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趁着清晨的凉意,李愔和佟年讨论了一些合作的细节,又把香料的名单交给他。

    拿着名单,佟年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心里,他把那个王安之嘲笑了数遍,自是认为他目光短浅,难成大器,根本不懂得有的时候,就算是赔本的生意也的做。

    佟年前脚刚走,李恪就到了梁王府,带来了一个让李愔浑身不自在的消息,李世民今晚在太极宫举办家宴,所有皇子公主都必须出席。

    说实在的,李愔还真是不想去见李世民这个便宜老爹,只因记忆中留下的李世民形象太过凶悍,让他有些畏惧。

    皇命难违,李愔想归想,也只得穿戴整齐和李恪同去,临走,他让金管家打了两壶新出的白酒,和李恪先行向杨妃的紫云阁而去。

    “六弟最新赚了不少钱吧!”马车上,李恪表情**。

    李愔高度警惕,“三哥,此话何意?”

    “嘿嘿,随便问问,现在众皇子中,恐怕也就六弟最富裕,我们都穷得很,就拿我来说,吃一顿肉都得算算王府中开支够不够。”李恪摇头叹息,拿眼去观察李愔的表情。

    李愔算是明白了,李恪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他口袋里的银子,掀开窗帘,李愔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三哥,今天天气不错,万里无云呀!”

    李恪一头黑线,现在明明是乌云密布,马上下雨的样子,哪来的万里无云,这小子明显是岔开话题。

    从梁王府到紫云阁,一路上李恪各种哭穷大法用了个遍,李愔就是无动于衷,最了最后,干脆彻底撕去狼外婆的衣服,直骂李愔铁公鸡一毛不拔,自己白白把他带大了。

    李愔郁闷了,什么时候自己是他带大了的了。

    到了紫云阁,李恪更来劲了,在杨妃面前严厉控诉李愔为富不仁,不讲兄弟情义,一把鼻涕一把泪。

    杨妃微笑看着这场闹剧,两个儿子都是她的心头肉,李愔在长安城出售洗发水的事情她也听说了,梁王府赚了不少银子,相比李愔现在不在朝中为官,李恪倒是花销大了一些,她劝道:“愔儿,你哥哥应酬多,就借给他一些银子周转周转,我让他打个借条,娘来做这个担保。”

    杨妃说是借了,李愔没了办法,看着阴谋得逞不断奸笑的李恪,他欲哭无泪,只得收了张五千两的白条,让李恪去梁王府支取,他现在家底也就三万两银子左右,真真肉痛。

    夜色朦胧,家宴在百福殿中举行,**嫔妃,皇子公主俱都到齐,李愔和李恪陪同杨妃到了殿中便分开,他们都有各自的座次,需要按照宫中礼仪就坐。

    皇子们陆续到来,大家见了面,纷纷相互打招呼,李愔当然也不例外,李承乾,李泰,李佑等等这些史书上记载的人物,他都一一寒暄。

    按照年龄,李愔坐在了第六的位置上,众人落座,李世民在长孙皇后的陪伴下走进了百福殿。

    “儿臣参见父皇,母后,祝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李愔偷瞧了李世民一眼,现在的李世民有些微胖,但脸上的线条依旧刚毅,一言一行中,难掩军人刚强之气。

    望着满堂儿女,李世民眼中难掩欣喜,“皇儿们,都平身吧!”

    “谢父皇!”。

    李世民携手长孙皇后在主位坐下,笑道:“今日是家宴,不必拘束,开始吧!”

    随着李世民话音落下,顿时钟磬之音响起,穿着红色拖地长裙的歌姬从殿外涌进,翩跹起舞,百福殿喧闹起来。

    李愔的面前都摆放着一个长方形的木桌,上面是御膳房准备的菜肴和美酒,一人一份,大家各吃各的,这让李愔想起了自助餐的餐盘。

    眼看着宫中美人的妖娆舞姿,耳听古典优雅的钟磬合奏,品尝着宫中美食,李愔怡然自得,一开始对家宴的抵触情绪渐渐消失。

    共同向李世民敬了一杯酒,皇子,公主们开始随意吃喝玩乐,一些年幼的公主皇子在席间来回穿梭,百福殿中满是欢声笑语,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六哥!”一声欢喜的叫声响起,却是兕子跑了过来,小丫头手中拿着一只吃了半截的鸡腿,吃的嘴上是油光锃亮。

    她的身后是一个比大她四五岁的小皇子,李愔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九皇子李治,兕子和李治是一母所生,都是长孙皇后所出,在众多皇子公主中,他们两人的关系最好,基本上算是形影不离。

    上回游湖的时候,李愔只讲了半截的故事小丫头还在惦记着,见到李愔,她立即想了起来。

    “兕子,你怎么过来了!”李愔让兕子让坐在了自己旁边,李治喊了声“六哥”,便坐在了兕子身边。

    兕子本想让李愔给自己讲故事,突然看见李愔的桌子上摆着两个白瓷瓶,抓起来一个就抱在怀里,“六哥,这是什么!”小丫头眼中睁得溜圆。

    距离李愔最近的李佑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李愔桌上的两个白瓷壶,现在也竖起了耳朵。

    李愔宠溺地捏了捏兕子的小脸,“这是白酒,六哥准备送给父皇饮用的。”

    “我拿给父皇!”

