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趁着夜色,李愔通过古井回到了老宅,他闭门谢客两日为的就是上网查阅一些资料,寻找决绝纸张和印刷的方法。

    折腾了一晚上,李愔心里有了计较,印刷设备并不难解决,可以向厂家订购一些手工铅字打印机,关键的一点就是这个铅字的内容要和唐朝的字体一样,虽然这有些困难,但价格高一点,一些厂家还是愿意做的,而造纸就难一点了,改善纸张的品质和种类他倒是可以轻易办到,但大规模生产纸张还得需要大量的人力,这不能避免,他不得不考虑办一个造纸厂了。

    两天的时间,李愔跑了一些厂家,成功订制了一批设备,李愔的要求很简单,尽量让设备显得落后,这倒是让那些厂家一头雾水,若不是李愔交了定金还真是把他当做神经病了。

    回了王府中,李愔问了一下金大谦王府这两天的情况,除了几个狐朋狗友找他以外,也没有什么大事。

    “金管家,我们王府有自己田产吗?”以前的李愔从来不问这些事情,所以全然不知。

    “启禀王爷,我们在长安城外的苍云县三千亩地一直荒着,您忘了吗?”

    “三千亩地!”李愔叫了一声,原来自己还是个大地主,只是他的记忆里根本没有,“为什么荒着?”

    金大谦冷汗流了下来,当时李愔喝的酩酊大醉,让他对租凭自己土地的佃户征收重税,那些农户原本就只能维持温饱,加了税他们根本生活不了,纷纷逃走,结果三千亩地一直荒到现在,现在李愔又问起,他真怕李愔翻脸不认人。

    金大谦把原因说给了李愔听,李愔点了点头,心想以前的李愔还真是个黄世仁。

    “备上马车,去看看我们的田产!”还有这么一笔财富,让李愔有些意外,本来他还打算购置土地建厂的,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李愔没有责怪的意思,金大谦松了口气,让人备了马车,和李愔一道向苍云县去。

    通过延兴门出了长安,一条宽约五米的泥土路通向东方,路上往来马车不断,也有一些小商贩挑着自己种出来的蔬菜去长安城中贩卖,路的两旁是原生态的丛林,里面不时响起一些野鸡的鸣声。

    苍云县紧邻长安,可以说出了门就是苍云县,走了十来里路,又绕过一个小村子,金大谦让马车停了下来。

    李愔下车,他面前是一片翠绿的草地,依稀可以看得见田垄,他四处看了一下,除了这块土地,其他土地上都种着麦子,基本成熟可以收割了,不用问,他也明白这片绿草茵茵的土地就是自己的了。

    一亩地大约666.6平方米,三千亩地大约等于两百万平方米,李愔走了几十分钟才把自己的土地转了一遍。

    “王爷,您是打算重新出租吗,回去我让人出告示!”金大谦见李愔皱眉深思,猜测道。

    李愔摇了摇头,这样的土地建厂房太浪费了,而且也不够隐蔽,他打消了在这里建厂的打算,但是另一个念头却萌生了,农场,他要把这里改造成一个大农场,至于种什么,唐朝没什么,就种什么。

    取消了原先的计划,李愔沿着长安城转起来,在绕到西门的时候,一个小山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这个山坳里有一块面积不小的空地,三面环山,只有一个出口,是个绝佳的建厂地点。

    “回去查查,这是谁家的土地!”回去的路上,李愔交代金大谦。

    洗发水毕竟还是无污染产业,酿酒就比较麻烦了,现在王府整天冒着黑烟不成样子,如果这是在现代肯定被人投诉环境污染。

    下午的时候,金大谦回到了王府,那块土地查出来了,让李愔哭笑不得的是,那竟是二十四凌烟阁功臣之一,唐俭,当朝户部尚书的田产。

    对于一些小官小吏,或许能畏惧李愔的身份把田产让出来,但遇到这些和李世民曾经一个刀口下舔血的人他就没招了,只能上门拜访。

    五十岁的户部尚书唐俭在家中举办了小型的宴会欢迎了李愔,宴会上,唐俭大谈当年和李世民并肩作战时的经历,激动处更是手舞足蹈,饮酒高歌,气吞万里河山。

    “……不知殿下今日登门造访所为何事?”李愔正听得昏昏欲睡,唐俭结束了漫长的演讲,终于回归了正题。

    身为混迹几十年的官场的老狐狸,他又怎会不知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道理,何况来的是一个皇子。

    李愔开门见山,“唐尚书可曾记得你在长安城西侧有一块位于山坳中的田产,我想买下了来!”

    “长安西侧的田产?”唐俭凝眉深思,一时没有想起来。

    这时,唐俭的儿子唐蒙提醒道:“父亲,就是那个下雨就把田里庄稼冲毁的田产!”

    “哦,我想起来了,殿下买它干什么!又不能种地。”

    “想必唐尚书也听说了梁王府出售杏花酒的事情了吧,我想买下来建个工厂!”

    “这样啊!”唐俭眼睛转了转,杏花酒现在可是火了整个长安,官员之间请客喝酒,说没有杏花酒,那根本就不好意思张口,传说,现在皇上每日喝的也就是这个酒,“殿下,那块土地老臣留着也没有,您想买就卖给你好了,但老臣收您的钱就太不像话了,不如这样吧,您就给老臣一坛杏花酒吧,也让老臣尝个新鲜。”

    李愔真想喷他一脸口水,按照市价,他那块烂地顶多值得十五贯铜钱,一坛杏花酒可是五十贯,但唐俭这样说了,李愔也没了招,总不能说给他半坛吧,那他李愔还不成了他上朝时说的笑话。

    咬着牙,李愔点头同意。

    临走,唐俭的儿子唐蒙意味深长地看着李愔,“咏诗大会那天,唐蒙眼拙,竟没认出殿下,实在是罪过。”

    “你也参加了?”李愔没有印象。

    唐蒙叹了口气,“无奈长安城人才济济,复赛我就被刷了下来,实在是遗憾!”

    李愔安慰道:“以后这样的机会很多,唐兄只要勤读诗书,总会夺魁的!”

    “真的吗?殿下!”唐蒙的眼睛亮了起来,他自认为那是他参加过最有意思的活动了。

    李愔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长安城以后的生活只会越来越精彩。
11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