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殿下,小伊再敬你一杯!”

    罗小伊几乎和李愔脸贴着脸,少女特有的体香扑面而来,这画舫中的美酒正是李愔府上产出的高度白酒,七八两酒下肚,李愔不胜酒力已是有些醉意,心中仿佛是有团火一样在燃烧。

    “殿下,那日若不是你出手相救,小伊的清白恐怕早已毁在了五皇子手中,为此,小伊再敬你一杯!”

    李愔晃了晃脑袋,用最后一丝清明道:“我也只是误打误撞为兄弟出气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

    “虽是这样说,但若不是殿下在场,谁又能拦得住五殿下!”罗小伊把酒杯放在了李愔嘴边,忽然趴在了李愔身上,吐气如兰。

    “好吧,最后一杯!”最难消受美人恩,李愔只得又喝了一杯下去。

    李愔如此,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见李愔又喝了一杯下去,罗小伊对坐陪的几个美人眨了眨眼睛,几个美人同时点了点头,把吕博彦等人扶出了画舫,那些乐姬也是鱼贯而出。

    “罗姑娘这是何意?”李愔醉眼朦胧,说话也没了力气,浑身上下越加燥热,一股来自原始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这时,罗小伊站了起来,笑容越加妩媚,轻解罗裳,“殿下的恩情,小伊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侍,还望殿下怜惜!”,话音一落,一个雪白的肉体出现在了李愔面前……(和谐一万字)

    夕阳的余晖中曲江湖面一片血色,盛开的荷花沐浴在阳光中越显娇艳,一只蜻蜓被吹起的夏风惊扰,从露出的荷尖上逃走,落在了湖畔一艘造型华贵的画舫中。

    “啊!”一声痛呼,惊得刚落下的蜻蜓又再次飞起,茫茫湖面,消失了身影。

    这个声音来自李愔,此时的他头疼欲裂,而更让他头疼的是光溜溜躺在他身边的罗小伊。

    他已经记不清是他扑向罗小伊,还是罗小伊扑向了她,只是从罗小伊凌乱的头发和偶尔皱起的眉头看来,李愔猜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李愔的动作让罗小伊醒了过来,她睁着一双眼睛静静看着李愔,接着又将身体贴在了李愔身上:“罗小伊一介烟尘女子,能得到殿下的宠幸,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本王……”李愔现在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他在思考着该怎么办,睡过就走?他明白这不是二十一世纪,睡了一个烟尘女子很正常,而且还是她主动的。娶回家当小妾?李世民知道以后一定会把他的第三条腿打断。养在外面?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正在李愔做着前所未有的思想斗争时,罗小伊坐了起来,“殿下,小伊该回去了!”

    “别回去了,本王给你买座宅子,以后你就做个良人吧!”不管怎样,这个罗小伊都是自己第一个女人,李愔望着床上的点点落红道。

    若是换做其他烟尘女子,她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成为一个皇子的女人,这是何等的荣耀,只是,她是罗小伊。

    眼神中闪过浓重的悲哀,罗小伊注视着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他此时的眼神有些慌乱,对她似是有些依依不舍,是的,这是她希望的,希望这个男人从此败在他的石榴裙下供她驱使,只是不知道为何,她的心却前所未有的疼痛起来,她也是个少女,有着少女的幻想,她渴望有一天属于她的男人能够骑着骏马载着她奔驰在青山绿水旁,相偎相依,白头到老,可是,她注定不是一个普通的少女。

    “殿下的好意,小伊心领了,只是小伊自小便是姑妈养大,我是不会离开丽春院的!”罗小伊迎着李愔的目光道。

    罗小伊的决定让李愔忽然有些愤怒,甚至他都不明白这种愤怒由何而来,“这是一个皇子的命令!”

    罗小伊笑了起来,轻轻靠在了李愔身上,“殿下,小伊只是一个烟尘女子,贞洁早晚也是被人拿钱买去,与其这样,小伊宁愿把它交给自己的恩人,小伊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现在已经不欠殿下什么了,而我还欠着姑妈的,恕小伊难以从命!”

    李愔沉默了,就算是一代帝王,拥有至高的权利也无法左右一个女人的心,从罗小伊坚定的眼神中,李愔看到了绝决,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败。

    “随便你!你以为本王有多在意你嘛!”李愔穿上衣服,拂袖离去。

    李愔说的是气话,罗小伊又如何听不出来,望着负气离去的李愔,她的心中忽然有一丝甜蜜,接着迅速又被一层阴影覆盖,一个声音在不断告诉她,“他是你杀父仇人的儿子,他是你杀父仇人的儿子……”

    李愔离去,一个身影从幕帘后走了出来,“小伊,委屈你了!”

    “姑妈!”转过身,小伊扑向常氏,啜泣起来。

    常氏拍着罗小伊单薄的肩膀道:“孩子,这就是我们的命,太子殿下那日见过你以后很满意,过些日子,他就会把你以舞姬的身份送入太极宫,到了宫中你一定要努力讨取李世民的欢心,一旦有机会就……”常氏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接着道,“至于这个六皇子,你继续讨取他的欢心,若是刺杀失败,我们就散布他勾结刺客的谣言,逼他谋反。

    “是,姑妈!”罗小伊神情复杂。

    回王府的路上,李愔渐渐冷静下来,思前想后,他的气愤也不过是来自他自私的占有欲而已,苦笑一下,李愔把罗小伊的身影从脑海中甩去,她只是一个烟尘女子而已,李愔这样安慰自己,只是他甩得掉吗?

    “双喜临门啊,殿下!”第二天,被李愔丢在曲江的一行四人到了王府,见到李愔,吕博彦笑的很阴险。

    “什么双喜临门?”李愔心情不爽,正舞着一把大刀,刀锋在吕博彦面前一划而过,吓得吕博彦倒退三步。

    萧锐幸灾乐祸道:“一是恭喜殿下摘下了长安花魁,二是恭喜殿下,据说崔家答应了崔家小姐和你的婚事。”

    “什么!”李愔大惊,大刀差点掉了下来。
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