    兕子到底是小孩心性,抱着酒壶就往李世民那里跑去,李愔出口拦阻已是晚了,他本想酒宴结束后送去让李世民尝尝,改善改善两人关系,现在是满堂皆知了。

    李世民一向视兕子为掌上明珠,见小丫头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她,“兕子手里面是什么啊?”

    “六哥说是送给父皇的酒!”

    “哦?”李世民瞥了眼有些尴尬的李愔,有些意外,这小子如同杨妃和长孙皇后说的那样,倒真是有些改变了,打开酒壶闻了一下,一股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李世民精神一阵,金戈铁马的日子中,他和其他军人一样对酒情有独钟,他这一闻便明白,这绝不是凡品。

    倒了一杯,杯中的酒纯净无色,没有一丝浑浊,端起来抿了一口,入口溢香,口感辛辣,绝不是平常的酒一样绵软无力。

    “好酒!”李世民一杯下去,忍不住大叫一声,引得众人注目,百福殿中一时安静下来。

    挥了挥手,让舞姬暂停歌舞,李世民望向李愔,道:“老六,你这酒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李愔本想低调做人,被兕子这一捣乱,算是没戏了,他站起来,道:“启禀父皇,儿臣在襄州的时候偶然从一个落魄书生手中得到一本《百科全书》,那书生说这《百科全书》中记载着不少东西的研制方法,儿臣一时好奇就买了下来,后来看完之后,觉得是一派胡言就把书扔了,回到京城后,儿臣左右无事就尝试了一下,没想到竟研制出了这书中所说的白酒。”

    “《百科全书》?真是奇怪的名字!不过这世间奇人奇书无数,你能遇到也算是你的机缘,可惜,你平日顽劣无知,分辨不出那是个宝贝,竟是扔了!”李世民用惋惜地语气说道。

    李愔低下头沉默了,哪有什么《百科全书》,都是他胡编乱造的,否则,自己以后的出格举动该怎么解释。

    李世民没有继续责备李愔,而是拿着酒壶一杯杯喝起酒来,李愔松了口气,坐下来猛吃菜。

    家宴持续了一个时辰才结束,李世民第一次喝到这么好的酒,一时没把持住,竟是喝的有些醉了,长孙皇后把李世民扶着回去的时候,责怪地看了李愔一眼,李愔苦笑,看来无论哪个时代的女人都是不喜欢丈夫喝酒的。

    家宴结束,有王府的皇子回王府,没有王府的皇子公主都随各自的母妃各自回宫,李恪和李愔向杨妃请了安,便一同乘车离去。

    半路,车外响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燥热的空气也凉爽下来,李恪望着李愔忽然开口道:“老六,看来你又要发一笔横财了。”

    对这个亲哥哥,李愔也无需隐瞒什么,“我在朝中并无一官半职,闲来无事,也就靠搞点小玩意,赚点钱花花了。”

    “这样也好,你的性子飞扬跋扈,在朝中为官还不知道会得罪多少人,还不如做一个不问世事的逍遥王爷,尊享一世荣华。”

    李愔有些奇怪,不明白李恪为何发出这样的感慨,“三哥,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说。”

    李恪有些颓然,这几天,他向朝中举荐了几个人才连连失败,让他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你我身怀两朝皇室血脉,又都是庶出,皇位是没有指望了,而且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去争这个皇位,只是在朝中为官,我还是感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阻力,总觉得有些人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在现代老宅的时候,李愔专门查阅了唐朝的历史,史书上对李恪的记载都是褒扬,认为如果当时李世民选择了李恪继位,那么唐朝的盛世将得以继续延续,也不会出现武则天乱政的事情,只是一来,如同李恪来说,他身具隋朝和唐朝两朝血脉,那些大臣就不会允许他登上皇位,二来,李恪也看到了这一点,根本没有争储之心,只想为这个大唐尽自己的一份力而已,而第三,就是现在朝中逐渐壮大的长孙无忌势力,他是不会让李恪和李愔威胁到李承乾的,这也是他处处打压李恪的原因,为的就是不让他在朝中有太大的势力。

    “树欲静而风不止,王兄当在内在外表明自己无意东宫,这样才能明哲保身,避免被长孙无忌这样的小人陷害。”李愔佯作随意地样子说。

    李恪一惊,没想到李愔竟是一语道破给他下绊子的幕后黑手,这让他对这个弟弟越加看不透了。

    回到梁王府李愔陷入了沉思,尽管史书上的诸多事件还没有发生,但做人不得不未雨绸缪,他既然来了,那就让历史这只蝴蝶改变他飞行的轨迹吧。
14358