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批香水制作出来,李愔把香水按照约定的价格卖给了佟年,不过佟年人老成精,耍了个小心眼,第一批只拿了五百瓶香水,过了十几天也没动静把剩下的香水拿走,为此,李愔不得不让下人暂停生产香水。

    李愔明白他的想法,无非是担心销售不理想,尽可能少损失一点而已,他冷笑一下,没有拆穿。

    佟年,你太低估香水对女人的致命吸引力了。

    皇宫的妃嫔拿到香水以后都是爱不释手,不少妃嫔都派遣了黄门到梁王府还礼,并提及采购的香水的事情,李愔也不客气,宫中的妃嫔可都是有钱的主,不宰白不宰,他也是一瓶十贯的价格卖给了她们。

    在唐朝,这些宫中贵妇和现代的明星一样,都是时尚的引导者,她们吃什么,穿什么,玩什么,都会引起宫外的争相效仿,香水在她们身上使用以后,出色的效果在贵妇名媛的圈子里掀起了不小的轰动,而正在这时,佟年顺势而行,以梁王府独家代理的身份开始抛售香水,引起了一场不小的抢购热潮。

    “老爷,门外等着买香水的家丁都等的不耐烦了,下一批香水什么时候能到呀?”

    万里杂货铺门口,一条蜿蜒百米的人形队伍沿着杂货商店向北延伸,队伍中都是家丁打扮的人,得到这里出售香水的消息以后,他们的家主夫人就差遣他们到这里购买香水,而且下了死命令——买不到就不用回来了,她们谁都不想被其她人比下去。

    佟年拽了拽已经湿透了的长衫,骂道:“你急,我不急嘛!这不已经让人去梁王府拿货了吗?”

    说话时,一个小厮从门外急匆匆跑了进来,佟年忙道:“怎么样了?”

    这小厮长着一张苦瓜脸,此时的表情是苦上加苦,“老爷,王府的金管家说了,当初老爷和梁王殿下曾约定产多少香水你就拿多少香水,这第一批香水本来是三千来瓶,你拿了五百瓶,还剩下二千五百瓶,梁王殿下说需要什么资金回笼生产下一批香水,就把剩下的香水全部送进宫里去了!”

    “哎!”佟年“吧唧“给了自己一巴掌,“佟年呀佟年,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和梁王殿下玩什么点子呀,这回栽在自己手里吧!”,说完,就往店铺外走。

    “老爷,你这是去哪儿?”小厮见佟年离开,问“这边怎么办呀!”

    “先拖着!我去蜀王府,梁王殿下这是给我颜色瞧呢,说到底,他照顾我也只是看在蜀王殿下的面子上,这回我真是昏了头了!”

    金大谦这一番话,自是李愔教他说的,先前王府人手短缺,他才把购买香料的事情交给了佟年,而这些香料李愔也按市场价格给了他钱,并没有让他吃亏,而把独家销售权交给了佟年以后,他就有点后悔了,但是说出去的话毕竟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本来,这也无所谓,但佟年跟他玩了个心眼,这让香水的生产严重停滞,他这里不是佟年的仓库,你想要一百瓶,就生产一百瓶,你要一万瓶就加班给你生产一万瓶,李愔也需要梁王府这批香水尽快转换成铜钱,而不是摆在仓库里。

    但是销售权给了佟年,他又不能让别的商人去卖,这时,独家销售带来的弊端就出来了,那就是他必须得按照佟年的采购量生产。

    吃一堑长一智,李愔后悔了,以后是再也不会为了图省事搞什么独家销售了。

    正想着,金大谦来报,说李恪来了。

    “皇兄!”见到李恪,李愔这回儿没有笑脸相迎,反而是摆了一张臭脸。

    李恪讪笑了一下,挥了挥手让跟在他后面缩着脖子的佟年离开,“佟年把事情都和我说了,这次的事情是他不对,我已经训斥了他一遍,怎么说你也是我弟弟,他只不过是一介客商,我又怎么能让自己的弟弟吃亏反而一直护着他,我让他把什么独家销售权交出来了,你喜欢卖给谁就卖给谁!你再不乐意,我把他从王府门客中除名算了,”

    李恪一番话说的是掷地有声,情真意切,反而让李愔觉得自己是有点小心眼了,他道:“也没那么严重,商人逐利,也是人之常情,我也只是敲打敲打他,让他长个记性,以后什么事情都要和王府提前商量,不要让我措手不及!”

    “六弟说的也是,这个佟年仗着是我蜀王府的门客确实有些随意了,以后,你不用顾忌我的面子,该怎么收拾他就怎么收拾他!”

    出乎李愔的意料,李恪至始至终没有帮佟年说一句话,言语间都是向着自己,但是这样,他又为什么亲自到王府呢?思索了一会儿,李愔算是明白了,这李恪是以退为进,虽是一句话没有帮佟年,却是处处在帮佟年,意思很明显,老哥这么支持你,你也不好意思太过刁难佟年吧,说千说万,佟年还是他的门客。

    李恪都这样委屈求全了,李愔也不能不给这个老哥面子,怎么说,李恪对自己的关心还是真的,但他也不能对佟年一点惩戒没有,既然佟年说交出独家销售权,那么他就顺理成章收下,权当是对他的惩戒,免得让他以为背靠李恪,就能在他梁王府里如鱼得水。

    两兄弟聊了一会儿家常,李恪起身准备离开,李愔假装无意道:“三哥,你欠我那五千贯铜钱什么时候还呐!”

    “五千贯铜钱,什么五千贯铜钱!”李恪一副我有健忘症的样子,“皇兄有事先走了!”说完是头也不回的溜了。

    “无耻!”李愔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李恪走了,佟年还低眉顺眼地留在书房外面,李愔挥了挥手,“行了,去找金大谦拿货吧,记住,人无信不立,这次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以后订购香水,提前把数目报到王府,不要让王府的生意围着你转!”

    “是,殿下,小的该死,下次再也不敢了!”佟年小心翼翼道。

    领了香水,回去的路上,佟年依旧心惊胆战,以前他是大意了,梁王随和性子让他忽略了两人间的身份差距,又加上仗着蜀王,他的胆子才陡然大了起来,在香水这件事上没有按规矩办事,现在他明白了,这个梁王随和的性子背后也有不容忤逆之处。

    “殿下,您真是英明神武,现在这个佟年老实多了!”佟年离开以后,金大谦晃着脑袋说道。

    李愔端着茶喝了一口,道:“以前胡萝卜让他吃多了,也该给他的个大棒尝尝了,否则,他的尾巴还不越翘越高!”

    “胡萝卜,大棒!”夕阳的余晖下,金大谦努力思考着,这又是什么东西?
11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