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经过一个星期的筹备,轰轰烈烈的长安第一届杏花杯咏诗大会在万众期待中于曲江湖畔举行。

    慕名而来的文人墨客把不大的曲江挤得水泄不通,李愔的目的自是在宣传自己的杏花酒,在搭设的戏台上一个长约五米宽一米左右的横幅夺人眼目,上面写着——杏花酒独名赞助。

    戏台的另一侧,程怀亮早早的就来到了,他组织人在这里摆放了十几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造型精美的白瓷碗,他带着梁王府的几个家丁守在一旁,不时警惕地盯着过往的路人,而他的身后是五坛杏花酒,这就是今天李愔放出来免费试喝的。

    “殿…下,我…不行了,我…得睡一会儿!”吕博彦走着八字步,一脸的酡红色,变成了大舌头,在梁王府这个家伙偷偷摸摸喝了一斤白酒,他还以为这白酒和普通的米酒没什么区别,当凉水喝呢!

    “滚犊子!”李愔一脚把他踹到程怀亮那边去,这个家伙顺势就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望了望日头,又看了看现场的人山人海,李愔觉得可以开始了,给了萧锐一个眼色,萧锐会意,拿着和李愔商量过的稿子上台。

    “首先,热烈欢迎长安的才子佳人来到我们杏花酒杯咏诗大会现场,你们的到来让我们感到十分荣幸,大赛的参与者不分男女,都可以上台咏诗一首,在台下坐着四位是我们邀请的诗文界泰斗人物,也就是今天的评委……”

    台下的四个白胡子老头站起来向身后的一众选手和观众举手示意,这都是李愔大会前让他们排练的。

    “哎呀,右边的那个是刘老先生,我曾有幸欣赏他的诗!”诗人甲说。

    诗人乙:“看来这次比赛有点意思,我还担心只是闹着玩的!”

    “梁王殿下怎么说也是个王爷,人家会乱来吗”。一个贵族子弟跳出来维护阶级形象。

    台上的萧锐继续唾沫横飞,把咏诗大会的规则讲了一遍,最后说出了讲稿中的重要部分,“本次活动由杏花杯白酒独家赞助,现场准备了免费的白酒供大家品尝,一人只限一杯,免费品酒在会场右侧,接下来请欣赏又丽春院带来了的歌舞……”

    “好!”

    萧锐最后一句,彻底点染了现场的气氛,一个个伸着脑袋望着戏台,一些不顾形象的人甚至爬到了树上,猴子望月一般。

    古典的乐声响起,身穿低胸装的丽春院舞姬扭着水蛇腰走上戏台,妩媚一笑,轻纱飘飞,如蝴蝶翩翩起舞。

    大会正式开始,现在气氛空前热烈,程怀亮这边也忙碌起来,司马徒如铁塔一般站在桌子前,盯着每一个品酒的人,一旦看到有人重复品酒,就像扔小鸡一样把那人扔了出去,几次下来,品酒的人都老实下来,一些没过足酒瘾的人只能眼巴巴瞅着别人美滋滋的喝。

    “活了大半辈子,我算是白活了,如此美味的酒我居然今天才尝到!”一个酒槽鼻子老头痛心疾首。

    “哎,喝了这酒,只怕以后再也喝不下去其他的酒了!”又一个人感慨。

    “呜呜呜……我还自称品酒大师,喝到这样的酒,才明白什么是酒哇!”

    “……”

    李愔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为的就是听一下现在对白酒的评价,结果让他很满意。

    另一侧,歌舞表演结束后,咏诗大会也在进行当中,为了节约时间,李愔给四个评委制作了四个木牌,正面是圆圈,反面是x,圆圈代表通过,x代表否决,按照比赛的规则,大赛分初赛,复赛,总决赛三个阶段,只有评委亮起三个通过,才能晋级,简便快捷。

    曲江湖中,一艘画舫划开湖面,荡漾而来,画舫中,一个年龄二八的少女身着绿纱,穿着窄袖粉色长裙静坐窗前,她的身侧,站着一个碧绿衣衫的小丫鬟,此时,小丫鬟正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岸上的热闹景象。

    “小姐,据说梁王殿下也在呢!”小丫鬟的眼睛咕噜噜乱转,似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少女嗔怪地看了一眼小丫鬟,“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嘻嘻,老爷说,皇上向我们崔家提亲了呢,貌似就是梁王殿下哦!”

    少女羞红了脸,恼道:“我爹还没答应呢!再说,我们五姓望族的婚姻就是皇上也是不能强求的,再说,这个梁王李愔据说可是顽劣不堪,我才不会嫁给这种人。”

    吐了下舌头,小丫鬟又道:“可是据说梁王殿下现在性情大变,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谁又能保证他不是听说皇上向我崔家提婚以后,故意装出来的。”少女对传闻中的李愔印象很差。

    尽管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李愔还是低估了长安人民热情的程度,他完全忘了这是个多么缺少娱乐的时代,一点风水草动都会吸引大量人群围观,上午还没结束,李愔带来的酒已经告罄,不得已,李愔只能让金大谦回梁王府又运来了几坛子。

    不过总的话来说,他的营销策略很成功,已经有不少酒楼慕名前来,洽谈购买杏花酒的事情,而下面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夕阳西下,长安第一届杏花杯酒咏诗大赛圆满结束,萧锐代表李愔上台发言,并且向比赛的前三名发放了奖金,羡煞了现场观众,一些落选的文人更是发誓回家苦读诗书,来日再战。

    一日的忙碌让杏花酒的名声传遍了长安,前来购买杏花酒的商家络绎不绝,目前,长安城中最好的酒可以卖到二百五十文钱一瓶,李愔掂量过了,那一瓶中顶多一斤酒,想了想,李愔把杏花酒的价格定在了五百文钱一斤,而一坛酒一百斤左右,也就是说一坛杏花酒可以卖到五十贯左右。

    “大赚呀!”李愔计算了价格和产量以后感慨道,随着王府下人操作的熟练,现在每日可生产三十坛白酒,那就是每天一千五百贯的收入,一个月就是四万五千贯,再加上洗发水的零售收入,现在梁王府一个月可以进项五万贯钱,日子直奔小康。

    价格订制出来,剩下的事情,李愔全扔给了金大谦,并交代这两天他闭门休客,谁都不见,也不要让任何人打扰他。

    这次大会让李愔体会到唐朝时期信息流通是多么闭塞,仅能靠口口相传这样的方式来传递消息,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中酝酿,他要办唐朝第一份报纸,紧紧抓住唐朝的舆论。

    办报纸自然需要印刷机,唐朝落后的活字印刷术根本指望不上,还有一点就是纸张,现在稍微好一点的纸张价格都很昂贵,而李愔的报纸是面向大众的,这显然不太适合,只有生产出廉价的纸张才能把报业办起来。
11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