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我家后院是唐朝》第三十四章 李世民笑了,李愔哭了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完萧锐的讲述,李愔明白了前因后果,原来就在他忙碌的这几天里,长安城中开始疯传一些他和崔莺莺的流言,流言的内容主要停留在他和崔莺莺在马市大战三百回合的地方,也不知道是谁那么缺德,添油加醋把他和崔莺莺的打斗变成了香艳的小说,大战三百回合的主角李愔变成了一个**在对少女进行无耻的侵犯。

    “这是谁胡编乱造的,老子割了他的舌头!”李愔大刀一挥,那种婆娘谁敢去占便宜,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他。

    萧锐向往道:“殿下,这样的好事我们求都求不来,你倒是还生气,简直没天理呀,能娶一个五姓女,我死也无憾了!”

    “滚一边去!”李愔顿时感觉他的人生昏暗了。

    与此同时,崔府现在一片鸡飞狗跳,崔莺莺爬上了院中一颗百年老槐树,树下站满了下人。

    “我不嫁,我死也不嫁!”跳上一颗粗壮的枝桠,崔莺莺冲着站在下面的崔绍喊道。

    崔绍的身边站着崔莺莺的母亲卢氏,此时她正擦着眼泪,不停哭泣。

    “孽障,你给我下来!”崔绍怒色上脸,他何尝想把女儿嫁给那个放荡不羁的六皇子,只是民间的流言凶猛,现在朝堂上下,哪个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被那个李愔占尽了便宜,这让他的女儿以后如何嫁人。

    “我就不下来,嫁给那个混蛋,我还不如去死!”

    卢氏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道:“老爷,你怎么忍心看见女儿嫁给那个六皇子,他的顽劣之名,你又不是不知道,嫁给他以后,你让莺莺以后如何生活?”

    崔绍的脸色由红转青,怒道:“还不是你把她惯得无法无天,闯出了这样的事端,哭,哭有什么用,我已经答应了皇上,现在悔婚就是犯了欺君之罪,是要满家抄斩的!”

    “呜呜……”崔绍说完,卢氏哭的越加凶了。

    树上的崔莺莺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比起崔家的阴沉氛围,现在的紫云阁是一片欢笑声,李世民,长孙皇后和杨妃都是满面笑容。

    李世民道:“这个老六,这回算是立了功,崔绍的吃瘪的样子真是大快人心!“

    “五姓七望自允士族门阀,对朝廷是阴奉阳违,这回也是给其他望族提个醒,这大唐是李氏皇族的天下,让他都夹着尾巴做人!”长孙皇后笑道。

    三人中最开心的当属杨妃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娶了媳妇,而且还是崔氏族长的女儿,“皇后说的是,只是这婚期打算是订在什么时候?”

    李世民道:“瞧你急的,我和崔绍商量过了,把婚期定在了十一月中旬,那是个吉日,也就几个月时间了。”

    “我代愔儿先谢谢皇上和皇后了!”杨妃喜道。

    从萧锐口中得到了小道消息以后,李愔就活在了忐忑中,而下午杨妃的召见,彻底摧毁了李愔最后一丝幻想。

    “不能不不娶?”李愔试探着问一脸喜色的杨妃。

    “不能!”杨妃的话很坚决。

    李愔急了,道:“母妃,你是不知道那个崔莺莺的厉害,太过泼辣!”

    “就是个母夜叉你也得娶!”杨妃有些不悦,“不喜欢就娶回家放着,总之这婚事已定,没有悔改的余地!”

    “又是政治婚姻!”李愔不满道。、

    杨妃抿了口茶道:“没错,是政治婚姻,你看这满朝上下,谁家不是政治婚姻,你也不小了,改为以后打算打算,这崔家树大根深,你有了这个后台,别人动你,那也得掂量掂量。”

    谈判失败,李愔郁郁不乐回了王府,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罗小伊正站在王府门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你怎么来了?”李愔还记得罗小伊的那晚对自己的拒绝,“你不说不欠我了什么了吗?”

    罗小伊没有回答李愔的话,而是说道:“难道殿下不请小伊到王府坐坐!”

    李愔仔细盯着罗小伊想从她脸上找到些什么,只是他看到的只是公式化的笑容。

    “你敢进来就进来吧,我梁王府可是个虎窝,进来容易,出去可就难了!”李愔嘿嘿笑道。

    罗小伊脆声道:“虎窝?也许小伊可以把它变成一个温柔乡呢!”,说着给了李愔一个你懂的眼神。

    初尝云雨的李愔如何能经受罗小伊这样的挑逗,不管其它,抱着罗小伊就进了王府。

    一番红尘帐暖,罗小伊躺在李愔的怀中,把玩着李愔送她的王府新产品——花露水。

    “殿下,这不是和香水一样吗?”

    李愔轻触着罗小伊光滑的脊背,道:“当然不一样,这个花露水是一种专门用来驱赶蚊虫的特殊香水,而且可以止痒。”

    “真的吗?”罗小伊又闻了闻,嬉笑着在李愔怀里拱了拱。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罗小伊执意不肯在王府留宿,乘着马车又回了丽春院,李愔有些失望,第一次有了孤枕难眠的感觉,这时他不禁开始问自己,是否要继续走下去。

    于此同时,望着罗小伊离去的还有一个人——苏沫儿。

    “司马徒,将罗小伊的身份背景全部给查清楚交给我!”夜色中,苏沫儿的声音有些冰冷。

    司马徒犹豫着道:“苏管家这样不好吧,要不要和王爷说一声!”

    “哼,你们男人美色当前,有几个还有理智的,你尽管去办就是,出了事情,我来担待。”苏沫儿一改往日温柔娴淑的样子,露出了自己刚强的一面。

    “是!”司马徒应声道。

    吩咐完司马徒,苏沫儿望着李愔的房间叹了口气,白天的时候,他已经从吕博彦手中得到了李愔和罗小伊“勾搭”上的消息,而以一个女人的认知来看,她觉得这个罗小伊绝非善类,明显是在**六皇子,说是报恩,纯属牵强附会,她怎么不去报吕博彦的恩,程怀亮的恩,萧锐的恩,偏偏把所有的恩情全部硬按在了李愔头上,而且,她出事也是因为一个皇子,五皇子。如果是其他人用强倒是罢了,这个李佑虽然顽劣,但毕竟是一个皇子,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还专门跑到丽春院去用强,其中肯定有问题。

    “殿下,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苏沫儿气鼓鼓道。
11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