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到老宅,李愔上网查询了一下翡翠的资料,目前国际市场上商业品级的翡翠玉石百分之九十五来自缅甸,因此翡翠又被称为缅甸玉,而统计证明,翡翠玉的成交额极高,仅一年就达到了八十亿美元,而随着缅甸翡翠原石矿的枯竭,翡翠的价格更是节节攀升,而在去年在缅甸的一次翡翠原石拍卖会上,一块112公斤重的冰底飘绿花翡翠原石更是创下了单笔五亿元的成交价格。

    看到这里,李愔想着戒指中的那块高达三米,宽五米,足有几十吨重的翡翠原石一时间傻掉了,此原石一出,岂不是将轰动全世界。

    第二天,李愔天不亮就到了大唐拍卖行,前台接待小赵见到李愔吓了一跳,急忙把吃了一半的早餐藏起来,这一幕被李愔看到,他莞尔一笑。

    “打电话让杨董事过来!”李愔道,接着补充了一句:“继续吃吧,还没到上班时间。”

    “是,董事长!”小赵,名赵媛媛,今年刚从学校毕业,在拍卖行已经工作了三个月,再过几天就可以转正了,望着向楼上去的李愔,她轻轻吐了口气,希望自己没有给李愔留下坏印象。

    杨素心的家住在距离拍忙行不远的一个小区,接到赵媛媛的电话,她画了点淡妆就急匆匆赶了过来,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董事长难得会来几次拍卖行。

    “董事长!”敲门进来,杨素心坐在了李愔对面,“你可真够神秘的,从来都是你找我们,我们从来找不到你!”

    李愔道:“神神秘秘的才叫董事长,一天到晚在公司的那是职业经理。”

    “是啊,像我们这种给老板打工的就是命苦!”杨素心和李愔也算是熟人了,说话也放得开了。

    李愔笑道:“你就别谦虚了,怎么说你也是二老板,对了,谈正事,你去联系一家国际知名的拍卖行,就说拍卖翡翠原石,这是一些那块原石的照片,再找一些权威的翡翠鉴定专家过来。”

    杨素心一愣,道:“董事长你怎么做起了翡翠生意!”,她拿起那些照片一看,吃惊地捂住了嘴,“这么大的翡翠原石!”

    “所以才让你去找一家国际大型拍卖行!”

    吃惊过后,杨素心冷静下来,她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道:“董事长,你不会上当了吧,现在赌石生意风险可是很大的,这块石头你肯定花了不少钱买下来的吧!”

    李愔心里也是没谱,他只是看到了石头的一角露出来的是翡翠,其他地方是什么样的他怎么会知道,但是他相信骠国不会无缘无故专门挑了这个原石,李愔道:“赌石当然就是一场赌博,花钱把中外媒体都找来,把声势造大一些,就在拍卖行当着媒体的面切开原始,假的就权当是个笑话,真的,就足以扬名世界了!”

    李愔是老板,老板发话了,杨素心也就不再说什么,又把公司的运营情况和李愔汇报了一遍,杨素心按照李愔的话先行去了找了sh市国际拍卖行。

    把媒体和专家组织起来不是一两天的事情,李愔回了趟王府交代了一下事情,又回到了拍卖行,李世民把建设地下管道的任务交给了他,他总得上点心。

    拿着自己画的长安地下管道图,李愔让公司的司机载着自己到了一家工程设计公司,让他们根据实际情况设计一套图纸出来,毕竟,自己只是二道坝子,半懂不懂,还得人家专业人士出手。

    工程设计公司处在sh市一个商业区,把自己的要求和设计公司说了以后,李愔懒得等,就去街上逛了逛。

    走在街上,李愔一边打量着商店里的商品一边想着如何能把这些东西搞到唐朝去,生活了一段时间,唐朝生活物资的匮乏让他苦不堪言,也该想想办法了,路过一家手表店,李愔停下,灵光一闪。

    “老板,你们这里可以定制手表吗?”

    “当然可以,但是一个两个的我们可不做!”

    “一百个行吗?”

    “这个可以,你想要什么款式的?”

    “我要古旧一点的自动机械表,上面的时间用繁体的子时卯时代替,可以吗?”

    “没问题!”

    离开手表店,李愔又买了一些零食回去,唐朝的饭实在吃不下去了,哪天他得把王府的厨子**一番,让他把二十一世纪的菜给做出来。

    设计院的效率很快,下午的时候,李愔就拿到了图纸,看看时间,他也该去工部报道了。

    工部尚书吕尚也算是李愔的老熟人了,李世民的旨意已经到了工部,李愔领了官服,正八经成了一个六品工部员外郎。

    “殿下,皇上交代过了,地下管道的事一概由你负责,需要多少劳役多少银子您只管开口!”吕尚把李愔拉到一边,小声道:“只是殿下得仔细点,这事不只皇上在看,太子殿下也在看。”,说完,瞥了眼坐在西北角落的一个年纪二十上下的官员。

    李愔并不认识那个官员,但吕尚意思很明显,那个是太子的人,“尚书大人,李愔既然领了员外郎的官职,那就是你的属下了,在这,大人不必再以殿下想称,把李愔当成一个普通官员即可。”

    吕尚明白李愔这是做戏,笑道:“殿下真是平易近人,那吕尚就斗胆了!”

    建造地下的管道刻不容缓,和工部官员寒暄了一遍,李愔打开图纸开始向这些官员讲述如何施工,同时他也知道了那个官员的名字叫赵节,任工部侍郎,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贞观十七年太子李承乾谋反,也有个叫赵节的,就不知道是不是他了。

    “建造方法很简单,开凿沟槽,埋下管道,最后回填,最重要的一点是坡度,这个坡度一定要把握好,否则这些水排不出去。”

    李愔上任总不能当个光杆司令,于是吕尚又派遣了两个九品工部主事给李愔,一个叫孔池,一个叫王慎,都是刚进的工部官员。

    “大人,这些都不是问题,难的是这个管道如何制作?”孔池问道。

    李愔早有准备,拿出了设计院设计的管节图纸,上面都是管道的具体形状尺寸,“把这个交给官窑,让他们按照这个尺寸和形状烧制陶瓷管道,告诉他们不必烧的华丽好看,耐用就行。”

    “是,大人!”两人领命而去。

    离开工部,李愔的心情有些阴霾,他一直不愿参与朝政就是为了避免引起某些人的注意,帝王之家无亲情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李承乾现在虽是稳坐太子之位,但依旧没有放下对弟弟们的警惕,这从李愔刚到工部上任,他就把自己的心腹安插进来足以看出一二。

    “是该未雨绸缪了!”想到李世民驾崩之后,李恪和李愔的悲惨宿命,他第一次感觉到了那让人不安的危机,“昨日李愔已死,今日的李愔决不重蹈历史的覆辙!”李愔暗暗发誓。

    似是感受到李愔内心的改变,红孩儿发出一声高昂的马鸣,迈着蹄子撒欢地向前跑去。
1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