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土地的事吃了点亏,但还是买了下来,又去一个趟小山坳,李愔粗略绘制了地形图,接着开始想着如何规划这个面积两千亩的用地。

    王府的书房中,李愔埋头画图,芸儿站在一旁给李愔扇着扇子,停下笔来,李愔伸了个懒腰,忽然想起了什么,“这几天怎么没看见苏沫儿!”

    芸儿娇嗔道:“哼,殿下就知道惦记沫儿妹妹!”

    “你这个丫头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小心打你屁股!”和李愔相处了一段时间,芸儿渐渐摸准了李愔的脾气,越来越随性。

    李愔的威胁对芸儿没有一点杀伤力,她转过身来,翘起了曲线优美的臀部,杏眼朦胧,“奴婢愿意受罚!”

    望着体态曼妙,媚态天成的芸儿,李愔一阵口干舌燥,两个声音在脑中不断想起:

    “你是个王爷,他是个侍婢,睡了还不用负责,这样的好事你上哪找去!上啊!”

    “胡说八道,到了唐朝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她只有十四岁,你下的了手吗?”

    “滚蛋,是她在**你,这是唐朝,十四岁可以嫁人了!”

    “**!”

    “……”

    “殿下,你怎了?”李愔陷入痴呆症状,芸儿紧张起来,难道刚才对他刺激太大,让他旧病复发,想起太医以前说过李愔脑袋受伤的事情,她顿时吓得魂都没了。

    李愔回过神来,见芸儿正红着眼圈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这是怎了芸儿,怎么这副……”话没说完,芸儿就扑到了他怀里,“殿下,你吓死奴婢了!”

    一阵满怀温香,李愔怔了一下,轻轻抱住了芸儿,去他大爷的,这样了还装正人君子,还让人活不?

    在李愔怀里哭了一小阵,芸儿推开了李愔,脸上满是红晕,李愔一切正常,她刚才是太过惊喜失态了。

    “沫儿姐姐在前殿和高账房对账呢!”芸儿说完,羞涩而快速地瞥了眼李愔,如同小鹿一样跑了出去。

    房间里的李愔呆了一下,闻着残留的余香,喃喃道:“这就完了?”

    梁王府前殿的账房里,苏沫儿如玉的小手在算盘上如同跳舞一样,整个房间中除了算珠“噼里啪啦”的碰撞声,只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

    王府的生意是越来越好,账目却是越来越乱,高账房一个人都有些忙不过来了,李愔让金大谦再招一个账房,只是现在还没有合适的,今天,高账房正在算账的时候被苏沫儿瞧见,她见高账房那么大年纪了还那么辛苦,就让高账房把一些事情分给她做,反正她也是清闲。

    但让高账房没想到的是,这个苏沫儿真是算账的奇才,一手麻利的打算盘手法让他都自叹不如。

    李愔到了账房,高账房站起来准备请安被李愔制止,他悄悄走到苏沫儿旁边,认真地看着苏沫儿算账,这让他突然想起小学时期老师教授算盘的时候,那种痛苦不言而喻。

    理顺了账目,苏沫儿轻轻松了口气,抬起头来被李愔一张包含着惊讶,羡慕,纠结的脸吓了一跳,“殿下!”苏沫儿跪了下来。

    “人才呀!”李愔把苏沫儿扶起来,这简直就是人工计算机,那个账目他看了一下,都是乱七八糟的数字,别说算了,看了他都头大,而一本账目,苏沫儿三下五除二解决了,都不用气喘的。

    “殿下,这都是老奴让苏沫儿做的,殿下责罚就责罚老奴吧!”王府中分工明确,这和现在的公司有几分相像,谁都不能越俎代庖,高账房心知这一点,怕连累苏沫儿,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李愔沉吟道,“是该罚!”

    苏沫儿急道:“殿下,这和高账房没关系,是我自己清闲,才要求帮高账房对账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李愔瞪了一眼苏沫儿,“就罚你以后跟着高账房学习做账,管理王府的账目,以后侍婢的事情就不必做了!”

    苏沫儿愣住了,一时间没想通李愔的意思,倒是高账房急了,使劲打眼色,“还不谢谢殿下!”

    “谢谢殿下!”

    点了点头,李愔离开了账房,心情不错,没想到王府中还卧虎藏龙。

    “丫头,你可捡了大便宜了,账房可是比侍婢自由的很,侍婢除了探亲和办差,其他时间是不允许离开王府的,账房就不一样了,可以自由出入王府不说,月俸还高,虽说你是金管家以官奴身份买下的,但现在和自由之身也没什么两样了!”

    苏沫儿哪里明白这点,高账房一说,她的心思立刻活泛起来,如果这样,她就有机会去寻找妹妹了。

    回到书房,李愔继续自己的画图大业,一间间工厂在图纸上展现,现在需要建设的,以后需要建设的,李愔立志要建立一个工业园区模式的工业集群,把大唐带向另一个制高点。

    三天匆匆而过,李愔足不出户,终于完成了心目中的规划图,这是一个拥有现代化格调的工业园区,员工宿舍,地下排水管道,饮水设施,食堂,购物中心,诊所,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生活区和厂房区分开建设,生活区在外侧,厂房在内侧,各个建筑秩序井然,没有一丝杂乱之感。

    有了规划,剩下的就是开工建设,首先开始建设的当然是酒厂,造纸厂和印刷厂,设备都是现成的,搬过去就行了。

    召集了王府中高层领导,其实也就是金大谦,高账房,再加一个新晋的苏沫儿,书房中,李愔看着这几人有些悲凉,人到用时方恨少,不过,只是一会儿他就豁然开朗了,自己不还是有一帮全职闲人兄弟吗,这些人虽说平日不干什么好事,但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上回的咏诗比赛,他们一个个都表现不错。

    打定了主意,李愔立刻让金大谦去把程怀亮等人请来,饭可以一个人吃,但钱不能一个人花,无论在哪个朝代,这都是不变的真理,为了长远的发展,李愔决定把这些贵族子弟绑上自己的战车。
1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