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父皇英明,儿臣对你的敬仰之情真如黄河泛滥……”李愔想到的,李世民想到了,李愔没想到的,李世民也替他想到了,李愔无话可说只能大拍马屁。

    “行了,行了,和父皇还来这套,报纸的事情不能耽误,工部的事情也别耽误,你看,你才上任几天,弹劾你的奏折就上来了。”李世民说着,把一个奏折扔到了李愔面前。

    李愔瞥了眼奏折上的书写人,居然是他的顶头上司工部侍郎赵节,上面弹劾他的内容罗列了一大堆,迟到早退,旷工渎职,不守纪律,总结起来一句话,李愔是站着茅坑不拉屎,把地下管道交给他就是个错误。

    李愔巴不得不当这个破差事,还怕他弹劾,“父皇,既然有人弹劾儿臣,儿臣不想让父皇为难,不如父皇就把儿臣免职吧!”

    “胡闹!这朝廷上那个背后不参人,人前不被人参,就因为被参了一本你就不想干了,那朝廷上的大臣岂不是都得回家,这个赵节早朝上被我骂过了,我也明确和大臣们说了你单独负责地下管道的事情,不必和其他正规官员一样!”

    “是,父皇!”李世民都这样说了,李愔不再推脱,这个皇帝老爹这么给力支持,他不服不行。

    刚准备告辞,李愔突然想起了什么:“父皇,儿臣有件礼物送给你和母后!”

    “哦?”李愔的话让李世民倒是有些期待,上回的白酒让他惊喜了一会儿,这回不知道他能折腾出什么玩意。

    “父皇,这叫手表!”李愔把自己订购的机械表放在了李世民的桌子上,“父皇日夜操劳,常常忘记了时间,有了这个手表,父皇可以随时知道是什么时辰。”

    机械手表奇特的造型勾起了李世民的兴趣,他拿起来仔细打量了一番,觉得很精美,在透明的一层像是琉璃的东西后,是三个不停旋转的指针,指针不停从子时,辰时,丑时这样的文字中转过。

    “父皇,你看到这三个指针了吗?最短的那根叫时针,最长的那个叫分针,而中间的那个叫分针,秒针转一圈是一分钟,分针转一圈是半个时辰,时针转一圈就是半天……”李愔详细地把手表的功能讲解了一遍,李世民不住点头,像一个懵懂的小学生对新鲜的事物充满好奇。

    在李愔的指导下,李世民把手表带上了手腕,问站在门前的小宦官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皇上,现在是申时!”小宦官道。

    李世民看了看手表,时针的确是指在了申时上,他笑道:“真乃神物,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李愔想到李世民可能会有此问,他道:“儿臣和一个来自华夏国的商人有来往,那个国家有很多神气的东西,这只是一件小玩意而已。”

    “华夏国?朕怎么没有听话说过?”

    李愔继续忽悠:“父皇,这海外的国家数不胜数,就比如扶余国,大食国,拂菻国这些我们知道的,还有一些远隔万里我们没见过的,儿臣这段时间做生意,有幸结识了几个华夏国的商人,这批手表也是从他们手中购得。”李愔死命地吹。

    “嗯!”李世民点了点头,不再怀疑,毕竟每年都有一些陌生的国家派遣使臣来大唐,他已经见怪不怪了,“既然这是你的一片孝心,朕就收下了!”

    “谢父皇,那儿臣告退了!”行贿皇帝老爹成功,李愔告辞。

    李愔离开以后,李世民把玩起了手表,刚才李愔在侧他总得顾着自己的威严,现在李愔一走,他立刻拿起来左看右看,摘下来又戴上,带上去又摘下来。

    批完奏折,李世民看了下手表,嘴角微微上翘,随时随地可以知道精确时间的感觉就是与众不同。

    一天的工作结束,李世民拿着李愔给他的另一块手表去了延喜殿,这块是李愔给长孙皇后的。

    “果真神奇!”延喜殿中长孙皇后的表现不下于李世民当时的吃惊,李世民也是现学现卖把李愔教的那套又讲给了长孙皇后。

    “有了它就能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不会因为忘了时辰而耽搁了事情,实在是值得推广!”李世民给长孙皇后带上手表后说道。

    长孙皇后点了点头,道:“皇上说的是,只是这个手表必定珍贵,愔儿恐怕也不会拥有太多!”

    “朕也只是想想,不过让愔儿给朝中大员每人提供一个,这个不知道可行不可行,哎,那会儿我太高兴,倒是忘了问他?”

    “皇上现在问也不迟,愔儿现在正在杨妃那里呢,我刚才还看见他!”

    “这小子,还真是一个不拉下!”李世民道:“走,去看看!”

    紫云阁中,李愔在这里已经呆了一段时间,把手表送给杨妃以后,高兴之余,一定让他留下来吃饭。

    “母妃,你都看了半个小时了,还没看够呀!”李愔斜躺在椅子上,郁闷道,虽说到杨妃这里没有那么多礼仪,但一直呆着也足够无聊的,“饿死了,饭菜什么时候上来呀!”

    “急什么,再等个二十分钟!”杨妃看了眼手表,即学即用,“难得来母妃这,就那么急着回去啊!”

    “我一个月都来四五趟了,还少吗?”李愔叫屈道。

    杨妃瞪了他一眼,“四五趟多吗?恪儿每天都来给母妃请安,你呢!”

    李愔立刻闭嘴,不再说话,出了太极宫就是李恪的王府,他当然可以每天没事就来卖个脸,可他的梁王府可是在长安城的南边。

    “哈哈哈,你母亲说得对,这太极宫中你来的次数也太少了!”杨妃的话音刚落,李世民爽朗的笑声从房间外传了过来,长孙皇后和李世民并肩走了进来。

    “皇上,皇后!”

    “父皇,母后!”

    “一家人不用这么多规矩!”李世民坐了下来,直接问李愔:“听皇后说你在这里,我就过来了,愔儿,这个手表你还有多少?”

    李愔思念电转,但本能地回答道:“父皇,儿臣也没有几只了,这个手表的制作难度很大,价值又昂贵,不知道父皇准备要那么多手表干嘛?”

    “父皇想着给朝中几位重臣每人配一个,提高的他们办事的效率,如果实在为难就算了!”李世民可惜道。

    “这样啊!”李愔眼睛转了转,这不正是和大臣们拉关系的良机吗?他道:“父皇,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在这里承认一个错误,唐朝有黄门侍郎这个职位,这个王珪并不是太监,而是李世民身边的侍臣,小黄门是作者有些自以为是了,唐朝的太监叫法很直接,就是宦官,没有小黄门,黄门令之说,前面的错误,我会改过来。)
1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