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什么?”长孙皇后拿起一个瓷瓶,端详了一下,看向李愔。

    李愔道:“儿臣叫它香水,功用和香膏类似,但强它百倍!”

    “哦?”长孙皇后贵为一国之母,但也无法逃脱女人的天性,自从用过洗发水以后,她一直在使用,完全无法离开。

    “母后打开自知妙用!”

    长孙轻轻揭开瓶塞,一股清丽的香味顿时从瓶中飘了出来,闻之神清气爽,欲罢不能,在皇宫中香膏不是个陌生的词汇,但香味比之相差太远。

    “果真清香无比!”长孙皇后将香水倒了一点在手上,一阵清凉感蔓延开来,水分蒸发以后,浓郁的香气仍旧留在手掌上,萦萦不散。

    李愔很满意这样的效果,他继续道:“以往的香水使用起来太过繁琐,这种香水只要涂抹在身上或衣物上一点,便可保证一日香气萦身。

    长孙皇后越加惊奇,按李愔说的沾了一点在衣服上,果然如同李愔说的一样。

    “愔儿真是费心了!”长孙皇后看向李愔的眼神带着赞赏。

    礼物也送到了,也教会了长孙皇后如何使用,李愔道:“儿臣还有事情,就不打扰母后休息了!”

    长孙皇后点了点头,“你的事情我会和皇上说清楚的,但你同样也要记得严于律己,常常自省,也为你的弟弟妹妹们做个榜样!”

    “儿臣明白!”

    “赵开,代我送一下六皇子!”长孙皇后最后吩咐道。

    跟随着赵开到了延喜殿门口,李愔转身对赵开道:“公公请留步!多谢公公带路了!”说着从袖口里摸出一个十两的金条塞到了赵开手里。

    赵开一愣,接着推辞道:“六殿下客气了,奴才也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旨意!”

    “公公不必推辞,这点黄金对我梁王府来说微不足道,公公尽心服侍母后多年,母后不说,我也是看在心里的,这点黄金就当是我感激公公的,算是一点微薄的买茶钱!”

    李愔这样说,赵开也不好再推辞了,“六殿下的孝心真是日月可见,老奴那就却之不恭了!”

    和赵开分开,李愔径直去了杨妃的紫云阁,生在帝王之家不得不处处为营,多一个人说话就是多一份助力。

    到了紫云阁,李愔向杨妃说了自己先去了长孙皇后那里,杨妃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唯独对李愔口中的香水有了兴趣。

    “真是神妙之物!”杨妃不断嗅着身上涂抹香水的地方,难掩欣喜之色,“这回儿又是准备让娘在宫中给你宣传?”

    “母妃误会了,如此神物儿臣还担心卖不出去吗?真的是一心来孝敬你的!”

    “油嘴滑舌!”杨妃白了一眼李愔,“上回被你气昏了头,有件事情倒是忘了和你说了!”

    在紫云阁中,李愔不再讲什么规矩,坐在桌边吃起了糕点,“什么事情啊?”

    “知道你父皇这次为什么这么生气吗?”

    “还不是看我不顺眼!”

    “又胡说,你父皇本是给你订了门亲事,是博陵崔氏崔绍的嫡长女崔莺莺,这博陵崔氏乃是天下士族之首,婚姻嫁娶也在五姓望族之内,从来不把我们李氏皇族放在眼里,你父皇去年让朝中重臣编制《氏族志》,这些朝廷官员竟然轻视李氏皇族把这个崔氏排在了天下第一的位置,为此,你父皇是大为震怒,虽是强行让编制官员把李氏皇族排在了第一,但心中始终没有解开心结,后来他听说五姓望族只在五姓之内通婚,就特地下了道旨意向崔家求婚,谁知这崔绍阴奉阳违始终不予答复,而你又闹出那般丑事,你父皇一怒之下,才把你关了起来!”

    “崔卢李郑王?中国最后的贵族?”这些信息立刻在李愔脑中闪过,查过唐朝历史的他当然明白这个五个姓氏,在唐朝,这五姓是真正的门阀大族,朝中官吏十占七八,后来的李治也是想对付这五家,但看过官员名单以后,他放弃了,后来为了阻止着五家相互通婚,又给五姓下了《禁婚令》,可还是一点用没有,可见这五姓在当时唐朝的影响力。

    “我才不稀罕呢!”李愔可没有这些门阀士族的观念,一点也不买账。

    李愔又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杨妃气苦:“你呀你,大唐的王公贵族不知道多少人挤破头想和这五家联姻,就说那程咬金,上串下跳巴结五姓权贵,还不是想把女儿嫁到五姓之家,从此光耀门楣。”

    李愔对包办婚姻可是深恶痛绝,两个根本不认识的人,第一会见面就xxoo,是个美娘子倒罢了,万一是个母夜叉那还不当场阳痿,这和网友见面见光死简直异曲同工。

    “算了,不提了,这事还悬着呢。”杨妃又把注意力转移到香水上,“挺有意思的,多给娘拿几瓶!”

    “好咧!”李愔把一碟桂花糕吃了干净,站起来准备回去,“明儿,我再给你送几瓶过来。”

    离开皇宫,李愔没有回王府,而是直接去了城西的小山坳,李愔几个人被关进牢中,这片一直是苏沫儿在管理。

    出乎李愔的意料,到了工地以后,他发现这里的工坊基本建设完成,只剩下几个工匠在收拾一点剩下的灵活,苏沫儿正举着一把油纸伞背着李愔在和一个工匠说着什么,那个工匠频频点头,眼中充满敬畏。

    “你是怎么做到的,比我预计的工期短了五天!”李愔走到苏沫儿身侧说道,苏沫儿见到李愔一惊,立刻行礼却被李愔拦住。

    苏沫儿低着臻首,脸色微红,“沫儿只是惩罚了几个工匠,又赏了几个工匠!”

    “不止这些吧!”李愔奇怪道,虽然工人效率高一些,但也不能达到这种程度。

    苏沫儿继续道:“后来沫儿见每个工坊都各自有一批工匠,一道工序结束,这个工序的工匠就没了事情,我就把所有工匠集中在了一起,每个种类工匠都是在三个工坊轮流上工,这个结束,就到下个下一个,这样他们就不会清闲了!”

    “流水施工啊!”李愔一拍脑袋,这个苏沫儿真是聪明绝顶,这么超前的施工方法都想出来了。

    三座工坊完工,李愔心情大好,和苏沫儿一道回了王府,可还没到门口,他的马车就不走了,李愔奇怪,探出头向往看去,只见他的王府门口此时堵了七八辆马车……
11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