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魏永辉的倡议下,李愔去了他香山别墅,在香山别墅,李愔见到了昊宇拍卖行的主人杨政道和他二十四岁的女儿杨素心。

    “这位就是我和你说的李愔!”魏永辉向杨政道介绍道,此时的杨政道有些精神不振,昊宇拍卖行从他父亲传到他这里,历经历史变革直到今天,已经有了五十年的历史,而今天因为他的过错,只能把拍卖行出售,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相比杨政道的萎靡不振,杨素心倒是还显得镇定自若,她略有兴致地看着李愔道:“没想到李先生这么年轻!”

    李愔笑道:“我只是长得年轻而已,实际上和你差不多大,不过,也没办法,我们家族就是这个规矩,出名要趁早,赚钱自然也要趁早!”

    “李先生的家族教育真是与众不同,只是魏老说过,前段时间李先生也是因为家族资金周转不开才出来卖家族收藏的古董,我们昊宇拍卖行这次出售可是一笔账付清,李先生能做主吗?”杨素心有些迟疑。

    “这个杨小姐不必担心,家族的生意由我全权负责,你尽管放心!”

    又商谈了一些细节,双方签订了合约,昊宇拍卖行正式成为李愔名下的资产,而李愔付出了八千六百万的代价。

    双方满意,始终一句话没说的杨政道带着杨素心准备离开,这时李愔想起了什么,问道:“杨先生,杨小姐,不知道今后二位如何打算?”

    杨政道诧异地看着李愔,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问,“还清欠债,重头再来!”

    李愔笑了一下,道:“魏老和我说过了,还清债务,你们就基本是身无分文,这年头只有钱生钱,没有资本又如何东山再起!”

    伤疤被揭开,杨素心有些不悦,道:“这和李先生没有关系吧,这是我们杨家的事情。”

    “对不起,我并没有恶意,只是你们就那么舍得经营了五十年的家族企业吗?”

    “舍不得又能怎样?”杨政道一脸黯然。

    李愔觉得激将法差不多了,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图,“昊宇拍卖行在你们手中经营的还算不错,而且你们在古董界的人脉关系都比我强的太多,我有建议,不知道二位能否接受,不如二位继续留在昊宇拍卖行,职位不变,权利不变,我会赠予两位拍卖行20%的股份,由二位负责拍卖行的经营,如何?”

    李愔的话说出,不只是杨政道父女两个,就是魏永辉也是吃惊地长大了嘴巴,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李先生,你在开玩笑吧?”杨素心试探着问道。

    李愔摊开双手,“说实话,我的事情很多,不能一心呆在sh市,所以我想来想去,这也是个两全其美的事情!如果二位不相信,我可以和两位订立合同,这样算是有诚意了吧!”

    “这,这……”杨政道结巴的说出话来,魏永辉急道,“还愣着干什么,答应呀!”他倒是急了起来。

    父女两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李先生的恩情,我们会记在心里的!”

    李愔松了口气,这回拍卖行的事情一次性解决了,人员的问题也不用他考虑了,和父女两个一道回到拍卖行,杨政道向员工介绍了李愔董事长的身份,然后安抚了属下的员工,公司一切照旧,在一切准备妥当以后,昊宇拍卖行正式更名大唐拍卖行,其实,也只是换汤不换药而已。

    大唐拍卖行位于sh市五环的一个老街区,环境还算是优雅,坐在办公室中,李愔可以透过落地窗看到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一个公司中职位越高的人,越是清闲,李愔现在是深有感触,基本上自己是什么事情没有。

    打电话询问了一下厂家印刷设备和造纸设备的情况,李愔得到的答复是再等几天,李愔想了一下,反正小山坳那边的工坊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建成的,也就没有催他们加快进度。

    这两天拍卖行又是忙碌起来,李愔拿出了几件古玩交给了杨家父女,说起来,李愔也算得上是古董白痴,杨家父女告诉他,私人古董交易其实是违法行为,但是面对国内庞大的收藏爱好者人群,也是法不责众,一般古董的来源不违法,就没有多大问题,上次李愔和魏永辉的交易其实已经违法,但是这也是墨守成规的潜规则了,而古董拍卖行是国家认定有资格进行古玩交易的机构,就相对没有这种风险了,李愔拿出“家传古董”也属于合法交易。

    这回李愔拿出的古董同样是王府的藏品,品质自然是古董中的上品,交易的价格在拍卖行的精心拍卖下攀升的很快,最终五件臧品总共卖到了两亿四千万,又让李愔肥了一把。

    既然已经插手古玩界,李愔这两天也是努力学习古董交易,当看到国外拿着从国家劫掠回去的古董,利用爱国人士的爱国心理大肆抬高价格赚钱的时候,李愔也是义愤填涌,而这时,一个阴险的想法在李愔脑袋中形成,“既然你们卖我们国家的古董,我就从唐朝收购你们那个时期的历史文物,也让你们花大价钱买回去!”

    不过,突然想到如今两个空间已经打通,李愔又颓废了下来,真是白想了半天,看来以后只能卖戒指里的东西了。

    坐了一会儿,他向杨素心交代了一下,说自己出一趟差,接着,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换上衣服,回到了王府中。

    李愔在sh市呆了一个星期左右,突然在王府出现,把金大谦吓了一跳,一副见鬼的神情。

    “殿下,您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老奴也安排人去接您!”金大谦跟在李愔屁股后面,亦步亦趋,自从苏沫儿当了副管家,他倒是轻松了不少。

    “没有那个必要,对了,现在王府的情况怎么样了?”

    金大谦面露喜色,道:“一切都很好,不得不说沫儿这个丫头真是了不得,比我这把老骨头强多了,把王府里里外外管的很妥当。”

    李愔一边询问着金大谦,一边在王府里转悠起来,如同金大谦说的,王府中现在是井然有序,一个偷懒的下人都找不到,每个人都是各尽其职。

    到了账房,李愔又问了一下高账房这些天的收支情况,一个星期,王府出售杏花酒赚了七千八百贯,按照分配的比例,梁王府拿到了差不多四千贯,其他给了那三家,洗发水的收入也有个二千三百贯,还算不错。

    王府现在一片蒸蒸日上,李愔让金大谦备了一辆马车,他准备去小山坳看看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11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