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兕子和李治把李愔的糖葫芦分发给自己兄妹以后,顿时让李愔的名字在皇宫中更加响亮了,以前的洗发水和香水让嫔妃们对他的印象已经大有改观,现在弟弟妹妹也是格外崇拜他能发明这么好吃的东西。

    剽窃后世成果的某人毫无所觉,在工部喝茶吹牛了一上午,下午旷工去小山坳,现在金大谦主管王府,苏沫儿这个丫头倒是成了盛唐商会的实际管理人。

    在工坊转了一圈,查看了新闻纸的储量,李愔觉得现在可以开始报纸的制作了。

    “办个招聘会吧!”办公处里,李愔对苏沫儿道,印刷工作必须得有人对铅字进行排版,而这一点,工坊里的奴隶是办不到的,只有那些认字的人才能承担这项工作。

    苏沫儿早就盼着这一天,她一直等着看报纸能在长安起到什么样的效果,而招聘会这个词,李愔也和她解释过了,就是招人干活。

    李愔下令,苏沫儿立刻行动起来,写了一张告示让人贴在了那些文人经常出没的地方。

    “盛唐商报面向广大才子招贤纳士,主编一人,责编五人,记者十人,待遇优厚,一日工作四个时辰,包吃包住,具体月俸面谈……”

    曲江,一个华服公子轻摇纸扇念着告示上的内容,摇头晃脑的样子分外滑稽,这就是苏沫儿写的告示,上面有招聘的职位,同时对这些职位附上了解释,毕竟这些新潮的词,他们不懂。

    “……梁王属下产业,品质保证!”公子哥念完最后一句。

    “这是什么意思?怎能把我们读书人和铜臭挂在一起,真是有辱斯文!”一个穿着乞丐服的公子大声嚷道,一副清高的样子。

    “得了吧,王兄,读书人也得吃饭,这上面说了,付出劳动获得报酬,这没什么值得丢人的,我倒是觉得不错,能够撰写文章,还能有钱拿!”他身侧一人道。

    “俗不可耐,孟子曰贫贱不能移,富贵……”

    “迂腐,谁说读书人不能赚钱!”

    “……”

    告示旁,文人才子们你一言我语开始了辩论大赛,在这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时代,这样的争论也很正常,这些文人墨客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从来不知茶米油盐贵,就是后来的李白穷困潦倒的时候也没想着如何生财有道,而是想着倒插门到大富人家,清高到如此程度已经属于精神有问题了。

    招聘会的面试地点在梁王府,李愔和苏沫儿是面试官,但李愔和苏沫儿还是低估读书人封建的思想了,等了两天居然一个人没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李愔傻掉了。

    苏沫儿苦笑道:“这些读书人全都想着考取功名,一心扑在读书上,有几个愿意把时间放在这个上面的,就算他们本人同意,他们家里也不会同意的。”

    李愔来回踱着步子,没有识字的人就不能继续下一步工作,必须得想个办法,“李世民!”,突然李愔想到了自己的皇帝老爹,如果自己的报纸得到了官方认可,而且再把噱头打出去,就说这些报纸主要是提供给朝廷官员看的,他就不相信那些一门心思想往朝廷里钻的读书人还坐得住。

    想到这一点,李愔立刻动身前往太极宫。

    “殿下,皇上在御花园陪皇后娘娘说话呢!”上回塞了一个夜明珠给王珪,这个黄门侍郎对自己的态度大改以前公事公办的样子。

    “那还劳烦王侍郎禀报一声!”

    “六殿下稍等!”说着,王珪进了御花园,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六殿下,皇上让您进去!”

    “多谢王侍郎了!”李愔拱了拱手。

    御花园中,李世民正陪着长孙皇后散步,李愔进来,道:“儿臣参见父皇,母后!”

    “免礼,王侍郎说你有要事禀报,难道是地下管道的事情遇到了什么困难?”李世民问道。

    “启禀父皇,不是管道的事情,儿臣是因另一件事情来得!”

    “哦?什么事情!”

    李愔整理了一下措辞,道:“儿臣准备生产一种叫报纸的东西!”

    “报纸?”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携手在一个凉亭中坐下,李愔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是的,这种报纸有些类似奏折,只是奏折是给父皇看的,而这报纸是给天下人看的,这报纸上同样记录着天下大事和日常见闻,可以让每一个大唐子民了解大唐正在发生着什么!”

    李愔的话勾起了李世民的兴趣,他道:“你再说的详细一点!”

    李愔清了清嗓子,开始一点点叙述报纸对大唐的各项好处,直说了大半个时辰,而李世民越听越是兴奋,长孙皇后也是频频点头。

    “好一个舆论监督,好一个广开言路,这个什么报纸一旦办起来,不就是等于可以把朕的政策律法宣传到每一个大唐子民手里吗?而大唐子民的疾苦都可以反馈到朕的手里,愔儿,你真是为大唐立了一件奇功!”李世民站了起来,使劲拍了拍李愔的肩膀。

    李世民认可了报纸,李愔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地:“父皇,报纸的确是对大唐百利而无一害,只是……”李愔先买了个关子。

    “只是什么?有什么困难就和父皇说,这是有利于大唐的好事,父皇一定会支持你!”

    “儿臣想让父皇发布一则皇命,给盛唐商报一个官方授命!”

    李愔的话正中李世民下怀,明白了报纸可以左右言论的能力,他当然明白这样的东西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但李愔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也不好直接抢过来。

    李愔算计李世民同时,没想到李世民也在算计他,李世民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朕就向民间发布一则皇命,宣布这报纸出版前必须通过朕的审阅,如何?”

    李愔几乎乐得疯掉,李世民直接审阅报纸那将给盛唐商报带来巨大的潜在利润。

    “儿臣,多谢父皇!”报纸这种东西一旦办出来,早晚会被朝廷干预,与其被其他官员插手,不如直接通过李世民,怎么来说李世民也是李愔的亲爹,不会太坑他的。

    李愔心满意足地离开太极宫,李世民同样也是乐不可支,御花园中,长孙皇后道:“愔儿不是以前那个顽劣的孩子了,皇上也该收起以往对愔儿的偏见了。”

    李世民沉吟道:“这几个月愔儿的改变我也看在眼里,我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明白的,否则也不会让去当工部员外,为的就是试试他,而今天这个报纸更是让朕对他刮目相看。”

    长孙皇后笑道:“臣妾也是如此!”
11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