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愔回到王府,屁股还没坐热又被杨妃叫到了宫中,自然又是一顿训斥,李愔暗叫倒霉,不过他也是认了,那个什么罗小伊他倒是不在乎,但这几个哥们对他是越加信任了,这就比什么都值了。

    半路上想到香水的事情,李愔差遣金大谦去把佟年叫到了王府,虽然现在香水是没有制作出来,但香精的生产一刻也没停下。

    大体来说,勾兑出香水需要香精,酒精和蒸馏水,现在这三种材料,李愔都可以轻松得到,他购买的蒸馏器绝不是摆设。

    有了材料,剩下的事情就很容易解决了,混合搅拌。

    王府的后殿工坊中,李愔带着佟年让工人现场开始制作香水,佟年很兴奋,他没想到李愔会让他参与这样重大的事情,兴奋地走路都打着飘,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香精才是香水最重要的部分,而现场的香精都是现成的,他还是一点实际的内容都没看到。

    “对了,我上次让你考察市场,你去了吗?”李愔一边指导着下人,一边问站在一旁的佟年。

    “殿下交代的事情,小的怎敢忘记,长安城现在的香品主要是香膏,香饼,香脂,香粉,香丸,分为敷用,内服,佩戴和焚烧,这些香品我都买回来让夫人一一试用了,都比不上咱们的香水,而这香品中最昂贵的是来自波斯的玫瑰香膏,一小瓶卖到了五贯钱,但就是这样,也是供不用求。”

    “暴力,**裸的暴力,我大唐王朝的钱怎能让那些洋鬼子赚走,我决定了,咱们的香水一瓶卖个十贯钱!”李愔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佟年竖起大拇指,“殿下圣明,我也这样揣摩着来的,咱们的香水比那个什么香膏强的太多了,十贯铜钱我都嫌卖的少了,殿下,您打算一瓶给小的多少钱?”

    “这个?”,佟年这回出了不少力,李愔考虑着也得让他赚一点,道:“去掉你香料的费用,一瓶九贯五百文钱卖给你,你觉得怎么样?”

    一瓶赚取五百文,十瓶就是五贯,佟年看着下人搅拌着的大缸,这头一批怎么也得五千来瓶,这就是二千五百贯的收入,大赚特赚。

    “殿下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小的哪敢说半个不字!”佟年卖起了乖。

    李愔嘿嘿笑了两声,也不拆穿他,历史记载,武则天当政时,香水第一次出现在长安,令整个长安城都疯狂了,他手里的香水,自信比那个香水强上百倍,也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波澜。

    佟年安了心离开王府,李愔从书房回到了大唐拍卖行,他这一走就是半个月,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亲自决定的。

    到了办公室,杨素心穿着办公装推门走了进来,李愔第一次正式打量她,留着干练的短发,鹅蛋脸,皮肤很白,五官精致,线条略显刚硬,一看就那种女强人的风格。

    “汇报一下公司最近的情况吧!”

    对杨素心来说,被一个十五六的少年用成年人的目光打量颇有些不舒服,还好,李愔看了一会儿就玩起了电脑,她这才放松下来。

    杨素心汇报的内容证明公司一切运营正常,持续在盈利,和以前昊宇的运营情况差不了多少。

    听完汇报,李愔拨打了两个电话,电话中厂家告诉他,造纸设备和印刷设备全部都已经生产完毕。

    给了厂家地址,李愔让厂家把全部设备运到老宅,随后又回到了王府。

    香水原液搅拌后又陈了三天,李愔让下人开始装瓶,这回李愔学聪明了,每个小瓶只能装二十毫升香水,这一缸怎么说也有二百升,这就是一万瓶香水,超出了佟年预计的一倍。

    让下人买了几个华贵的紫檀木盒,李愔在一个盒子中装了四瓶香水,俗话说,货不好,包装得好,何况李愔拿着的东西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香水,他这是准备进宫先给杨妃和长孙皇后试用,一来这是自己生产的东西,不给她们第一个试用太不像话,毕竟怎么说,她们一个是自己的母妃,一个是自己的母后,二来,他也是想在**中打好关系,让她们能在李世民耳边给自己吹吹耳旁风,关键时刻给自己求个情,比如死刑能改成死缓就行了。

    在黄门侍郎赵开那里登记以后,李愔首先去了长孙皇后那里,杨妃不止一次向他交代过,这是为他好。

    李愔的求见还是让长孙皇后有些意外的,李佑和李愔打架的事情李世民也和她说起过,她很赞成李世民的决定,无规矩不成方圆,她正准备把李愔叫到宫中教导一番。

    “儿臣参见母后!”在赵开的引领下,李愔见到了正在花园中看书的长孙皇后。

    “起来吧!”长孙皇后放下手中的古籍,“在府衙的牢房里没人欺负你吧!”

    “儿臣知错了!”长孙皇后是话里藏话,李愔立刻诚恳的认错。

    长孙皇后站起来,走到李愔身边,“皇上对你的印象刚有所改观你就给他来了个惊喜,两个皇子为了一个烟尘女子吃醋打架,成何体统!”语气却是严厉起来。

    “母后,儿臣实在是冤枉,是李佑打了吕博彦,又出言不逊,儿臣才和他动了手!”李愔有些莫名其妙,怎么自己和那个罗小伊还传出了绯闻,自己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岂不是太亏了,于是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长孙皇后柳眉轻锁,李愔和长孙无忌一定有一个人说谎了,想到了什么,她叹了口气,“就算你说的是实情,一个皇子出入烟花街巷也是不成体统,这个阴妃也是的,对李佑太过宠溺!”

    “母后教训是!”长孙皇后的态度明显偏向自己一边了,李愔心里打了个v字。

    “还有,你的母妃虽是前朝公主,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大臣们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我和皇上对你和恪儿与其他皇子公主都是一视同仁,你不必为此妄自菲薄。”长孙皇后又安慰起李愔。

    略有些感激,李愔忙把手中的锦盒拿了出来,“母后,儿臣这次其实是来孝敬你的。”说着打开了锦盒,四个精致的青瓷小瓶躺在锦盒底部,瓶口上都紧紧塞着一个棉木塞子……
11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