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大谦去的快,回来的也快,长安城纵横也就二十里左右,三个人的府邸基本算是相邻,在李愔的记忆中,程怀亮,吕博彦和萧锐对他也算得上是忠心耿耿,这回儿他暂时只邀请了他们三个,毕竟他现在的产业也就洗发水和酿酒厂,人来多了根本就不够分的,其他一些可以相信的人只能等以后再考虑了。

    人都到齐了,李愔把自己的构想说了出来,王府的书房中顿时鸦雀无声,金大谦,高账房自是紧锁眉头,很难理解李愔把钱送给别人的行为,倒是苏沫儿微微点头,像是明白了什么。

    程怀亮三人一开始是脑袋没绕过弯来,想通了以后,顿时一个个面露喜色,他们早就羡慕李愔那红火的生意了。

    “别高兴的太早!”李愔又怎会真的把自己的铜钱往外扔,“想加盟酒厂和造纸厂的生意,你们也得出钱,出人,出力,销售的利润我占51%,其他49%你们三个自己分配,至于怎么分配就看你们能拿出多少钱了?”

    “早就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吕博彦翘起了二郎腿,“这我得和我爹商量,我可没钱,不过这生意稳赚,应该没什么问题。”

    程怀亮和萧锐也都赞同地点了点头。

    李愔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才想着这个哥三,并非不能找别人合作,他道:“给你们一天时间,过期不候,等着我和合伙的人多了去了。”

    “别呀,我们当然想和你合作,但是我们没钱呀,总得和家里说一声吧!”萧锐急道。

    程怀亮站起来,“我现在就回家和我爹商量!”说完就离开了,吕博彦和萧锐见了,也相继离开。

    “殿下,恕老奴多嘴,咱们的生意这么红火,稳赚不赔,这不是白白把钱送给他们吗?”金大谦终于忍不住说道。

    这时,苏沫儿娓娓说道:“这天底下的钱是赚不完的,但是树大招风,名高丧人,殿下恐怕是担心以后会有一些不坏好意的人,毕竟殿下虽是皇子,但手无实权,若日后太子登基,没有了圣上的庇护,更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与其这样还不如拉拢一些豪门世族参与经营,有了共同的利益,若是有人危及王府的生意,不用殿下动手,这些人自会为殿下保驾护航。”

    “啪,啪,啪!”苏沫儿的话音一落,李愔赞赏地拍起手来,这个苏沫儿不简单呐,在这样一个时代,一个女性能对政治有这样的敏感度,实在难得,“金管家说你父亲是前朝贵族,他叫什么名字?”

    苏沫儿神色一暗,“家父是前隋大理少卿苏常,一个个默默无闻的官吏而已。”

    李愔的确没听过这个人,但他培养了一个好女儿,李愔安慰道:“你的事情金管家和我说过了,以后你和金管家一样参与王府事务吧,正巧金管家缺个副手,你就委屈一下当了副管家吧!”

    “殿下,沫儿只是一介女流之辈,怎敢……”

    李愔挥了挥手打断她,“什么女流,男流,我的王府里只认才华,不认男女,就这样吧,不要推辞了。”

    李愔态度坚决,苏沫儿只得躬身应了声是。

    “对了,金管家,把苏沫儿的官奴文书还给她吧!”李愔离开时,交代金大谦,一张官奴凭证可以买下苏沫儿的身体,但却买不到一个的忠心,与其这样还不如当做收买人心的筹码,对于廉价的东西我们应该显示慷慨,这样才可以既不用花费什么代价,又可以给自己赢得好名声。

    程怀亮三人没有让李愔失望,第二天就带来了三家同意和李愔合作的消息,李愔的生意稳赚不赔,傻瓜才会和钱过不起。

    至于其他49%的份额怎么分配的,李愔管不着,只是传言三个朝廷重臣喝过酒以后大打出手,上朝时候被李世民臭骂了一顿。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时亘古不变的真理呀,李愔躺在老爷椅上,看着三个鼻青脸肿的家伙如是想到。

    既然统一战线初步形成,李愔也不能端着架子,亲自上门将各家的协议书送上门去,在程咬金,后来改名程知节的家中,李愔体会了一下程家的彪悍家风,程怀亮在家成了缩头乌龟,一个响屁也不敢放,全过程都是“爹说的是”,“爹说的对”,“爹说的好!”。

    五十岁的程知节大将军,拿过李愔交给他的协议书,瞅了半天,最后扔给了程怀亮,只问了李愔一句话,“以后的杏花酒,我是不是能随便喝了!”

    李愔给他重重一个点头。

    在吕博彦的老爹吕尚家中,这位当朝工部尚书签过字以后,拍胸脯向李愔保证,全力支持李愔的事业,并且用很欣慰的目光看着吕博彦,意味不言而喻,原来吕博彦出了玩女人还能干点正事,这就让他老怀大慰了。

    而当朝宰相萧瑀家中,这个士族出身的贵族当着李愔的面骂了程知节整整半个时辰,并表示若不是碍于李愔的面子,绝不和程知节这样的匹夫共同谋事,李愔深知这位李渊旧臣心高气傲的脾气,只得沉默不语,免得引火烧身。

    忙碌了一天,事情算是敲定了,李愔松了口气,工厂可以开工建设了,设备的事情,李愔拦了下来,厂房建设和工匠自是吕家负责,对一个工部尚书来说这太简单了,至于资金,当然是程家和萧家负责,李愔这个大股东也没跑掉,拿出了三万两铜钱。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几日的磋商下,一个叫盛唐的商会在李愔的倡导下正式成立,四家是这个商会最原始的股东,商会成立以后,李愔下令小山坳中的工厂开始建设,第一批建设的自是酒厂,造纸厂和印刷厂。

    唐朝这里忙得热火朝天,李愔又一次消失了,这回李愔告诉金管家他需要出一趟远门,短则三四天,长则十天半月。

    李愔去哪里,金大谦不敢问的太多,只是这几天他发现李愔总是神神秘秘的,先是皱眉深思,后来又是一副开心不已的样子,像是在为了什么事情烦心,又决绝了一样。

    金大谦自是不明白李愔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子,可是李愔明白,他一开始遇到了一个**烦,接着,这个麻烦带来一个大机遇,解决了一个他心中暗藏的隐患,那就是万一古井的秘密被发现怎么办?
11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