的身后。

    紫云宫中,李愔和杨妃说了这件事,杨妃锁起了眉头,“清河生母死得早,自小就由我带在身边抚养,说起来,她也算你半个妹妹,皇上想用联姻巩固王权,这也是为了大唐江山,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希望她能找个忠厚老实的夫君,怀亮这孩子我看也是不错,而且清河也在我面前提过几次程怀亮,似是对他有些兴趣,我也和皇后说过这个事情,皇后一开始也是认同了怀亮这孩子,只是……”

    “只是什么?”李愔急道。

    “只是今天早上皇后又来找我,说太子殿下向她举荐了尉迟宝林,问我觉得怎么样?”

    “尉迟宝林不是尉池恭的儿子吗?只是朝堂上谁人不知尉迟宝林和他爹一样粗暴无礼,妹妹这样嫁过去,岂不是要遭罪一辈子!”

    “哎,我也是这样和皇后说的,只是太子毕竟是太子,又是皇后的嫡子,她自然会为他考虑的多一点!”杨妃叹息道。

    李愔闻言皱眉不语,他对长孙皇后百般讨好,让长孙皇后对他是赞赏有加,但是毕竟亲疏有别,关键事情上她还是站在了太子一边。

    李愔郁郁不乐出了紫云宫,在宫门口,一个娇小的身影正站在门口,李愔看去,正是清河公主。

    不得不说,李愔的几个妹妹都继承了自己母亲的美丽长得是国色天香,清河公主的母亲,李愔已经忘记了她的样子,但从清河的脸上依然可以找到些许痕迹,此时的清河红肿着眼睛仿佛刚刚哭过,李愔叹息一声,走了过去,“刚才我和母妃的话你都听见了!”刚才和杨妃说话的时候,他感觉到外面有人在偷听,没想到果然是清河。

    清河轻轻点了点头,突然抱住李愔大哭起来:“六哥,我不想嫁给那个尉迟宝林,姐姐们都说,那个尉迟宝林打死过几个府中婢子,就是个**,六哥主意最多,你帮帮清河吧!”

    清河哭的声嘶力竭,李愔忽然觉得格外的心疼,李愔的记忆已经和他融为一体,对这个自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妹妹,他是疼爱无比的,现在看着她如此难过,他也是心如刀绞。

    “六哥向你保证,不会让你嫁给那个尉迟宝林!”李愔斩钉截铁道,史书记载,清河嫁给了程怀亮,但李愔不明白为何出现了这样的叉子,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已经让历史前行的方向出现了偏差吗?
1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