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杨妃的紫云阁吃过饭,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先行离开,李愔和杨妃告辞,向宫外走去。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太极宫的灯火把道路两侧映的通明,顺着来时的路,李愔一边欣赏四周的景色,一边向承天门走去,再过一会儿承天门就关闭城门了,那时候又得麻烦。

    “啊!”

    闷头走路的李愔浑没注意,一个行色匆匆的宫女突然从一个假山后面走出来和他撞了个满怀,出于二十一世纪的礼仪,李愔本能扶住了即将摔倒在地的那个宫女。

    月色凄凉,遗落一地白霜,月色洒在韦湘湘的莹白如玉的脸上,更添一丝哀婉和一种让你怜惜的惊恐。

    绵软的触感从两个手掌上同时传来,吃惊过后,他赫然明白搀扶的位置有些不妥,一只手以爪状放在了宫女胸口,另一只手放在了小宫女丰满的臀部。

    “为毛唐朝的丫头都这么早熟!”李愔咽了口口水。

    这里是皇帝老爹的地盘,这里的女人都是他的,万一被人看见,还不说他给李世民戴绿帽子,想到这,李愔迅速松开手来。

    那宫女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跪下道:“婢子该死,冲撞了殿下,请殿下责罚!”

    说着话的时候,宫女样子的更是我见犹怜。

    “没事,你走吧!”毕竟来唐朝这么长时间,李愔也学会了端皇子架子,他错身而过,继续向承天门而去。

    望着李愔离去的方向,韦湘湘气地跺了跺脚,“五贯钱白花了!”

    彩丝院,狩猎失败的韦湘湘偷偷摸摸回到寝室,一头扑向自己的床,已经脱衣上床的罗小伊笑道:“怎么了,没见到皇上?”

    韦湘湘瘪着嘴道:“皇上和皇后在一起,差点把我吓死了,幸亏我躲起来了,栓子这个死太监,下回来的时候,我非拔了它的皮不可,我的全部积蓄全没了!”

    “你是活该,让你不要去,你偏要去,这还是好的,把小命丢了,可就成了笑话!”

    气恼一会儿,韦湘湘突然一把抱住罗小伊,手在她身上一阵乱摸,嬉笑道:“什么感觉,什么感觉?”

    “呀,你这个死丫头,想男人想疯了吧!”罗小伊尖叫一声,抓住韦湘湘乱动的小手。

    韦湘湘神色迷蒙,靠在罗小伊身上道:“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遇见了六皇子,当时我假装摔倒的时候,他一只手放在这,一只手放在这,这样扶着我,当时那种感觉很奇怪唉…哎呦……”韦湘湘正说着,身子猛地撞向一边,却是被罗小伊一把推开了。

    “我才不要听你说这些!”罗小伊钻到被子里偏过身去。

    韦湘湘看了眼罗小伊,哼了一声:“嫉妒了吧!不听拉到!”……

    承天门缓缓关闭,李愔骑着红孩儿摸黑向王府骑去,长安城的街道不是太极宫,一片漆黑,只能从坊间才能看到一丝光亮。

    夜晚的长安街道上一般是见不到行人的,这是因为宵禁的原因,一般的平民如果被发现晚上在街道上闲逛,巡逻的武侯们抓住就是一顿板子,这些武侯相当于二十一世界的巡警,每天晚上都会在长安的三十八条大街上巡视。

    “站住,干什么的!”正想着,一队武侯打着灯笼就像李愔走来。

    李愔掏出腰牌递给领头的武侯,那武侯见了,惊道:“原来是六皇子!小的眼拙!”

    “没事,我可以走了吗?”李愔道。

    “殿下,请!”那武侯让开路,这时,不远处又传来几声武侯的呼喊声,那领头的武侯脸色一变,带着人跑了过去。

    李愔骑着马继续走,走着走着就觉得不对劲了,那武侯去的方向传来似乎是打斗声,而且这打斗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感觉到不对劲,李愔拉着红孩儿就准备躲开,一个人突然就跳上了他的马,同时,一个冰凉的器物抵上了他的脖子,“快走!”

    武侯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男子抵住李愔的脖子更用力了:“想要命的话就快走!”

    李愔拉了一下缰绳,红孩儿撒蹄子狂奔,马上的李愔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不禁道:“秦怀玉,秦兄?”

    那男子的身体明显动了一下,“六殿下?”

    冰凉的物体离开脖子,李愔道:“秦兄,你怎么大半夜跑出来,还和武侯发生了冲突!”

    “殿下,现在先别说这个,我们回王府再说吧!”秦怀玉说完,一声长叹。

    带着秦怀玉回到梁王府,李愔让金大谦收拾了一个房间出来,领着秦怀玉到了书房。

    这时的秦怀玉还穿着那套粗布衣裳,脸上还有五个鲜红的指印,李愔小心问道:“怀玉,你不会大半夜出去**良家妇女了吧?”

    秦怀玉急道:“殿下,你怎么还和怀玉开这样的玩笑!”

    那天曲江池喝多了以后,第二天程怀亮就拍着胸脯说把秦怀玉送到了翼国公府,已经认祖归宗,自那之后,也不见秦家有什么动静,李愔又忙,这件事他就没再问,现在看秦怀玉这样子,情况似是不妙:“究竟怎么回事儿?”

    “还不是张氏那个恶妇,我爹已经认了我,可那恶妇就是对我不顺眼,对我呼来喝去当个下人一样使唤,我气不过,今晚就和她顶了一句,谁想她上来就给我了一巴掌,我气不过就离开了翼国公府,那个地方我再也呆不下去了!”秦怀玉眼睛微红,显然是伤心至极。

    李愔听了,气愤道:“你爹翼国公就不管她!”

    “我爹认了我以后,对我倒是很好,但张氏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又给他生了个儿子,他总不能为了我把她休了吧,虽然为了我教训了张氏几次,但张氏反而变本加厉!”

    “哎!”李愔叹了口气,秦琼毕竟和张氏生活了十几年,又有一个八岁的幼子,两人自是感情深厚,而秦琼对秦怀玉只不过是心理上的愧疚而已,论感情也没什么感情,毕竟秦怀玉从一出生,秦琼就没有和他在一起生活过,想到这种窘境,又想到自己的出身,李愔忽然有些同病相怜,他道:“这样吧,你就先在王府住下吧,实在不行就在我手下做事,以你的能力还怕没有出头之日吗?”

    秦怀玉看着李愔,这些天受的委屈一起涌上心头,泣声道:“谢殿下!”
1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