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殿下,以臣下所见,梁王并非借此招贤纳士,真正的初心在于盛唐商报,殿下不必过于忧心!”上官仪最后说道。

    李承乾正把玩着一个突厥毡帽,没有回话,而是突然把帽子戴在了头上,嬉笑着问上官仪,“上官大人,你看我像不像一个突厥人!”

    上官仪神色微变,道:“殿下身为一国储君还应庄严仪表,万不可开此玩笑,这话若是传到皇上耳朵里,定会惹得皇上大怒!”

    “哼,真没趣,这里除了你就是杜荷,还有谁会知道!”李承乾不悦道。

    那青衫少年就是和房玄龄齐名,号称房谋杜断的杜如晦之子杜荷,贞观四年,杜如晦病逝,李世民痛哭三天,不能上朝。为了抚慰杜如晦,李世民答应把自己的儿女城阳公主许配给杜荷,并赐封他为襄阳郡公,又让他的长子杜构袭了莱国公。

    “殿下,上官大人说的没错,小心隔墙有耳!”

    杜如晦的长子杜构老成守旧,胸无大志,而次子杜荷却自小就以父亲为榜样,借着李世民让他伴读东宫的机会,他很快赢得了太子李承乾的信任,成为东宫第一谋士,大有当年杜如晦辅佐李世民的样子。

    杜荷如此,李承乾何尝不是,他自小便处处效仿李世民,杜荷入东宫以后,两人一拍即合,俨然准备把东宫打造成当年的小秦王府,而伴随着他的脚疾越来越严重,他对自己弟弟们的警惕一天高过一天,因为他潜意识里一直害怕李世民会因为他的脚疾把他废黜掉,毕竟谁会让一个瘸子去当皇帝。

    上官仪的话李承乾不愿意听,而杜荷的话李承乾却不得不听,毕竟他一直相信杜荷就是秦王身边的杜如晦,一定可以把他送上那至高的皇位。

    摘下帽子,李承乾对杜荷说,“那我们去后殿玩不就行了,这回你扮演突厥可汗,我扮演被杀死的将军,你给我办丧礼,可好?”

    杜荷一心讨好李承乾,笑道:“杜荷遵命!”

    上官仪张嘴欲说什么,李承乾已经拉着杜荷向后殿走去,“哎,竖子不可教也!”明德殿中,上官仪发出一声长叹。这个杜荷哪是在辅佐太子,分明就是把太子殿往火坑里带,什么事情都由着太子,还助纣为虐。

    太子两次下绊子已经让李愔提高了警惕,上官仪不能相信,总编这个位置就得换人,从这次招聘的人中,李愔选了一个叫王峥的人,论才华他的确比不上上官仪,但是贵在这个人底子干净,是刚从外地进京的士子,在长安城一个熟人都没有,正是值得培养的对象。

    这边报纸的事情的敲定,李愔回了拍卖行,经过这么多天的筹备,翡翠原石也该解开庐山真面目了。

    “董事长,各大媒体已经联系到位,翡翠原石也已经运到了sh市国际拍卖行,据我了解珠宝行业来了不少人,都等着观看切开翡翠原石,您看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办公室中,杨素心询问着李愔。

    打完一盘游戏,李愔道:“现在就开始吧,对了,你代替我出席吧,我并不想抛头露面,到时候就以一个普通的员工在下面看着就行!”

    “是,董事长!”

    sh市国际拍卖行,此时各大媒体占满了整个拍卖大厅,镜头的闪光不断映在台子上的巨大翡翠原石上,大厅的座位上来自世界各地的珠宝行业人士,他们此时坐在一起交头接耳,对台上的翡翠原石不时指指点点。

    拍卖行的侧门被推开,国际拍卖行的董事长段长明陪着杨素心走了出来,媒体的灯光瞬间转移到他们这一行人中,李愔走在杨素心的后面,一副小秘的模样。

    “请问杨小姐,您对这块巨大的翡翠原石有信心吗?据有关专家推测,如果这个块翡翠原石中全部都是高品质翡翠的话,它的价值足以高达国际市场翡翠原石的总交易额!”

    面对记者提问,杨素心充分体现了一个职业经理人的镇定,她道:“赌石本就是一场赌博,要么赚的盆满钵满,要么赔得倾家荡产,至于它值不值得,我们马上就可以知晓了!”

    一个记者提问结束,又一个记者提问“请问杨小姐这块翡翠原石出产在什么地方?如此巨大,它又是如何运来的!”

    “当然是号称翡翠之乡的缅甸,至于如何运来,我想如今交通这么发达,就不必说了吧!”杨素心微笑着开了个小玩笑。

    又回答了几个问题,杨素心看了看时间,道:“现在到了我们见证奇迹的时刻!”说完,对着在台下已经等待了一段时间的翡翠专家示意了一下,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台上巨大的翡翠原石上。

    台上,翡翠原石的切割工具已经准备好,负责切割的师父也是在赌石行业混了十年的老师傅,拿着切割工具,切割师傅在原石周围转了一圈,最终选择在原石中部一个向外突出的石块上下手。

    “滋滋!”切割机的尖锐声响起,所有人都闭气凝神等着结果。

    切割师傅一手扶着突出的石块,一手拿着切割机目不转睛,随着外层岩石的破开,里面露出了一丝晶莹地翠绿色,这让他有些紧张,更加小心了。

    “兹兹…兹兹……”整个大厅里是剩下切割机的声音,切割机下的情境被摄像机如实反映在了大屏幕上,那鲜嫩的绿色震撼了每一个人的眼睛。

    “啪!”长约一米,宽约二十公分的石块掉了下来,除了外层两公分厚的岩石层,里面全是翡翠,而原石上露出的同样是嫩绿色的翡翠。

    这一刻,切割师傅傻了,专家组傻了,媒体傻了,珠宝商人傻了,杨素心傻了,而台上,带着鸭舌帽的李愔却笑了,这块翡翠原石果然是真货。

    短暂的震惊过后,媒体的聚光灯狂暴的闪烁起来,专家组的人全部冲上了上来,查看露出的翡翠,在杨素心的示意下,切割师傅又开始切割其他的地方,但情况都一样,两公分的保护层下全是美丽的翡翠,最后李愔示意,杨素心让切割工人把翡翠原石从中间切开,如同他猜想的一样,这块翡翠原石除了外层两公分的石衣,里面都是纯净的翡翠。

    专家组还在评鉴翡翠,但下面的珠宝商人已经开始掏出电话,汇报这里的情况,因为只等鉴定结果出来,拍卖会就正式开始。

    十几分钟过后,八个头发斑白的翡翠专家站在了媒体面前:“经专家组鉴定,一致认为这是翡翠中名贵的翠绿色玻璃种,重量在三十吨,也就是三万公斤左右,估价一百二十亿欧元。”

    “天呐!”杨素心吃惊地捂住了嘴,在场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什么概念,这一块原石超过了全球翡翠原石一年的交易总额。

    段长明激动的双手不住颤抖,这一下他们拍卖行赚取的佣金还不得上亿,他道:“这次拍卖会由我亲自主持,现在开始对第一块重量三十公斤的翡翠叫价!”
11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