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得不说李世民的办事效率相当迅捷,第二天梁王府招聘布告的一侧又多了一张布告,这张布告是李世民亲笔泼墨而成,传国玉玺鲜红色的大印亮瞎了那些文人墨客的眼。

    “当今圣上亲自审阅盛唐商报,那岂不是我等撰写的文章可以直接得到皇上的御览!”

    “那还有假,万一被皇上赏识,一飞冲天也不是不可能啊!”

    “那这盛唐商报岂不是可以和科举相媲美呀!”

    “可惜只有招聘的总编和责编可以在商报上撰写文章,其他人投稿的文章都必须通过总编和责编的审核,审核通过才能上报。”

    “赵兄所言极是,只是这样也不能丢了我们读书人的节操,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一个秀才眼睛转了转,拔腿就跑。

    “张兄你这是去哪儿啊?”被称呼赵兄的人挤出告示前的人堆喊道。

    旁边一个卖水果的老农见了,不屑地说道:“笨蛋,他当然是去梁王府了!”

    “啊!”赵兄望着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张兄,那个街道正是通向梁王府,他跳脚大骂:“真是端的无耻!”

    梁王府的门前现在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彩旗飘飘,锣鼓喧天,比起昨日的冷清真是判若两地。

    一对才子相遇:

    “王兄!”

    “李兄!”

    “据说王兄昨日在曲江池一番高谈阔论让众士子羞愧而走,不再提来梁王府应聘之事,今日王兄前来是?”

    “谣传!绝对是谣传,梁王殿下深明大义之举,我恨不得高呼呐喊,怎会说出那等不明事理之语。”

    “真是如此吗?”

    “我对天发誓!”

    “……”

    日上三竿,王府门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而梁王府中始终没有动静。

    “大人,这招聘会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等了两个时辰了!”一个翩翩公子有些不耐烦。

    金大谦带着二十个护院在王府门口一字排开维护现场秩序和卫生,抓到随地丢垃圾吐痰的就立刻取消资格。

    “王爷公事繁忙,是你们想见就见,不想见就不见的吗?再说一句废话立刻取消资格!”金大谦吹胡子瞪眼说道,想起王爷昨日受的委屈他就窝火,再看这些一个个犹自摆着一副清高模样的家伙,他的火气更大了。

    被金大谦冲了一顿,翩翩公子脸色一白,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不再说话。

    王府中,李愔正在享受苏沫儿的肩部按摩,芸儿离开以后,李愔面对那些木头疙瘩一样的侍婢真心难受,气的发了几次火,苏沫儿知道后,遣走了李愔身边的侍婢,自己又是当管家,又是当侍婢。

    “王爷,你准备把那些读书人晾到什么时候?”苏沫儿听着王府外嘈杂的声音道。

    李愔舒服地眯着眼睛:“怎么也得个两天吧,太容易得到的东西都不会被珍惜,我们笑脸相迎倒是显得我们急不可耐了,他们摆清高,我们梁王府也摆一回儿清高。”

    两天的时间,梁王府外的士子数量有增无减,期间据金大谦来报还发生了严重的食物中毒事件,导致上百名士子拉稀,最后经过武侯盘查,抓住了那个卖粥的老头,原来这是一个经历隋唐两代四十年未中进士的老秀才,为了放手一搏,出此下策。

    这个事件一出,众人哗然,士子们之间的信任度直线下降,相互防备,但走路突然挨了一顿板砖的士子还是大有人在。

    第三天,痛苦煎熬了两天的士子们终于迎来了喜讯,幸存下来的士子们弹冠相庆,一些脑袋裹着白布的士子甚至留下了幸福的泪水——他们终于活了下来。

    这次的面试官是以苏沫儿为主,李愔这个王爷只是在一旁看戏,首先面试的科目是文章,诗词,这是硬件,从民间采集来的信息经过整理,通过良好的文笔才能表现出来。

    从文章诗词中脱颖而出的才子又拿出官府出具的举荐文书,这些文书上面记载着这些人是否孝廉,品行高尚,两关都通过者又考察了应变能力,那些死脑筋的一律刷掉,六天的面试下来,盛唐商报的班子终于定了下来。

    “殿下,这就盛唐商报的主编上官仪!”几天下来,苏沫儿也是有些疲惫,但值得欣慰是的确找到了一个人才。

    当在录取名单中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李愔也是有些吃惊,不禁怀疑是不是真的是历史上的那个上官仪。

    看着面前这个低着头,只有二十五岁的青年,李愔问道:“你是哪里人氏?”

    “启禀王爷,我是陕州陕县人氏!”

    史书上的上官仪的确是陕州陕县人氏,但他贞观元年中的进士,随即进入弘文馆,如今怎么会出来应聘这个主编呢!

    弘文馆是什么地方?那是给太子招贤纳士的地方,李愔的脸阴沉下来,地下管道的事情太子已经插手了,这回的报纸,太子又跟他玩了这一套,还想在商报安插奸细。

    如果是以前的李愔,也就中了太子的套了,可惜上官婉儿的亲爷爷他怎么会一点了解没有。

    “嗯,好好干!你先出去吧!”李愔神色如常,待上官仪离开以后,李愔对苏沫儿道:“把上官仪降为责编!”

    “殿下,这是为什么,我看了他的卷子,他写的文章是最好的!”苏沫儿不解道。

    “因为他是太子的人!”李愔一字一个字说道。

    苏沫儿脸色一白:“殿下,那干脆把他赶出去算了!”

    “不行,这样只会打草惊蛇,下一回太子若是派遣别的人来,我们也许无法分辨的出来了!”

    苏沫儿点了点头,忽然低下头,“殿下,都是沫儿不好,引狼入室!”

    “你不用自责,这个上官仪很有才华,是我,我也会选他,但是我们未必不可以趁此机会去挖太子的墙角,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李愔的眼眯了起来,看来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东宫明德殿,上官仪正在向李承乾汇报在梁王府的见闻,李承乾的身边站着一个青色圆领衫的青年,轻摇纸扇,不停点头。
11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