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伊,看谁来了!”

    房间中,罗小伊坐在窗边正望着外面的滂沱大雨,常氏走了进来。

    “姑妈,我不是说了谁都不见吗?”罗小伊依旧看着窗外的景色回道。

    常氏还欲说什么,李愔拦住了她,常氏谄媚地笑了一下退了出去,转过去,她脸色比此时的天空一般阴沉。

    李愔走了过去,看着罗小伊单薄的身体,百般滋味涌上心头,深深吸了口气,他平静地说道,“怎么,连我也不见吗?”

    罗小伊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着湿淋淋的李愔,忽然有些想哭,但她又立刻强压下心中那份冲动,“殿下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这么大的雨还往这来,万一得了伤寒,那岂不是小伊的罪过。”

    温柔的话语从罗小伊口中说出,李愔心中构建的心理防线几乎崩溃,他明白,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让他对罗小伊还是有些喜欢的,苦笑一下,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我只是路过,进来避避雨!”

    “殿下怎么了?为何对小伊如此冷淡?”女人的敏感让她觉得今日的李愔不同于往日。

    “没有,只是被雨淋的不舒服而已!”

    罗小伊笑道:“那我让小绿烧些热水给殿下去去寒气,再换一身干衣服”!

    “不用了,我待一会儿就走!”李愔把准备出门的罗小伊拉了回来。

    罗小伊怔怔望着李愔,忽然道:“殿下何必急着离去,也许这是我们最后相见了。”

    “为什么!”李愔抬起头来,胸口一窒。

    罗小伊没有回答李愔的问题,轻轻靠在了他身上:“缘来则聚,缘去则散,殿下何必多问!”

    大雨持续了整整一夜,长安城中内涝严重,李愔骑在红孩儿身上,一些深的地方,积水甚至湮没了红孩儿的膝盖,李愔走在街道上,到处可以看得见从屋子里往外漂水的人。

    “哎,倒霉催的,这么大的雨有十来年没下过了!”一个年龄大的长者从屋里端出一盆水,咒骂道。

    “可不是马!记得那时黄河泛滥了,淹了不少地方!”又一个人说。

    “但愿今年的黄河不要决堤,不然我们长安的米价又得上涨了!”一个人叹息道。

    “……”

    李愔路过民居的时候,不时听到这样的谈话,他的心头升起一丝隐忧,干旱和水患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一件让朝廷头疼的问题,一个处理不好,很容易导致民变,二十世纪的长江水灾即使在拥有先进的科技下情况下,也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更别提现在的唐朝了。

    这个问题,李愔略想一下也就过去了,他现在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罗小伊要离开了,而且两人可能以后再也不能见面,他追问为什么,罗小伊也是不说,只是让他不用再去想她。

    罗小伊这个举动让李愔越加迷惑了,既然她对自己图谋不轨,那就应该围在自己身边,可是为什么又突然离开?这时,他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和苏沫儿是不是多心了,吐出一口浊气,李愔顿觉五味杂陈。

    太极殿中,文武大臣分列两边,朝堂之上一片窃窃私语,龙椅上李世民威严正坐不断用目光扫视着群臣,“众位爱卿,如何治理长安城中的内涝,现在可有建议。”

    “皇上!长安城内涝由来已久,天晴自会消散,臣认为不必劳民伤财治理!”一个颇具儒生气质的朝臣应道,此人叫姚思廉,在李世民是秦王的时候便一直追随,是秦王府著名的十八学士之一。

    站在前列的长孙无忌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地笑意,这个姚思廉还真是一个榆木疙瘩,不会揣摩圣意,皇上既然提出了这个问题,那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历代都没有办法的事情,若是在李世民手中解决了,岂不更是能够证明李世民的英明神武。

    “姚大人的话,无忌不敢苟同,长安城每年内涝都会给百姓的生活带来不便,天子脚下,众口悠悠,岂不是让他们指着皇城说三道四!”

    李世民点了点头,“那司空有何解决办法吗?”

    长孙无忌尴尬道:“臣正为此事日夜深思,但还没有相到妥善的决绝办法!”

    失望溢于言表,李世民道:“长安内涝之事,还望各位臣工集思广益,凡是提出合理解决办法的人,朕必重重有赏!”,顿了一下,李世民接着道:“另外,让黄河沿岸地区做好防洪抗涝,对一些玩忽职守的官员定要严惩不贷。

    “是!陛下!”

    梁王府,李愔正组织着下人清理王府的积水,回到王府以后,他头都大了,自己的王府现在整个成了鱼池子,不时可以看到一条条小鱼到处乱窜,不过还好,他的王府地势比较高,一个上午,积水被清理的差不多了,但院子里还是泥泞的很。

    “六弟!”

    李愔还没喘口粗气,李恪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

    “你怎么过来了三哥!”李愔奇怪道。

    李恪羡慕地看了眼李愔府上被清理出来的地面,“我那个王府现在是养鱼的,不是住人的,早知道当年我就选你这个王府了,地势高,积水清理就是快!”

    “你可别打了我的主意!”李愔瞪了他一眼道。

    李恪嘿嘿笑道:“你三哥是这样的人吗?”

    “是!”李愔不给他面子,“我的钱……”

    “今天天气不错!”李恪机智地打断李愔,“哥哥就在你府上暂住几天,王府收拾好了,就回去。”

    “沫儿,让下人收拾一间房子出来!”李恪怎说也是自己的亲哥,他怎么也不能下逐客令。

    “是,殿下!”苏沫儿领命而去。

    “不错!”望着离去的苏沫儿,李恪诡异地笑道:“你们有没有那个!”

    “你以为是你吗?竟糟蹋王府的丫头!”李愔鄙夷道。

    “六弟这样说不对了,怎么是我糟蹋她们呢,君不见都是她们强迫我的!”李恪不满道。

    “切!”李愔用一个字表示抗议。

    “不和你玩笑了,今天父皇在太极殿给重臣留了个难题,说谁能解决长安陈的内涝,就重重有赏,三哥我想了半天也没有好主意,你也帮我想想!”李恪忽然正色道。

    “重赏!”李愔只对这个两个字有兴趣,“我是一个办法!”他说道。
1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