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山坳中,吕博彦躺在一张竹制的老爷椅上,自从在梁王府见到这种新奇的椅子以后,他就回家让下人仿造了一个,试用了以后,吕博彦瞬间爱上了这种椅子带来的舒适感,这种椅子不但可以让人半躺着,而且还能自由摇晃,说不出来的惬意,也不知道梁王殿下是怎么想起来制造出来的,他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梁王从襄州回来以后已经制造出的新奇玩意还少吗?

    在他身边躺着的是萧锐,比起享受,这些贵族子弟是一个比一个争强,吕博彦造了一个老爷椅,他立刻效仿,此时也是端着茶,眯眼睛望着忙碌的工地。

    “你怎么又在偷懒,找抽呢!”

    “还有你,一块木头都锯了一个时辰了,还有完没完……”

    “……”

    嘈杂的工地上一个声音格外响亮,工坊开工以后程怀亮屁颠屁颠去当起了监工,在家都是被骂,现在终于有机会骂人了。

    抓了几个偷懒的工人,程怀亮一步三晃回到临时搭建的小凉棚中,躺下就埋怨起吕博彦,“你找的什么工匠,手艺烂得不行,还竟是喜欢偷懒!”

    “你懂个屁,这些是长安城最好的工匠了,不相信你自己去找,这可是我爹费了不少力气找来的。”吕博彦不乐意了。

    “我倒是看这些工匠都很勤快,你也别把人催的太紧,怎不能一会儿都不让人休息吧!”萧锐说了句公道话。

    程怀亮自知理亏,“我不是想快点把工坊建好吗,早一天建好,我们就能早一天赚钱。”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这时,一辆马车在山坳前停下,李愔从车上下来。见到李愔,三人迎了上去。

    “殿下,这么长时间你都去哪儿了,我们可都为了这工坊的事儿愁死了。”三人七嘴八舌说了一大推,那意思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我们很辛苦。

    李愔看了一眼凉棚下的三张老爷椅撇了撇嘴,但口头上还是说:“哎,我是去忙活工坊中的工具去了,我不在的几天真是辛苦你们了,这样,晚上我请大家喝酒!”

    “殿下就是爽快,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去哪儿喝酒的问题吧!”吕博彦立刻变得猥琐起来。

    三人自是明白他意思,三个都看向李愔。

    “丽春院?”历史上传说的青.楼李愔还没去过,三个人**的表情,让李愔觉得不去就是对不起他们。

    四人对视一眼,都默契地笑了起来。

    喝酒的事情定了下来,李愔看了一下现场工坊的建设情况,根据李愔的要求,这些工坊采用的都是砖石构造,屋面是原木屋脊,铺上青竹,再覆盖上瓦片。

    现在三座工坊的砖石墙已经砌了起来,屋面正在施工中,李愔按照这样的进度估算了一下,差不多还得二十多天所有的东西才能建设完成。

    三座工坊中,造纸厂的面积最大,大约占了六千平方米土地,这是因为造纸的工序繁多,首先是原材料的储存,接着是切原料,洗涤,浸灰水,蒸煮,捣碎,打浆,抄纸,晒纸等程序,李愔虽是可以改良这些过程,但是这些程序却是不能省略的。

    相比较而言,酒坊和印刷厂就小了很多了,基本在一千平方米左右。

    转了一圈,工地上实在没有什么意思,李愔顺应民意,在三个人的簇拥下向东市的丽春院而去。

    “六爷,您这边请!”一个皇子出入青.楼传出去终究是影响皇家形象,半路上,几人商量,在丽春院就喊李愔六爷,这个时代信息不通畅,也没几个人认识李愔,自是可以瞒天过海。

    “吕大爷,你可想死奴家了!”刚进门,一个甜腻的声音扑面而来,香风袭过,吕博彦的怀中多了个半老徐娘。

    李愔在侧,吕博彦总得有所收敛,不能抢了老大的风头,推开老bao,吕博彦猛打眼色,同时说:“给我们六爷找一个雅间!“

    老bao混迹青.楼几十年,阅人无数,自是精的和猴一样,吕博彦是当朝工部尚书之子,吕博彦能称之六爷的人来头肯定不必说了。

    神色一变,老bao,道:“这边请,几位爷,三楼还剩一个雅间,我这就让人收拾去!”

    跟着老bao,四人在三楼一间写着韩香阁的房间中落座,吕博彦是常客,椅子还没做热就以点菜为名跑了出去,不知道去干了什么勾当。

    “殿下,这家丽春院是在你去襄州后才开设的,本来也没什么名气,全都靠着一个叫罗小伊的花魁把名声打响起来,说起这罗小伊,我也是有幸见过一回,长得真是如若神女下凡……”讲到这里,萧锐目露神往之色。

    李愔已经第二回听说这个罗小伊,不免也有了些兴趣,“吕博彦倒是和我说过一次,他说这个女子只凭喜好见客,纵是达官显贵也不能强求于她,难道真有此事?”

    “一个青.楼女子而已,哪来那么大的架子,我现在就去叫她过来陪殿下!”程怀亮这个愣头青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萧锐把他按下,道:“你这个蠢货,如果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吕博彦会放着一朵鲜花不摘吗?”转头对李愔道:“这个罗小伊刚烈无比,若是用强,她就是抵死也不从,况且,还有那么多护花之人呢!”

    正说着,一阵吵闹的声音从楼上传出,夹杂着打斗的声音,三人皆是一惊,他们都听到了吕博彦的惨叫声,是谁有那么大胆子去打他?

    程怀亮当先冲了出去,吕博彦怎么说也是他的兄弟,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打自己的兄弟(除了他爹)。

    李愔也紧跟着出去,长安谁不知道京城四公子,他怎么说也是老大,有人敢当着他的面打自己的小弟,简直是太不给面子了。

    上了四楼,打斗的声音停了下来,程怀亮正扶着吕博彦站在一个厢房前,一副有火无处发的样子,待李愔看清站在程怀亮面前的,身穿锦衣华服的公子哥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吕博彦会被打了,也明白为什么程怀亮敢怒不敢动手了。
1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