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香水的销售走上正轨以后,王府的收入顿时爆涨,前来购买的商人不仅包括长安的商人,外地的客商也纷纷慕名而来,其中还包括波斯,大食,天竺,真腊等国的商人,梁王府门前真的是车水马龙,水泄不通。

    看到如此盛况,佟年自是肠子都悔青了,几天都没吃下饭,不过李愔还是给他留了条财路,梁王府卖出去的香水,都是十贯一瓶,佟年还是可以赚个差价的。

    “殿下,根据你的吩咐,这几天销售的数字给您统计出来了,本地客商购买王府香水总共是六万四千贯铜钱,外域客商是六万一千二百贯。”苏沫儿拿着一个账本念道。

    “还不错!”李愔有些惊讶,没想到那些外国人的购买力这么高,见到王府门前堵满了金发碧眼的老外,李愔就让苏沫儿把卖香水的数据分开,为的就是看看这些外国商人的腰包怎么样,结果出乎他的意料,几乎平分秋色。

    历史研究,唐朝当时的经济总量占了当时世界的六成,但是这是指唐朝中后期,贞观之时,唐朝大地刚经过绵延战火,很多百姓还活在温饱边缘,百废待兴,所以经济总量并没有那么高。

    “外国人的生意可做!”李愔了解数据,心中想到,他们的钱不赚白不赚呀。

    香水的事情放在一边,小山坳中工坊已经完工,李愔购买的设备也都到货,就等着工匠一到就可以开工。

    而在工匠的事情上李愔倒是犯了难,随便找一些人吧,担心保守不住秘密,可是不会说漏嘴的人又去哪儿找,无奈,李愔只能把那三家招来问问建议,毕竟他们也有份,不能一家独揽这个事情。

    “这还不简单,买一些私奴不就成了!”萧锐想都不想,说道。

    “私奴!”

    “萧锐说的没错,实在不行我们向工部购买一些官奴!”吕博彦附和。

    “买私奴还行,官奴就算了吧,万一里面有个别家安插的细作,我们的秘密还不全被偷走了!”程怀亮粗中有细,一番话说得也是很有道理。

    唐朝时期仍旧保留着夏商遗留下来的奴隶制度,而这些奴隶可以分为官奴和私奴,其中官奴多是被籍没的罪犯,由尚书省的刑部监管,而私奴主要来自自卖自身的贫苦农民和被人掠卖的百姓,无论是官奴和私奴,他们的地位都非常低贱,是购买者的私人财产,和畜类无异,而王公贵族中斗富的项目中,炫耀自己私奴的数量也占其一。

    生在提倡人道主义的社会,但在这里入乡也得随俗,而且这些私奴到李愔手里的待遇肯定比在其他王公贵族手里强,想通了这点,李愔也就没说什么,同意了购买私奴。

    有生意的地方就有市场,奴隶买卖在唐朝也属于一个正当行业,并受到律法《唐律疏议》的保护,在西市就有一个正规的奴隶市场,商定以后,四人往西市而去,为工坊挑选工匠。

    马车从东市到西市必须经过长安著名的朱雀大街,这条大街是长安城的中轴线,隔断了东西两市,朱雀大街街道宽度达到了一百五十米,街道两侧是粗壮的梧桐和垂柳,李愔也是第一次经过朱雀大街,路上,他掀开窗帘,观赏着这史书上记载的景观,叹为观止。

    相比东市,西市的繁华程度不遑多让,街道上人流如川,商贩云集,在西市的东南角落,马车停了下来。

    他们的面前是一个长宽约三十五米的露天广场,广场上跪满了蓬头垢发的奴隶,一些管家模样的人不时在这些奴隶中挑挑拣拣。

    见到四个公子哥从奢华的马车上下来,一个奴隶贩带着讨好的笑走了过来,“几位爷,你们有什么需要,我们这什么样的奴隶都有,苦力,侍婢,还有新来的处子!”说道处子,奴隶贩猥.琐地笑了起来。

    “哦?有什么货色,让我看看!”吕博彦狗改不了吃屎,立刻两眼放光。

    “几位爷这边看!”奴隶贩子指着一排跪着的四个年纪在十二三岁的女孩,“这四个是新来的,姿色都是上等!”

    相比较其它奴隶,这四个女孩子穿着华丽,脸上也是干干净净,显然是被奴隶贩子精心打扮过的。

    “年纪也太小了吧!”吕博彦还算有点良心。

    奴隶主尴尬地笑了一下,“这位爷,你这就不懂了,现在这个年纪的女娃可都是畅销货,养个几年更贴心!”

    “干正事!”李愔适时插了句话,吕博彦正色道:“我们想买一些仆役!”

    “那边,自己挑吧!”奴隶贩子顿时兴趣缺缺,仆役价格低廉,利润又低,他自然不上心了。

    顺着奴隶贩子的指着的方向,李愔扫了眼地上跪着的男男女女,这些人一个个面黄肌瘦,营养**的样子,双眼无神地看着地上,毫无生气,也许自从他们卖身那刻起,他们就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

    干活自然是挑壮实的,四个人分开在奴隶市场上挑选起来,按照李愔的意思,这些奴隶男女各一半,三人不解,李愔也没解释,他有自己的想法。

    为了满足三个工坊的需要,这次他们一口气买下了五百个奴隶,每个奴隶基本在一两银子左右,李愔付了钱感慨还真是人不如马,在唐朝就算是一匹低劣的马也得卖到四贯铜钱呀。

    这么多奴隶回去,为了防止生变,程怀亮从家中叫来家丁,把这些奴隶押送回去,李愔正准备回去,突然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这是两个女子,一个身着绿色长裙,一个身穿红色襦襟,相伴而行,在奴隶市场上一个个打量着那些十二三岁的女娃子,正是苏沫儿和芸儿。

    “你们怎么在这里?”李愔走上前去问道。

    见到李愔,两人行了一礼,芸儿大大咧咧道:“我在陪着芸儿妹妹找她的妹妹呢?”

    “你还有妹妹!”李愔诧异。

    苏沫儿眼眶微红,道:“不瞒殿下,沫儿还有一个未满十岁的妹妹走失了,我想她可能被人掠去卖给了人贩子,就抱着一丝希望,每日来这看看!”

    “原来如此,你也不必伤心,回去你回忆一下你妹妹的样貌画出来,我差人每日到这里查看就是,你也不必每日都到这里来,毕竟这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太过危险!”

    芸儿撇着道:“殿下真是偏心眼,就不担心芸儿会出危险吗?”

    苏沫儿红了脸,声如蚊呐:“谢谢殿下!”

    李愔只是出于正常对下属的关心,却让芸儿闹得两人都是尴尬不已,不由瞪了一下芸儿。

    正待出口训斥,吕博彦夸张的声音突然传来,“罗姑娘,你怎么会来这里?”
11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